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562章你来真的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829 2020-11-17 17:20

  

  “举一个不是例子的例子,就说女孩子吧,一般女孩子是被骗的目标,当然也不排除男生会成为目标。”

  钟天正简单的思考了一下,脱口而出:“女儿离开你独自生活了,然后有男生去追她,追女孩子嘛,那肯定就是送送东西啊什么之类的,然后就是说约人家出去玩啊,带她去吃好吃的,也就是恋爱中的日常。”

  “有些人,他可能就会选择带女孩子去一些高档一些的饭店,点一些看着高档的菜,营造出自己很强经济实力很丰厚很有品味的样子,如果女生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那她是不是感觉就不一样?高大上?仿佛打开了新大门?”

  “咦?”

  啊香明显Get的是另外一个点,审视着看着钟天正,凶巴巴的质问到:“快说,为什么说起这些来,你就一套一套的!”

  “我的姑奶奶,我这是在分析情况好不啦。”

  钟天正有些无辜的翻了个白眼,不接她的话题:“再者就是情感上如果足够的有被关爱感,那么她也就不会被那些花里胡哨的套路所打动,也不会因为别人稍微对她好一点就感觉自己遇到了一个真心对自己好的人。”

  “所以,完整的家庭是或不可缺的,回顾你以前出现在你身边的人,那些往往看着私生活凌乱的女生,或多或少,家庭是不怎么完整或者和睦的,她一直处于被忽略的那一个。”

  “我好像懂你的意思了。”

  啊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对,就是这个道理。”

  钟天正同样点了点头,扫了眼认真思考的啊香,忍不住坏笑着调侃道:“那咱们现在也算不算是在谈人生谈理想,深入一步讨论以后的孩子教育问题了,初步来看,咱们的想法观点是一致的。”

  “切。”

  啊香嗔怒着翻了个白眼,但好歹也是没有反驳,算是默认了。

  “好了好了。”

  钟天正打了个哈哈,把话题扯回到案子上:“李组长他们那边有什么消息了没有?进展?”

  “还没有。”

  啊香看向钟天正,尴尬的说:“现在基本的一个线索思路已经有了,黎天宝人际关系调查的差不多了,主要嫌疑点就是他的这些女性朋友会有作案的可能。”

  “咱们根据脚印分析出来嫌疑人大致的一些特征也有了,所以现在的突破点好像就是在咱们这里。”

  “但是咱们现在好像一无所获。”

  “也不算是一无所获吧。”

  钟天正挑眉示意了一下自己的笔记本:“你把刚才那个女同学所说的那个自残的女子的信息发给李组长他们,让他们调查一下,给出详细的资料我们起走访一下,我想或许这是一个突破点,因为有作案动机。”

  女子因为黎天宝而自残。

  所以她的朋友或者说亲人进而对黎天宝做出了报复。

  啊香翻开笔记本,看着本子上极具观赏性龙飞凤舞的大字,再次拨打电话,把跟黎天宝有关的自残女子的事情挑重点进行了复述。

  “接下来我们怎么办?等着么?”

  啊香做完这些,歪头看向钟天正。

  “是的,等着。”

  钟天正把持着方向盘,稳稳的驾驶着警车:“案发现场,凶手有意的去规避了一下可能暴露出自己信息的事情,比如说规避了有监控探头的地方,比如说遗留在现场的痕迹,现场唯一的线索就是个脚印,除了在这些跟黎天宝有关系的女人身上找突破口,其他的别无他法。”

  虽说钟天正的这个判断过于武断,但也是合情合理。

  跟黎天宝没有冲突的人,又怎么会动手杀他呢。

  “那咱们先去哪里?”

  啊香看着窗外的建筑物:“这条路有点熟悉啊。”

  “嗯。”

  钟天正目光直视着前方:“去颜昭兴的古玩铺格香斋。”

  “你是说那天晚上,他出现在公寓监控视频里面的事情么?”

  “没错。”

  钟天正眉头拧在了一起:“他那天晚上去那里做什么?这是第一。”

  “第二。”

  钟天正停顿下来,目光闪烁:“你好好回忆一下,咱们经手的第二个案子,皮特跟班纳监守自盗U盘的事情,那时候兴哥就跟皮特有联系,进入了我们的视线。”

  “也就是从那以后,后续的案子里,有好几次的案子,或多或少的跟颜昭兴有一点点关系,你不觉得这很蹊跷么?”

  面对钟天正的质问,啊香蓦然一顿,想反驳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反驳:“你还是在怀疑他,但是上次我们根据那个账户的名字,不是已经查过他了么?他压根就没有出过国,签证都没有,更别说开户了。”

  “这个不是铁定的。”

  钟天正摇了摇头:“或许国外开户的这个户主,不过是他的傀儡罢了,这也说不定的。”

  “只要有可能,任何人都是值得怀疑的,尤其是这头蠢驴!”

  钟天正说到这里,眉头不由皱了皱:“但是我有种感觉,颜昭兴这头蠢驴,跟这个案子没有关系。”

  “你这个说法很矛盾。”

  啊香认真的看着他:“你一边在怀疑颜昭兴,一边又说案子跟他没有关系,你不觉得这就非常矛盾了么?”

  “嗯,矛盾是矛盾的,但是你想一下,如果颜昭兴他是匿名者,他在操控这一切,那他又何必出现在现场,而且留下自己来过的痕迹呢?”

  钟天正说到这里,猛地一脚踩下刹车,靠着路边上停下,一脸认真的歪头看向啊香:“但是你仔细想想,那个匿名者,是不是也是随着我参加的第一个案子开始就已经冒头了,随后颜昭兴才跟跟出现的。”

  也就是说。

  有了匿名者以后,颜昭兴才出现的。

  “前一段时间诚联集团的事情丫丫被枪|手挟持一案,匿名者就彻底浮现出来了,他在提前通知我,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算计好了的一样。”

  “哒。”

  钟天正点燃香烟,靠着车窗重重的抿了一口:“我一直都在调查匿名者相关的事情,而且咬的很紧,这让他察觉到了威胁,所以他原本想借助丫丫被枪|手挟持的事情干掉我,但是却没能如愿,经过这次事情以后,他想短时间内做掉我已经不可能了。”

  “但是,他却已经沉不住气了,从匿名者这个概念出现到现在,他就一直扮演着正义者的一面,把自己上升到了行刑者的角度在操作着这么多案件,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再次扮演着那个声张正义的人。”

  分析到这里,啊香的眉头也皱到了一起:“也就是说有可能这次的黎天宝一案,也是出自他的手笔?”

  “而出现在公寓现场的颜昭兴,也不过是他算计在内的棋子罢了。”

  钟天正点了点头,吐了口烟雾道:“他在把颜昭兴往匿名者这个身份上引导!让我误以为颜昭兴就是这个匿名者!”

  “!”

  啊香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钟天正刚才的这番推断,如果真的成立的话,那简直就太恐怖了。

  匿名者从一开始存在的时候,就已经下好了一盘大棋,就连颜昭兴这个替死鬼,他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布局好了。

  不止钟天正是匿名者的棋子。

  颜昭兴更是早就陷入其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