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658章陈昇找你做什么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217 2020-11-17 17:20

   “嘶”余城下意识的吸了口气,歪头看着钟天正:“陈昇?不能吧??”说着他把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解锁打开通话记录,拉动着通话界面,看是下拖动了起来。

  “啊。”

  钟天正面无表情的裹了口香烟,没有继续说话,就看着他操作手机:“你看看呗。”

  说话间。

  余城已经开始在历史通讯记录里找了起来。

  他的个人通讯还是挺频繁的,得有好久,他找到了那几天的通话记录,把手机往前一推:“这一条?”

  “是的。”

  钟天正看了眼电话号码以后,点了点头。

  那天。

  在接了这个电话,钟天正听到这个声音以后,脑海里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陈昇,对,就是她的声音,即便对方只是说了两个字。

  所以他特意的去留意过这个电话号码,把这串号码给记了下来,而且查看了当时这个号码的双方通话记录。

  这是一个单方面打进来的电话,换句话说,两个人之前并没有过联系,或者说有联系但是每次通话以后都把这个记录给删除了。

  这种可能性也并不是没有。

  至于为什么钟天正当时并没有当场说出来。

  第一,他也不是非常的确定。

  第二,他也不想让颜昭兴知道这个事情。

  第三,那个时候说这件事,显得有些棒槌。

  但是。

  钟天正在事后想起来的时候,越想越觉得熟悉,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在今天把旧事重提。

  当然了。

  这中间还有一个非常主要的原因。

  钟天正其实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他之所以不说出来,目的就是想换个途径来证实一下,余城到底有没有问题。

  如果余城有问题,那么他在苏醒以后,再次跟陈昇联系的时候,对方肯定会告诉他这个事情,说不定,他会把这个通话记录给删除了。

  “那就再打回去试一试呗。”

  余城除了最开始的有些意外以外,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其他的反应,默默的按下回拨。

  电话号码是可以拨通的。

  只不过。

  电话响了好一会以后就提示无人接听的状态,再次拨打以后,依旧是同样的回复。

  “好吧。”

  余城无奈的耸了耸肩,摊手道:“这个号码我没有什么印象,或许是不认识的人打过来的,想找个关系什么的。”

  他的这个解释,也并不是没有可能的。

  就连钟天正自己,平时也会接到这种电话,那也是非常正常的一个事情。

  “不过,你确定当时听到的声音是陈昇?”

  余城伸手摸出香烟来给钟天正,话锋一转,很是直白的说到:“因为你怀疑这个声音跟陈昇的声音相似,所以你在怀疑我对么?还是说想从我这里得到一些什么消息?”

  钟天正刚才跟他说“弄的神秘的人应该是你”,这句话就已经表明了钟天正的态度。

  “五五开吧。”

  钟天正裹了口香烟,摇头回应,并没有否认:“我确实是有想过她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

  余城挑眉看着他:“所以,你的结论是?”

  “所以我现在出现在了这里。”

  “我的答案你还满意么?”

  “……”

  钟天正嘴唇蠕动了一下,裹了口香烟没有说话,他预料当中的几个猜测,在余城身并没有表现出来,换句话来说,他的猜测是错误的。

  “算了,这个匿名者的事情你都已经跟了很久了,现在一有点什么风吹草动你就格外的敏感,我理解你这一点,我在跟案子的时候,也会是这个样子的。”

  余城伸了伸身子,活动着自己的脖颈:“但是我们可以逆推一下,换个角度来思考,如果那天打电话进来的这个人真的就是陈昇,那么你说,她打电话给我是为什么?她想说什么?还是说有什么事情找我?”

  “你说呢?”

  钟天正反问到。

  他还真不猜测不出来,陈昇如果跟余城没有关系,那么她找余城,到底是有什么事情?

  “请我帮忙?”

  余城说出了自己的猜测,但是他很快又自我否认了:“不对不对,如果她真的有什么难处需要找人帮忙,那肯定也是找颜昭兴或者是你了。”

  “也不对。”

  钟天正鼻孔冒烟的看着余城,眼神炯炯有神:“一次的案子,颜昭兴差点就被他们套进去当替罪羊了,陈昇在这中间充当着推波助澜的作用,就算她有什么事情,那她也不会找我们的。”

  “所以?”

  余城把香烟摆在了烟灰缸:“你的目光还是在我身是么?那你可以顺着下面往下捋一捋,查到后面,是不是跟我有关系自然就清楚了。”

  余城倒没有急切的想把这一切都跟自己撇清楚关系:“你的怀疑也完全是有道理的,陈昇早就跟我们撇清楚关系了,但是她却给我打了电话,怀疑我也是应该的,我就在这里,哪里也不会去,你尽管去调查吧。”

  “不过,你在这之前,首先应该要好好调查一下这个打电话过来的人,到底是不是陈昇,免得白费周章。”

  “你觉得呢?”

  余城伸手拍了拍钟天正的膝盖:“咱们兄弟之间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我理解你,有需要我配合的你尽管开口。”

  “好。”

  钟天正也没有遮遮掩掩,点了点头应承了下来。

  很快。

  一根烟抽完了,钟天正起身告辞。

  早已就在楼下等了一段时间的啊香,见到钟天正以后,忍不住好奇发问:“你给城哥说什么了?为什么我还不能在边旁听。”

  “能让你知道的我肯定让你知道,我既然让你走那肯定是有让你走的理由。”钟天正摇了摇头,并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她。

  这件事。

  一定程度,知道的人越少越好,颜昭兴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如果啊香要是也被套进来了,免不得受到什么无辜的伤害。

  “行吧,既然你愿意告诉我那就算了。”

  啊香撇了撇嘴,倒也没有再说什么,但是嘴角的失望掩饰不住,稍显浓郁。

  “唉,女人就是瓜皮。”

  钟天正在心里暗暗叹了一气,出言安慰道:“好了好了,不是不告诉你,而是这件事你知道没有什么好处。”

  “行,我知道了。”

  啊香撅着的嘴这才微微收了一些,勉勉强强接受了钟天正的用苦良心。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