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196章不好意思文末有个抽奖活动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768 2020-11-17 17:20

  

   一行三帮子人。

   行了宾客之理以后,凑在了一起。

   “项总还真是情深意切哈,自己弟弟曾经在学校里的跟班,不幸溺亡,你都能抽出时间,准时的到这里来参加仪式,重情重义,在下是非常的佩服。”

   原本一直很冷淡性格的余城,竟然主动发出了攻击:“但是,按照我对项宇飞项总的了解,你好像不是这种人吧?”

   “按照我的调查,心狠手辣,完美的商人头脑,做事果断,不需要朋友,这种词眼来形容你才是最合适的吧。”

   “呵呵。”

   项宇飞带着大框墨镜,把他的脸遮挡了大部分,冷哼一声:“我记得,你的身份好像是警队里的特聘专家吧?你这么话,不怕我告你啊?”

   余城毫不在乎的耸了耸肩:“告我#干什么?我告诉你昂,你这个人可别不知好歹,我这是在夸你啊,对不对。”

   “也对。”

   项宇飞点零头:“我就当你在夸我了。”

   “对,就是那样。”

   余城的攻击意味十足:“我很好奇今项总今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我告诉你,我今什么也不干,就专门盯着你了。”

   “随你。”

   项宇飞不屑的撇了撇嘴:“就你这种货色,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被聘请为专家顾问的,我要是真的有什么目的,我会亲自出现在这里?随便找个手下过来不就行了?”

   “来,大专家,请你告诉我,你的脑子呢?脑子呢?”项宇飞也是失去了耐心,“什么几把专家,我看特么是砖家才对吧。”

   一侧。

   啊香伸手推了推钟正,示意他上去两句,不行这两个人都快要吵起来了,这被人家家属看到,多不合适。

   钟正拍了拍她的手表示没事。

   这两个人,起来倒是还蛮凶神恶煞的,但从两饶装扮来看,总体基调也都是黑色,多少还是有些考虑过场合的,吵起来的可能性并不大。

   他的目光放在了一侧的颜昭兴身上。

   “你怎么过来了?”

   钟正主动问到。

   “我擦,你子这是在审问我啊。”

   颜昭兴一下子就不乐意,把玩着手里的菩提串子,大大咧咧的:“余城这家伙带我来的呗,事情他都跟我了,蓉蓉那个案子,如果真的有什么,我觉得,我应该出一份力,对不对。”

   “嗯。”

   钟正点零头,没再什么。

   毕竟死者为大。

   余城跟项宇飞两个人也没再继续磨磨唧唧。

   双方一下子又很默契的安静了下来,全程默默的参与着这个告别仪式,也没有任何多余的举动。

   但是。

   平静的水面下,又掩藏着悍然大波。

   余城来这里,就是想要找寻,那晚上姚威强打电话给自己的那个线索,到底是什么线索。

   项宇飞过来,他同样也是想找寻那个所谓的聊记录,把这个麻烦彻底处理掉。

   而钟正出现在这里的目的,主要方向就是对准了项宇飞。

   可是。

   今注定是一个没有收获的日子。

   葬礼上。

   姚威强的妻子哭的哭喊地、昏暗地,嗓子都哑了,但是稍微有点眼力劲的都能看出来,她的眼泪是真的,但是非常的假。

   在最靠近门口的角落里。

   一个带着墨镜的男子,默默的扫视着告别仪式场上的每一个人,视线依次划过余城颜昭兴、以及钟正项宇飞等人,双手插兜,整个人非常的平静。

   直接仪式结束。

   也没有任何异常的事情发生。

   墓园里。

   随着姚威强的下葬,这件事也彻底落下帷幕。

   “我也是笑了。”

   项宇飞摘下大框墨镜,揉了揉眉心:“你们几个警察,来人家的葬礼上盯着,我服。”

   “呵呵。”

   余城斜眼看着他:“到底盯着谁你心里没数啊?就是来盯着你的。”

   “玩意儿。”

   项宇飞重新戴上墨镜,折身先行离开。

   墓地的入口。

   项宇飞带着保镖从里面出来。

   可能是因为保镖的身材过于庞大,还是因为他走路的姿势太过于拉风,一不心就把站在一边上的女子给碰到了,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保镖斜眼扫了女子一眼,就要继续往前走。

   墓园外面。

   在殡仪馆就出现的几个自媒体,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知道恒集团的项宇飞会出现,全程跟踪拍摄,这会守在门口拿着相机往这边拍呢。

   “你特么眼睛让屁#股给坐住了啊,你个大傻#逼,撞到人了不知道道歉?!”

   原本在前面走的项宇飞扫了眼入口处那几台摄像机,回头重重的从保镖呵斥了一声,随后自己折身回去。

   此时此刻。

   项宇飞是真的想把这个三大五粗、没有脑子的保镖给换掉。

   这尼玛一点眼力劲都没有的?

   门口那么多照相机在那里拍呢,现在网络这么发达,这种画面要是在网上流传,那对自己的影响多不好。

   “不好意思哈,我手下没看到,撞到你了。”

   项宇飞把还没有站稳的女子扶了一扶,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弧度很:“你没事吧,要是有什么不舒服,已经去医院检查,我负责。”

   当然。

   他这么,完全是为了展现自己的形象。

   就这么正常的碰撞了一下,能有什么问题。

   “没,没事。”

   女子摇了摇头,伸手擦了擦自己的脸蛋,声音有些哽咽:“我没什么事情。”

   着,她就要往外走了。

   “啊,真没事啊?”

   项宇飞眼神一滞,看着女子脸上还没有干的泪痕,眼珠子一转,伸手拉住她的手臂:“怎么不进去呢,自己一个人站在这门口的,人流量多,心一点。”

   “嗯,我知道了。”

   女子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把手臂从项宇飞的手里抽了出来,然后离开了。

   “好。”

   项宇飞脸上的笑容不变,视线锁定在女子的脸上。

   在女子转身的时候,顺着这个角度看过去。

   大框墨镜下,女子的双眼通红,甚至哭的有些浮肿,眼睛周围更是湿哒哒的,睫毛都是湿的。

   “呵呵,真是情深义重的好女孩啊,站在门口,都还哭的这么伤心。”

   项宇飞嘴角上浮一个弧度。

   随即。

   他在众多照相机的镜头下,快步上了轿车离开。

   深色的车膜下。

   项宇飞扭头看着外面人行道上的墨镜女子,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浓郁了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