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841章选择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727 2020-12-03 17:05

  “喂..”

  李长远说话的语气有些急促,迫不及待:“你们是谁?!”

  他不傻。

  仔细的梳理了肖燕美遇害的全部过程,李长远从中捕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对方不可能只是一个人而已。

  “是你的债主!”

  电话里响起无比平淡的电子音,处理过的声音听上去非常的机械,尽管如此,还是能听出里面淡淡的嘲讽的声音:“你现在看上去很慌?你在慌什么?!有点意思了。”

  李长远棱着眼珠子,瞪着自己的正前方,语气急促,几乎是咬着说出来的话:“肖燕美的事情,是不是你们做的?!”

  “这还重要么?”

  电子音反问:“已经不重要了吧?重要的是她已经死了,对不对?是不是我们做的都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草!”

  李长远烦躁的伸手抓了抓自己油腻的头发:“你&他&妈...别在这里跟老子装神弄鬼!”

  “我装神弄鬼?”

  电子音轻飘飘的说到,并没有因为李长远的态度而有任何的生气:“我装神弄鬼又如何?你现在不一样非常的害怕我?呵呵..”

  笑声中。

  充满了不屑与嘲讽。

  更多的。

  是那种不屑一顾与轻蔑。

  “滋滋..”

  李长远重重的裹着香烟,烟头发出燃烧的声音,显得有些突兀:“你&他&妈的到底想怎么样啊!”

  “你觉得呢?”对方反问。

  “算了,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吧,给爷爬!”

  李长远咬牙低沉的嘶吼了一声:“挂电话了。”

  “我觉得,太平间里比较的凉快,这一点,你可以去问一下肖燕美,在这一方面,她已经待在里面了,她可以告诉你答案。”

  电子音云淡风轻,不急不慢的说到:“你倒是挂电话呀,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挂了这通电话,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我想你也不会挂,不然你也就不会在刚才,那么急迫的尝试着给我连续打了两个电话!”

  “草!”

  李长远愤怒的骂了一句。

  片刻。

  他好像反应了过来一般,整个人呆滞在了原地,身子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条件反射的转头往窗户外面看去。

  他支棱起身子从沙发上爬起来,跑到落地窗前往对面楼看过去,但是没有看到任何的异常,跟着他又跑到厨房的窗口往外面看,依旧是没有发现左右两边的住宅楼里面有任何的异常。

  “不用看了,你看不到什么的。”

  电子音“呵呵”的笑了起来:“你觉得,我监视你,会傻到到你对面的楼里面去监视么?到时候你一报警,让警察过来排查两边的住宅楼,那我不就露馅了么?”

  “……”

  李长远脸色变化的阴晴不定,蠕动着嘴唇想说什么,但是又说不出来什么。

  半饷。

  他有些乏力一般,手掌无力的低垂了下去,原本手里夹着的香烟也掉落在了地上,他缓缓的回到沙发上,整个人无力的瘫软在了上面:“说吧? 你到底想干嘛。”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

  电子音一切似乎都是运筹帷幄之中? 说出了自己的目的:“第一个选择:不要管我,随便我去,不过我提前非常遗憾的通知你:我宣布,你将会跟肖燕美一个下场,她就是不把我说的话当回事,所以她现在已经住在太平间里面了。”

  “...”

  李长远心里有一腔怒火? 宣泄不出来? 但是却又让他非常的无力? 他没有任何的办法? 紧了紧紧攥的拳头没有说话? 选择了安静等待着对方的后续。

  “第二个选择:登陆我给你提供的一个微博账号? 你进行一个自拍,把黄珊珊那件事公之于众? 然后再好好的跟广大网友说说你对黄珊珊做了什么? 然后又是如何在事发被警方抓住以后? 你父亲如何威胁黄珊珊邹泽询两个人的过程,完完整整详详细细的把过程全部说出来。”

  “我会有专门的人来运营这件事的,到时候我会把这件事打造成一个爆款的热点,嘿嘿嘿...”

  电子音“桀桀”的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了戏谑。

  这第二个选择,可谓是杀人诛心。

  如果李长远真的自拍视频,自曝自己的父亲威胁黄珊珊邹泽询这件事,那么无疑就是在自掘坟墓。

  在这个网络科技非常发达的今天,这种事情一旦上了热点,再调查一下黄珊珊跟邹泽询,知道黄珊珊已死,而且还是被邹泽询杀死的,太戏剧性了。

  那么众多的媒体只要发掘到了中间的流量,都会选择争相报道,让这件事持续发酵。

  一旦让广大吃瓜群众都关注上的话,那也就下不来了,有关部门肯定会彻查的。

  换句话来说,他父亲的公司,也就彻底完蛋了,你想想,一个大公司的老总,在儿子犯了错误以后,为了让儿子轻判,然后私底下偷偷的去威胁受害人,威胁他们向警方出具谅解书等等诸多手段,会遭到什么样的反响?

  这个后果,李长远自己能预料到。

  对方提出的第二个选择,也是让他无法接受的,这无疑与,一个站在高位的人,在明知道脚下万丈深渊,掉下去必死无疑的情况下,还要选择自己把自己给推下去。

  太狗了。

  这个选择,几乎是没有可能。

  “草泥马!”

  李长远再也控制不住,愤怒的嘶吼起来:“这件事不是都已经过去了嘛?过去了那么久了,你&他&妈为什么还追着不放?我没有给他们钱?我没有在里面待了好几年?”

  “我已经付出了自己的代价了好不好,我求求你不要再搞我了!”

  说到后面。

  他的语气再度变得软弱了几分。

  在经历过牢狱之灾以后,李长远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人再有钱再怎么样,都不要违法不要进去,一旦进去了,再多的钱也享受不到了,没有任何意义。

  再者。

  在看到肖燕美的死亡消息以后,他变得很慌张,因为他害怕死亡,他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害怕死亡。

  如果李长远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最底层的人,每个月靠着那点工薪过活的打工人,或许他也还没有这么害怕。

  他之所以比普通人更害怕死亡,因为他的家庭条件很好,他的物质生活非常的充裕非常的满足,他能享受到很多高级的东西,所以他更害怕死亡。

  如果这么早就死了,那多少还没有享受到的东西就享受不到了,想想都是一件让人觉得非常恐怖的事情。

  所以他更害怕死亡。

  世界上。

  任何一个人应该都惧怕死亡,而他们这种人就更加的尤甚,只是毋庸置疑的。

  “你现在很懦弱嘛,丝毫没有当初威胁黄珊珊邹泽询两个人的那种语气嘛。”

  电子音哼笑一声,继续的说到:“求求我不要再搞你了?你是不是弄错了一个概念?”

  “我不是在搞你,我只是让你在直面你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而已,难道不是么?那件事本就是你做错了,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在搞你呢?我只是让你在阐述事实好不好?”

  语气平淡,但是也充满了质问。

  “我已经为我的行为付出了代价啊!”

  李长远几乎是喊出来的:“我赔了他们很多钱,我也在里面蹲了这么久,不是么?!”

  是啊。

  他就是这么想的。

  虽然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情,但是他已经付出了代价了啊,他坐了牢,他赔了钱,该做的事情已经做了啊。

  为什么还要纠缠着他不放呢?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有些道理想必你比我更清楚。”

  电子音面对李长远的质问,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继续说到:“每个人的人生中,都会犯下大大小小的错误,这些错误有大有小,每个人也需要为自己犯下的错误承担代价。”

  “你说的不错,你确实是坐牢了,你也确实是赔钱了,但那是你在威胁别人的情况下争取到的结果,如果你在整个过程中,没有去威胁黄珊珊邹泽询,他们自己原谅你了那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但问题是,他们没有主动谅解你啊,是你在背后威胁他们才他们迫不得已的来原谅你,你不觉得,这就非常的可笑了么?”

  “在这件事情发生以后,你的所作所为,丝毫没有表现出你的愧疚跟忏悔,相反,你却一直想着办法,怎么来缩小你犯错需要承担的后果,你难道还以为你自己已经很负责任了嘛?!”

  电子音忽然停顿了一下,好一会,这才继续说到:“正是因为你的这些举措,你在这种情况下威胁邹泽询黄珊珊,你的举动压迫他们,让他们原本就憋屈的心理变得更加的憋屈了。”

  “他们并不想出具这个什么谅解书,但是他们被逼的没办法,怎么办呢?最后他们只能迫于压力妥协,一个人如果憋屈的久了那么心理是会变得扭曲的,尤其是那种心理脆弱的人,那么也会扭曲的更加的变态,从而走上绝路。”

  “邹泽询把黄珊珊杀了,这很不幸,他无法战胜自己内心的那些扭曲,他已经成了个疯子了,把黄珊珊做掉了,怎么办呢?他肯定是想到了你们了。”

  “你们这些事情的始作俑者,如果不是你们,如果你们没有做这些事情,那么他们也就不会有那些遭遇。”

  “他找到了源头,也就是你,所以他要来找你报仇,因为当初,不是他自己主动原谅你的,你懂吧?!”

  “所以,你如果要想从这件事中剥离出来,那么你就只有这两个选择:第一,你死,恩怨散,第二:你面相所有人忏悔自己的罪过,恩怨散。”

  “这是一个很公平的选择,你觉得呢?!”

  电子音说到这里,轻轻的出了口长气:“我要说的我已经全部都说完了,你有一天的时间做出选择。”

  “当然了,你也可以现在就做出选择,我非常的欢迎。”

  说完。

  电话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两人都没有继续说话。

  “兄弟,我跟你说,真的,咱们真的没有必要这个样子,真的,我可以给你钱,我给你钱,你不要再搞我了好不好?!”

  李长远斟酌了良久,把自己刚才早已经组织好的语言一股脑的说了出来:“真的,没有必要,邹泽询现在都已经进去了,咱们还有必要再为了他,而搞这些花里胡哨的手段嘛?”

  “这个世界上,违法的事情很多,杀人是重罪,你杀了我,没有那个必要啊,警察会一辈子都追着你跑的。”

  是的。

  李长远下定了决心,决定说服这个人。

  他认为,对方为什么搞这些东西?还不就是为了钱?

  “那你觉得,肖燕美死了以后,警方有抓住我嘛?”

  电子音似笑非笑的反问了一句:“警方的通告中,是不是只简单得提了一句正在调查当中?”

  “额...”

  李长远的脸色一滞,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个时候,电子音突然反问了一句:“你说,你可以给我钱对吧?!”

  “是是是!”

  李长远连连点头,似乎是抓住了机会:“对,我可以给你钱,你就不要再搞这个事情了,好不好?”

  电子音笑了起来:“那你觉得,多少钱呢?多少钱能够买你这条命呢?!”

  “……”

  李长远蠕动着嘴唇,心里暗骂:“妈的,又给自己挖了个坑。”

  电子音笑了笑:“呵呵,你说说看。”

  “五十万!”

  李长远一咬牙,决定豁出去了。

  有些东西,跟生命比起来,真的就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五十万?!”

  电子音笑了笑,反问。

  “是,五十万。”

  “五十万,太少!”

  “一百万!”

  “太少了!”

  电子音摇了摇头:“你的命只值一百万么?”

  “那你想要多少!”

  李长远皱了皱眉,但还是咬牙问道:“你说你想要多少。”

  “把嘴巴闭上,我说个数!”

  电子音说出了自己的条件:“一千万,买你这条命!”

  “草!”

  李长远彻底愤怒了,嘶吼到:“一千万!我踏马哪里有一千万给你!你在开玩笑吧。”

  “你看,谈不拢了,那怎么办呢?!”

  电子音笑着摇头:“所以,你还是做选择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