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204章疯了的罪犯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362 2020-11-17 17:20

  “呵呵。”

  项宇飞看着桌子上的没被动过的支票,再看着钟天正的背影,咧嘴笑了起来:“金额太大不敢跟我交朋友?你倒是有点意思。”

  镜片后。

  他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寒光闪烁。

  刚才他跟钟天正的交谈,多少有点面儿铺开了的意思。

  那天晚上。

  人确实是他找过去的。

  在墓园里,项宇飞就发现了张欣的不对劲之处。

  同样,他在车内,也留意到了追出来的钟天正,一番精心的合计之下,他特地攒局,先一步让人拖住小区楼下的钟天正啊香两人,让王一先行上楼。

  谁知道半路杀出了个第三者。

  这让他的计划全盘皆输。

  原本以为胜券在握,谁知道却被人玩的死死的。

  “那天晚上,把张欣带走的人,究竟会是谁呢?他有什么目的?”

  项宇飞挑眉看着天花板,整个人的表情阴晴不定起来:“难道他也是跟案子有牵扯的人?他的目标如果是我,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跟我联系?”

  短暂的思考以后,项宇飞伸手拉了拉自己的白衬衣,大跨步离开了现场。

  “或许,也该去看看我那个不成器的弟弟了。”

  ……

  项宇城,男,二十五岁。

  因陈蓉案,一审被判无期,项宇城认可判决,没有上诉。

  钟天正啊香是在病犯监狱见到他的。

  接待室。

  “他的精神已经出现了异常,你们可以对他进行问话,但是不要刺#激他。”

  医生嘱咐了几句就把空间留给了他们。

  “项宇城,我们又见面了。”

  钟天正皱眉看着对面目光呆滞的项宇城,如同一个老年痴呆一样,坐在那里非常的安静,也没有任何的动作。

  “你的资料我们看过了,你在监狱服刑半年左右的时间,精神就出现了异常对吗?我很好奇,你会受了什么样的刺#激,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虽然项宇城没有说话,钟天正自言自语的就开口了:“不管你是真疯还是假疯,有些东西,我想告知你一下。”

  “案子我们现在在查,这个案子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钟天正眯眼看着他,恶魔之眼全程锁定在他的身上,不放过任何一个异常点:“你的哥哥项宇飞,有问题,现在我们已经有证据指向他了,那段被你删除的聊天记录,也已经被我们掌握了,所以我们才会来找你。”

  项宇城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的回应,坐在座位上如同磐石,目光呆滞,视线涣散,根本没有聚焦。

  “我想你肯定也没有猜到吧,自己一审就被判了无期,无期相比起死刑来还要残酷,你才多大的人啊,这一辈子都要在监狱里面度过了。”

  钟天正并不在乎项宇城的表现,自己继续说到:“我们现在已经在怀疑项宇飞了,他在这个案子中,绝对才是主力,案子肯定另有隐情,所以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监狱里是什么样的我想你肯定是深有体会,你还要在这里待上三十年,四十年甚至五六十年,多么漫长的岁月啊,我想你一定无法忍受这种日子吧?每天醒来透过铁窗看着外面的高墙?”

  钟天正手指敲击着桌面,非常的有节奏:“你现在有精神病,我也不知道真假,但即便是精神病,你也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的,与其这样,不如协助我们警方把案子重新调查一遍,只要你不是主犯,肯定不用这辈子都待在监狱的。”

  “哈哈,哈哈。”

  项宇城突然就笑了起来,坐在椅子上,脸部表情笑的开始抽搐起来,但是身子却一动不动,鼻涕跟着也就出来了,自顾自的。

  “……”

  从病犯监狱出来。

  钟天正刚才的那副轻松的表情全无,眉头深深的皱在了一起,默默的嘬着香烟。

  “你说他是真疯还是假疯?”

  啊香歪头看着他,做出了自己的分析:“我看他的样子,倒是真的疯了,以前不知道犯罪的严重性,他在外面的时候,生活顺风顺水,家里有钱什么都不缺,日子潇洒的一批潦倒,一下子进了监狱之后,什么都不是的,每天还要被管教,巨大的心理落差,让他的一下子陷入了崩溃。”

  啊香分析的非常对,以前也不乏这种案例。

  钟天正吐了口烟雾,并未做出回答。

  项宇城的表现,大大的超乎了他的想象。

  刚才他跟项宇城说的话,大多也都是半真半假,他在跟项宇城打心理战,利用的就是现在监狱里让他绝望的生活,来迫使他做出配合。

  但如果项宇城是真的疯了,那一切都是白搭。

  “我觉得,我们还可以再努力一下。”

  钟天正把手里的烟头掐灭,转身拉开车门上车:“我们以前都忽略了一个很关键的地方,按照我们的思想都是先入为主,现场的凶杀指向项宇城,所以就把纨绔子弟,嚣张跋扈的人设套在了他的身上。”

  “但是我们有没有想过,假设项宇城很满足他的生活,做人虽然嚣张了一点,但是却没有到那种视人命为草芥的地步,也更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荒谬那么暴戾。”

  “调查到目前为止,项宇飞在这个不相干的案子里出现了嫌疑,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是项宇飞指使他弟弟去做这件事的呢?”

  钟天正第一次做出了自己对这个案子不一样的假设。

  “他指使,那项宇城为什么就要听呢?”

  啊香做出了不同的意见:“你也说了,他很享受很满足他现在的生活,杀人这种事,他应该知道有多严重,项宇飞让他去他也不会去啊,我觉得还是他自己的原因。”

  钟天正眼睛一眯:“那如果是项宇飞要挟他呢?”

  啊香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要挟他?要挟自己的弟弟去违法?”

  “对,如果是项宇飞要挟他去杀害陈蓉,那么他之后做的很多事情就能说的通了,比如说删除那段聊天记录,比如说就因为追求一个女孩子,对方不同意就把对方杀害这种荒唐荒谬的事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