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876章谋杀与意外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3908 2020-12-22 01:36

  第二天。

  钟天正啊香两人来到警局。

  里面。

  李队长已经到了,与刚进来的钟天正撞了个正着。

  “阿正啊,你来的正好。”

  李队长扫了眼两人:“手里头正好有个案子,你们两个有没有兴趣?”

  “有没有兴趣?这是什么意思?”

  钟天正有些诧异了看了李队长一眼:“什么叫有没有兴趣。”

  “这不是看你们这之前一直都在忙李长远那个案子,所以寻思着给你们小小的休息一下,暂时不负责案子。”

  李队长张嘴解释了一句,拿着手里的资料说到:“昨天晚上,新区这边发生了一个事情,一台轿车不知道是失控还是怎么的冲进了悬河里面,第二天早上被沿河风光带晨练的老大爷发现了,报警了。”

  “人?”

  钟天正问道。

  “对,人没了,当场死亡。”

  李队长点了点头:“那边正在打捞呢,反正驾驶员是已经死掉了,那一块也没有监控,需要具体调查一下,给案子定一下性。”

  “这上面有具体的地址,好吧。”

  说着。

  李队长直接把手里的资料一股脑的塞进了钟天正的怀里:“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那么我就先走了昂。”

  说完。

  李队长头也不回的往自己的办公室里面走去。

  “额,这...”

  钟天正瞬间无语,看着李队长行色匆匆的背影,无奈的耸了耸肩:“我怎么感觉,咱们的李队长,就是专门在这里等着咱们过来呢。”

  “+1。”

  啊香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还假装先关心一下子咱们。”

  “老狐狸啊。”

  钟天正哑然笑了笑,朝着啊香怒了努嘴:“那正好,咱们去呗,也不用进去了。”

  “是啊。”

  啊香转身往外面走去,嘴里小声的嘟囔着:“李队长现在是越来越狠、越来越会压榨咱们了,现在连警局都不让咱们进来了。”

  “哈哈,人不狠站不稳嘛!”

  钟天正龇牙调侃了一句。

  二十分钟后。

  钟天正啊香驱车来到李队长给定的具体事发点。

  悬河。

  说起来,之前钟天正他们也在这里办过案子,而且还是好几个,又伪装投河自杀的,也有陈昇在这里伪装溺水身亡的。

  从车上下来。

  钟天正看着横跨悬河徐普大桥,在下面的桥墩下,之前那把受害者从桥上推下来溅射的水花痕迹,还留在桥墩上的泥土上呢。

  只不过。

  那件事早已经被大家给遗忘了,那件事过去后没多久,沿河风光带两边,再度恢复了以往的热闹,人来人往的。

  来到事故打捞地点。

  起重设备已经把车子给起吊上来了,周围围了不少晨练的老年人,成功转化成吃瓜群众,也不晨练了,围着看着指指点点。

  “哎呀,真可怜,看着还蛮年轻的,就这么没了。”

  “是啊,车毁人亡啊。”

  “太可惜了。”

  老大妈老大爷围在外面,边说边摇头。

  钟天正啊香两人有礼貌的借了一条道,出示证件以后成功进入警戒线以内。

  现场已经有民警在开始调查了。

  钟天正问到:“什么情况?”

  在调查之前,先进行一个现场情况的共有分享,可以节约很多时间,也可以对事情有一个基本的判断把控。

  “好。”

  负责人简单的对自己掌握的情况说明:“早上七点钟,一个在这里晨练的老大爷打电话报的警,他说他无意中看到了河面下好像有车子什么的,然后说地面的草坪有车轮印。”

  “于是我们就派人过来,确认之后就安排打捞队调集设备来了,人才刚刚捞上来。”

  “车上只有一名年轻女子,当然死亡。”

  “在这过程中,我们已经查看了这周围的监控了,也不知道这车子是从哪里开进来的。”

  是的。

  沿河风光带,是禁止车子进去的,既然是这样,这台车子又是怎么进来的呢?

  这就让人有些难以琢磨了,她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开车子进来这里?

  自寻短见?

  这是目前最可能猜到的一个说法了。

  “辛苦了。”

  钟天正把负责人刚才说的情况简单的消化了一下,跨步往尸体的位置走去,边走边拿出兜里早准备好的一次性橡胶手套。

  是的。

  钟天正同志,自从见见识到了沈梦溪的手段以后,他都是非常注意提升自己的一个对死者判断的能力,在与尸体对话这块,他还是落后沈梦溪太多距离了,不过他也不自卑,毕竟人家沈梦溪就是这个专业的,自己一没经验二没怎么接触死者的,还能比人家强很多,那就不讲道理了好吧。

  甚至于说。

  他的理想是,与死者对话。

  查看顺序,钟天正也是特地从尸体开始,来到白布覆盖的尸体跟前,钟天正蹲了下来,伸手揭开一角。

  看到死者的脸,钟天正的抬了抬眼皮子,歪头看向啊香,啊香同样也是一脸惊讶与意外。

  死者。

  正是昨天,跟他们有过争吵的那个中年女性,张艺云。

  “奇怪了。”

  钟天正拿着白布的手松开让白布又覆盖了下去:“你说,这是巧合吗?”

  “我觉得,有可能是巧合,说不定。”

  啊香眉头拧在了一起:“不过,这也太过于蹊跷了吧?会不会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与人争吵,然后?”

  “嗯。”

  钟天正点了点头:“不大可能。”

  “额...”

  啊香被钟天正这个姿态给搞晕了,吐槽到:“什么叫肢体上的肯定,言语上的反对。”

  “就算是工作上的冲突,有人对她不满意,但是也不可能就在这个节骨眼上,跟她吵了以后就把她杀了。”

  钟天正再度掀开白布,将她的脸露了出来,看着这张被喝水泡的有些水肿的脸,开始检查起来,嘴上跟着说到:“我觉得,她的死要么是意外,要么就是谋杀。”

  “我发现你在说废话。”

  啊香翻了个白眼:“肯定啊,要么意外要么谋杀,还有其他可能?”

  见钟天正心不在焉,啊香也放弃了继续跟他交流下去的意思,折身来到被打捞出来的轿车,带好手套准备检查车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