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594章致命药水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404 2020-11-17 17:20

  说起来。

  孟老板跟陈佳妮两人的关系还是有点复杂的。

  他跟陈佳妮属于雇佣关系。

  陈佳妮雇佣的孟老板。

  但是。

  两人之间的表现却又不像是普通的雇佣关系,更像是亲密无间的情侣?

  至少。

  他们手底下的员工是这么认为的。

  这也是为何。

  方才孟老板会询问陈佳妮要不要回他那边去。

  陈佳妮有设置员工宿舍的,那四个员工住的是前面这栋环境很差的公寓,然后单独又给孟老板租了一个白领公寓。

  孟老板拦了台出租车,把陈佳妮送走以后折身钻进边阴暗的胡同里,往后面的公寓走去。

  “呼。”

  孟老板站在公寓门口,把手里的一根香烟抽完,这才刷卡进去,从电梯里出来,进入自己的房间。

  这个公寓类似于酒店式公寓,设施设备都非常的好,卫浴厨房一应俱全,甚至连浴缸都配备了。

  孟老板脱下衬衣,打量了一下镜子里的自己。

  镜子中的他,看起来有些重影。

  “妈的,这几个扑街,趁着机会灌老子酒,下次得好好跟他们算算帐。”孟老板张嘴吐槽了一句,甩了甩酒精头有些发晕的脑袋,折身走进洗手间里,开始放水泡澡。

  孟老板这个人对个人的生活质量还是非常讲究的。

  他感受了一下刚刚好的水温,在浴缸蓄水的这个空档,先洗了个头,洗好脸以后又敷了个面膜,这才褪去裤衩泡进了浴缸里。

  “呼。”

  孟老板长长的出了口气,在浴缸里小小的伸了个拦腰,枕着浴巾闭眼享受这难得的安逸。

  他非常喜欢这种被温暖包裹的感觉。

  也许是酒精头,亦或者是太过于疲惫。

  孟老板枕着浴巾竟然沉沉睡去,等他再次醒来的生活,浴缸里的水已经变得冰凉了。

  他皱了皱眉,随即起身。

  “嗯?”

  双脚被缚的感觉席卷而来。

  原本想起身的他在原地扑腾了一下,又摔回原地。

  孟老板下意识的抬起自己脚来穿过泡沫,只见一个塑料卡扣将他的双脚束缚在了一起。

  他的眼神不由一滞,心跳加速,再次仔细一看,浴缸里的水有些古怪,整体呈一种淡淡的黄色,中间夹杂着点点淡黄色的块状凝固物。

  “……”

  孟老板越看这东西越觉得眼熟,伸手去扯自己腿的塑料卡扣,突然想了起来。

  这不就是自己公司用的除甲醛的生物酶药水么?

  想到这里。

  他的脑袋里如同炸了锅。

  一团浆糊。

  自己进来的时候,明明房间锁门了呀,为什么醒来过后,双脚被束缚,泡在满是生物酶药水的浴缸里?

  恐惧感席卷而来包裹着他,原本冰凉的药水更加刺骨寒冷,让他不由打了个寒颤。

  手忙脚乱之下。

  他并没有解开脚的塑料卡扣,这东西,没有个剪刀之类的锐利工具助力,很难把它给弄开。

  “你好像需要一点小小的帮助?!”

  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是的。

  冰冷。

  如同冰窖里发出来的一般,不带任何的感情波动与任何的感**彩,生硬无比。

  孟老板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个哆嗦,下意识的转头看去。

  “砰!”

  一声沉闷的响声响起。

  孟老板只感觉自己的脑袋如同被火车撞击了一般,眼前一黑,直挺挺的倒在了浴缸里。

  ……

  第二天午。

  钟天正啊香赶到了事发公寓。

  等他们赶到的时候,现场已经被拉了警戒线,两人出示了相关证件以后得以放行进去。

  门口进去左手边就是浴室。

  此时里面的场面非常惨烈,猩红一片,空气中点点血腥味顺着鼻孔钻了进来,让人皱眉。

  跟钟天正啊香有过一面之缘的孟老板,脑袋枕着浴巾安静的躺在浴缸里面,要不是浴缸里猩红的血液以及他惨白的脸色,众人还以为他只是睡着了一般。

  在他的手臂,一根被剪断的输液管子一段浸在水里,连着针头的一端插入手臂的血管当中,依稀能看到里面残留的血液,但是已经停止了流淌。

  放血而死!

  钟天正简单的扫视了一下孟老板的情况,得出了结论。

  凶手用针头插入他的血管,用输液控制滚轮调整了放血的速度,将他的血液放进这浴缸中,与洗澡水混在一起。

  这个过程,想想都觉得恐怖与折磨。

  “死者名叫孟一川,男,今年二十七岁,烷市人,供职与仁依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与昨天晚十一点半以后员工聚餐完毕以后回家,进入房间以后再也没有出去过。”

  已经初步掌握了现场情况的警员共有起现场的情况来。

  “根据公寓监控显示,当天晚并没有人进入过他的房间,而且这个公寓进出都是需要刷门卡的,就连进入电梯也是,由此可以判断,凶手应该是公寓的人,至少他是拥有这里房卡的人。”

  “我们调查了当天一整天的监控,他的房间里都没有人进去过,由此可以断定,凶手应该是从窗户进来的,类似于从天而降这种骚操作。”

  出警警员的办案能力很强,一套基本的推理还原现场的描述有理有据。

  “有没有可能是他自杀?”

  钟天正沉吟了一声发问。

  “可能是有这个可能,但是他不是。”

  警员摇了摇头很肯定的就给他否决掉了:“死者孟一川的后脑明显的凹陷下去了一块,初步查看,应该是收到钝器重击造成的。”

  “好的。”

  钟天正折身从洗手间里出来,扫了眼正在勘察窗户试图找寻线索的警员,视线落在了一旁脸色苍白的陈佳妮身。

  这个时候的陈佳妮,再没有之前的那帮强势了,苍白的脸挂满了惊恐与慌张。

  钟天正挑眉发问:“你是发现现场的第一人?”

  “是。”

  陈佳妮茫然的点了点头,显然还没有从这个情况中清醒过来。

  “仔细说说情况。”

  钟天正拿出本子来,开始记录。

  边的警员扫了眼钟天正,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昨天晚,我们聚餐结束以后,我就打车离开了餐馆,这个有乘车付款记录可以作证的。”

  陈佳妮开口解释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