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430章还原过程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87 2020-11-17 17:20

  这个问题点。

  其实不仅仅是章也。

  啊香其实也是最好奇的那个人。

  要知道,整个案件的侦破过程中,她可是全程都参与了的,自己真的是完全没有发现任何可以跟老屋联系到一块去的线索,钟天正是如何知道的?

  “你很想知道么?那我就让你知道个明白。”

  钟天正扫了眼一脸不甘的章也,跟着说到:“第一个发现章老毒杀现场的人,是村里的大爷爷,我当时在走访目击证人的时候,他就曾经告诉过我一些东西,他跟我说,他在那两天时候,晚上三四点钟的时候,总是能隐隐约约的听到隔壁楼上,也就是你藏身的这栋老屋里,总有什么东西发出声响。”

  “按照大爷爷当时的描述状态,我们只是把他当成了一种封建迷信来处理,也压根没有在意,但是后面我再仔细的想了想,或许他说的这个情况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他真的听到了什么声音,如果说这个声音是真的,那就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你藏在这里。”

  确实。

  当时包括钟天正在内,他跟啊香都潜意识的认为大爷爷不过是在封建迷信罢了,还有就是大爷爷的听力,在他身边说话他都听不清楚,怎么可能就听到了隔壁的声音?

  后来。

  钟天正想想又明白了过来。

  人的听力有时候不是绝对的,就一个很简单的比喻来说,你处在一个很安静的环境中,你或许听不到你手上的腕表走针的声音。

  但有的时候。

  比如说你躺在床上。

  你的手表隔着你得有一两米的距离,但是你的耳边却能响起手表走针的声音。

  这种状态,解释不来。

  这种状态还有很多。

  就如同说。

  你是一个经常需要用到键盘码字的人,你已经可以非常熟练的不看键盘就能进行盲打了,但是如果把你的灯给关了,你又会下意识的去看键盘,这个字该敲击哪个哪个键盘,但是如果再帮你打开灯,你又不需要去看键盘了。

  “哈哈,如果真的是这样,那真的就是冥冥之中了。”

  章也闻言错愕了好几秒钟,然后咧嘴笑了起来。

  这一刻。

  他似乎有些释然。

  冥冥之中,很多东西就早就已经注定了。

  他自己也想不明白,那几天他待在老屋二楼的时候,明明自己什么动作都是轻手轻脚的,怎么就会被听到了呢?

  “好,我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接下来就该你说了。”

  钟天正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他自己把实施作案的经过招供出来。

  在证据面前。

  章也自然也没有再狡辩的必要了,他略微组织了一下,开始了自己的回忆。

  ……

  年二十八下午。

  章也跟着事前在同城软件上联系的一个老乡,搭上了顺风车往湘省赶。

  过年回来的车子很多,加上中间断断续续堵车的时间,年二十九的下午五六点,他才到达县城,又特地找了一辆黑^车,让对方把他送回了村里。

  天下着雪,村子里很安静,外面基本上也没有什么人,他借助夜色的掩护,轻手轻脚的来到了自家老屋里,摸出窗户下面放着的钥匙,开门进入室内。

  为了给自己创造一个实施犯罪的有利时机。

  这两天时间,他就一直待在老屋里,跟自己的老爸也就是章一飞电话联系。

  两人通话的主题就是:自己马上就要结婚了,爷爷也不愿意掏钱帮助自己,所以他不愿意再跟老人家一起住,让章一飞把老爷子给赶出去,放到老房子里来自己一个人住。

  面对章也强硬的要求,章一飞到底还是没有拗过他,只能妥协。

  于是。

  这也才会有了之后的一幕。

  章一飞叫上自己的兄妹几个商讨老人家的去处,然后弄得不欢而散。

  这个时候。

  章也再次打通了爷爷的电话,两人简单的交流了几句,他就让爷爷自己一个人来下面的老屋。

  章老也没有想那么多,所以自己一个人就过来了,也没有更任何说这个事情。

  老屋楼下的大厅里。

  两人见面。

  章也给爷爷章老递了一根香烟,被章老给拒绝了,章老掏出自己的卷烟,沾了沾口水黏上然后抽了起来。

  “爷爷,我爸打电话跟我说了您这个住处的问题。”

  章也裹了口香烟,目光闪烁的说到:“我是觉得,希望您跟我一起住的,但是我爸就是觉得您老人家跟我们住在一起不方便,这才想让你自己来下面住。”

  “嗨。”

  章老深深的叹了口气,扒拉开一边的杂物,坐在了干柴上:“有什么办法呢,现在你们这些年轻人结个婚,总能把家里给搞个半死,我估计是你这个彩礼钱的问题,你不是问我要钱么,我没钱拿给你,所以你爸不开心了这才想把我赶出来。”

  “这个也只是我随口一说而已。”章也赶紧跟了一句。

  “你们结婚,我也想帮你啊,但是没办法,我手里确实没有这个钱。”

  章老夹着香烟抬头看着楼上的天花板:“我每个月的卡上,都会收到国家补贴给我们的钱,但是这个钱,我真的是就给捐出去了。”

  “我的手上,捐助了得有两个大学生,都是成绩很好但是家庭条件不好的人,所以我的钱每个月都会给他们的卡上打上一点生活费。”

  “啊,还有这个事情啊。”

  章也愣了一下,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

  “那是啊,我只是没有跟你们说而已。”

  章老取下自己的老式帽子,挠了挠头发说:“其实算下来,这些年来,我手里捐助的大学生得有十多个了,挺好的一件事。”

  “嗯。”

  章也应了一声,但是他明显是不相信的。

  现在什么年代了,就他那几千块钱,还能捐助十几个大学生?

  骗鬼了吧。

  他又陪着老爷子聊了一会,然后话锋一转:“爷爷,你看现在这个事情闹得也挺僵的,你自己的那几个儿女的嘴脸想必你也看到了,他们是真的想把你给赶出去。”

  “呵,不可能!”

  章老一说起这件事,怒火就上来了:“我是不会出去的,我就不信他们还真的能把我赶出去,事情要是传出去了,我看他们以后还怎么做人。”

  “不过我倒是有一个法子。”

  章也目光闪烁的说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