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168章尘埃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75 2020-11-17 17:20

  夕阳西下。

  最后一缕阳光紧贴在地平线上,金黄的阳光给疾驰而来的警车批上一层黄金战甲,披荆斩棘直骋鸟树下。

  鸟树下。

  村里的一栋民房门口,独眼的中年女子玲姐坐在门口,精雕细琢的刻画着手里的油梨。

  脚下。

  已经落满了一地木屑。

  她抬了抬头。

  村口停下来两台警车,早已经等候在村口的村长村高官迎接了上去,带着一身制服的警察奔着中年妇女这栋民房而来。

  “呵呵。”

  玲姐咧嘴笑了一下,视线再次转移到手里的油梨木上来,下刀很稳,一丝不苟的继续雕刻着,表情很专注。

  在她身边的小桌面上,摆着一台手机。

  手机的界面上,显示着最新的新闻。

  蓝底白字的新闻报道上面,是有关于胡光案件的一些通报。

  这个界面,从她在门口坐下以后,就一直保持着常亮。

  很快。

  村高官领着众人走到民房前面,介绍道:“吕玲,有警察同志找你,问你些问题,你配合一下。”

  “等等。”

  吕玲头也不抬一下,却停下了手来,熟练的给自己点上一支香烟吸了一口,然后叼着香烟,眯眼继续雕刻。

  此时。

  她手里的小物件已经趋近于完工。

  从物件的外形来看,这是四个横着连在一起的很小的人偶,大约半个巴掌大小,手牵着手。

  大致的轮廓已经全部完工,身体上的细节也已经完成,现在她正在雕刻着人物的面部表情。

  紫油梨表面的颜色已经开始趋向深色,内部油性从内至外渗出,微风吹过,一股淡淡的降香味钻进鼻翼之间。

  颜昭兴第一眼看过去,脸上的表情直接就变了:“果然是她。”转而又变成了深深的震惊。

  让他意外实在的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揣测的雕刻大|师,竟然会是一位女性。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个女子,竟然还是个独眼残疾人。

  她脸上右眼深深凹陷下去的这个疤痕,看上去是那么的狰狞那么的突兀。

  “吕玲同志。。。”

  李组长沉思了一下,正要张嘴说话,却被她打断了。

  “给我点时间雕完,我什么都说。”

  吕玲头也不抬,视线始终专注在手上的物件上,纤细的刻刀精准的落在油梨木上,小人偶活灵活现的表情随之而出。

  李组长还想说什么,却被颜昭兴打断了:“给她点时间吧。”看的出来,这货不止对吕玲的手艺非常的好奇,更是多了几分怜惜。

  一个有这么好手艺的师傅,怎么就跟杀人案扯上了关系了呢。

  想到这里,他不由唏嘘的摇了摇头,蹲在吕玲跟前,视线专注的看着她的手起刀落。

  此时的吕玲,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目光专注的进行着自己的操作,整个人仿佛融入了整个物件当中。

  十五分钟后。

  吕玲停下手来,粗糙的手掌把小物件上的小屑全部摸出,又仔细对着它吹了吹,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把小物件摆在了木桌上。

  木桌上。

  四个小人偶,手牵手的连在一起,大到身上的衣物,小到人偶的表情、乃至眼部细节、皮肤纹路都表现的淋漓尽致。

  这四个人物,两大两小,两个小孩一男一女。

  毫无疑问,这应该雕刻的是一家四口。

  只是让人不解的是。

  三个人物都有表情,眉开眼笑的,唯独这个大的男性,面部确实空白的。

  “强!”

  颜昭兴由衷的赞了一句,从兜里掏出香烟抛了一根给她:“我完全相信,那个人脸竹片的雕刻就是出自你的手里。”

  “谢谢。”

  吕玲接过香烟点上,抬头看着正对面的李组长:“来抓我的?”

  “你自己清楚。”

  李组长点了点头,例行公事:“身份证件出示一下。”

  “胡光现在怎么样了?”

  吕玲把身份证掏出来放在桌上,右手夹着香烟看着他们:“我没有想到,你们竟然能查出来,我本以为,吕正旺就会这么悄无声息的死去,被判定为意外死亡。”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想要杀死一个人而不被发觉,那是不可能的。”

  李组长查看了关于吕玲的身份信息。

  八|九|年出生了,现在三十一岁,可是她现在这个样子根本不像三十岁的人,更像是四十岁往上。

  她的信息很简单,应该是当年人口大普查的时候报上去的,连正儿八经的户组都没有。

  “你们抓错人了,杀吕正旺的人是我,跟我弟弟没有关系。”吕玲似乎看的很开,主动开始招供:“我想你们肯定会问我作案动机,他该死,所以我必须杀死他。”

  “该死?”

  李组长皱了皱眉,他不太喜欢这个说法。

  从来没有哪个人该死或者不该死。

  “呵呵。”

  似乎是捕捉到了李组长脸上表情的变化,吕玲咧嘴笑了起来:“你们没有经历过我所经历的东西,所以你可能会觉得我的说法很荒谬。”

  “以前我的生活很美好,但是在我七岁那年,妈妈意外瘫痪了,之后不久,我便亲眼目睹了吕正旺把瘫痪在床,有身孕的妈妈踢打到流产,最后又单方面把离婚协议书搞定,抛弃我们一家三口跑了,那时候我还天真,我给弟弟留下纸条,出门去找他。”

  吕玲说到这里,仅存的左眼有些湿润,留下一行泪痕:“没有人会明白我那些年经历了一些什么事情,呵呵,人贩子,强迫卖*,被人戳瞎眼睛卖惨乞讨,这一切都是他早就的。”

  她伸手擦了擦沧桑的脸蛋,又笑了起来:“后来我们姐弟俩重逢了,老天没有忘记我们,给了我们机会,从那时候开始,我就决定要让这个负心的男人付出代价。”

  接下来她所说的一切,大致的跟胡光所说的吻合。

  那天晚上,胡光跟吕正旺喝完酒以后,没再出门,早已经等候在外面的吕玲把吕正旺叫了出去,两人的对话被胡光听得一清二楚。

  最终,吕正旺死亡。

  胡光为了保护吕玲,未雨绸缪精心布局,一旦事情暴露,他想利用做的局,企图把吕玲摘出去,自己抗下这个罪名。

  “你被捕了。”

  李组长面无表情的看着吕玲,叹了口气:“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你遭遇了什么,每个人的罪行都应该交由法律来审判。”

  太阳落下山去。

  夜风吹来,轻轻抚过桌面上的小人偶摆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