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34章送走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640 2020-11-17 17:20

  很快。

  钟天正身上的外伤基本上痊愈了,但是随之而来的问题也逐渐凸显出来:钟天正瘫了,整个下半身没有了任何的知觉。

  这也就意味着,很多事情他都需要别人照顾,这使得他整个人日渐变得焦躁起来。

  “给他倒杯水放在床头,防止他晚上渴醒了自己找水喝。”

  梅姐跟王园两个人合力把一身酒味的钟天正搬到了床上,拿过一个薄薄的毛毯给他盖上,两人从屋里退了出来,不由叹气:“哎,这可怜的孩子。”

  “梅姐,可以给我说说,他的事情么?”

  王园拉开堂屋的凳子坐下,双手撑着下巴看着梅姐,眸中流过神采:“我感觉,阿正身上总是有一些故事的,他给我的感觉,不像是个普通人,如同一个迷一样。”

  梅姐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干嘛的。”

  “啊?”

  王园一听,皱了皱眉头,声音一下子提高了两分:“那你是准备什么时候让他走么?”语气中多了一丝急促。

  “那自然不会。”

  梅姐再次摇了摇头,伸手拿起桌上的玉溪香烟来,点上了一根,熟练的吐着烟雾,这才继续说到:“既然你这么好奇,那么我就跟你说一说他的事情吧。”

  “阿正呢,是一个非常热心的孩子,去年过年的时候,那时候我们在一辆火车上,梅姐的钱包被人偷了,家里妈妈急病等着见我最后一面,我没了钱就没法买车票回去,我就在车厢里借钱。”

  梅姐裹了口香烟,吐出一片浓雾,撇嘴笑了笑:“呵呵,那时候车厢里没人搭理我,还说我是几百年前的骗人套路了,就在我急的快哭了的时候,阿正他想也没想,直接就拿了五百块钱给我。”

  “嗯嗯。”

  王园眨着眼睛,不停的点头:“然后呢然后呢。”

  “你这孩子,怎么还跟听故事一样的呢。”

  梅姐摇头笑了笑,跟着继续说到:“我妈过世以后,我爸说想去凤凰古城玩玩,因为这个地方他们一直都很想去,所以我们就去了,好巧不巧,在这个地方,我们又遇到了阿正跟他女朋友。”

  “女朋友?”

  王园明锐的捕捉到了点子上:“阿正有女朋友啊?”随即她又自问自答的点了点头:“也对,像他这种男孩子,有女朋友肯定也是正常的。”

  “是的,他女朋友也挺漂亮的,水灵灵的一个孩子。”

  梅姐弹了弹烟灰,继续说:“那时候我手里头挺紧的,给老妈置办丧事也花费了不少,那五百块钱还没有还给他们,他们遇到我以后,也没有跟我多说什么,只是打了个招呼就走了,你知道吧,那种他给你留面子的感觉,绝对是数一数二的人格魅力。”

  “这个社会,五百块钱,一顿饭就没有了,但如果咱们两个素不相识,哪怕是给我十块钱你都会不愿意吧?呵呵,五百块钱,他那次也压根没有提起来过。”

  梅姐说到这里,嘴角浮现了一丝笑意:“我那时候还特别怕他在我爸面前拆穿我找我要五百块钱呢,钱是小事,但在父母面前被人拆穿,那感觉就不要多难受了。”

  人呢,不论年纪多大了,但是在父母面前自己永远都是个小孩子,就如同很多人,即便进入社会,遇到一些困难的时候,都不想第一时间跟家里爸妈说,怕父母担心。

  “给阿正哥点个赞!”

  王园由衷的竖起大拇指,称呼后面也不知不觉的加了个哥字。

  “所以呢,你放心好了,阿正现在不是出了点意外么,只要他自己不想走,我是不会让他走的。”

  梅姐抖了抖烟灰,似乎是想起什么事情来了,看向王园:“对了,园园,你们不是用那个智能手机么,用无线网的那种,跟上电脑一样。”

  “对,有没有无线网都可以,用5G网络也是妥妥的。”王园说着就把自己的手机拿了出来:“梅姐你问这个干什么?很早以前我就给你说了教你用你也不要,用微信什么的,打电话都不要钱了。”

  “不要不要,太难学了,流量也贵。”

  梅姐摆了摆手,折身起来把大门给关上了,不过这大晚上的也不会有什么人过来,凑到王园身边:“你帮我查个东西吧。”

  “可以啊,查什么。”王园打开了手机浏览器。

  梅姐的记忆力非常好,把那天的事情给记住了:“那天祥子他们说的那个什么上南市的刑警失踪案!”

  “你是说?”

  王园的脑子很灵光,立刻就猜到了什么,随即输入关键字搜索,很快,关于那次事情的相关新闻就全部出来了:“这里还有视频,咱们看看。”

  两人围在桌子前开始看了起来。

  “梅姐,梅姐...”

  两段视频播放完毕,梅姐似乎有些走神,王园怎么叫都没把她给叫住。

  “啊。”

  梅姐恍然醒悟,点了点头:“明天你跟姐去一趟城里,咱们两个把阿正送到城里的警察局去,就明天走。”

  “这么急?”

  王园眉头一挑,非常不解:“为什么啊,为什么呢,你刚才还不是说不会把阿正给抛弃了么!”

  “按照姐说的去办,不要问那么多!”

  梅姐一脸严肃的看着她:“还有,咱们今天这个事情,你也不要跟别人说,不然阿正会有麻烦,记住没有。”

  “嗯嗯。”

  王园一看梅姐的表情,赶紧连连点头。

  “好了,你先去睡吧,姐一会过来睡觉。”

  梅姐摆了摆手,示意她回房间去,自己坐在座位上,再次点上了一根香烟来,大口的吮吸了一口。

  刚才的视频,她看到了。

  两段视频里,虽然都没有钟天正的身影,但是她看到了啊香,虽然视频不是很清楚,但是有一个两秒钟一晃而过的镜头,但是她可以非常肯定,这个人就是钟天正的女朋友啊香。

  她见过啊香两次,对这个长得漂亮还通情达理的女孩子印象很深。

  视频里的这个人就是她,肯定没错的,那么钟天正很可能就是那个失踪的刑警,再者,新闻里的报道虽然没有说明坠崖的刑警的名字,但是她能肯定,应该就是他。

  至于为什么着急着送钟天正走,还是因为前几天来的祥子三人。

  梅姐现在在的这个位置,临近边界,祥子他们那伙人跟着闸哥,闸哥可是小有名气的人,大家背地里都非常清楚他是干什么的。

  这些做洗衣粉的人,都是玩命的角色,对警察也有种出自骨子里的仇视,如果一旦钟天正的身份曝光,那么他们肯定会以为钟天正是警方派来的卧底,第一时间就会把钟天正给解决掉,到那个时候事情可不是自己所能掌控的了的了。

  所以她想也没想,就要把钟天正送走,等到了警察局,把事情给警察说一下,警察肯定就能通过内部途径跟那边联系上的。

  ……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和你那遥不可及的梦想一样,愚昧不堪!”

  “这就是你一心想要守护的正义吗?我要让你眼睁睁的看着它被我碾压覆灭...”

  “啊!”

  钟天正猛然睁开眼睛从床上惊醒,脑海里还在回荡着刚才的那几句话,伸手把床头灯按亮,他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坐在床上呆滞了好一会以后,拿过香烟点上,再次陷入了呆滞当中。

  “为什么我总是能梦到这个?”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还有,看梅姐的样子,我以前不应该是这样的,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瘫痪?”

  钟天正大口大口的裹着香烟,仰头看着头顶的木质楼板,陷入了沉思当中。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

  梅姐开门进来,看着坐在床上的钟天正,再看了看边上烟灰缸里满满的烟蒂,不由吓了一跳:“阿正,你在干什么,为什么抽这么多烟!”

  钟天正转头看着梅姐:“梅姐,我有种感觉,你知道我的一切对不对?你告诉我,我到底怎么回事。”

  “别问那么多了,收拾一下起来吧,今天带你去城里,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梅姐摆了摆手,让他不要再多问了。

  他们这种山沟沟里,都没有班车过来,出门全靠摩托车或者轿车来代步,吃完早饭,九点钟,梅姐骑着借来的三轮车,跟王园一起把钟天正弄上了后座,直奔城里而去。

  这还是钟天正醒来以后第一次出门,看着周围绿油油的一片,一路上倒也没有说话。

  上午十点多,三轮车出现在了县城里,这种三十二县小县城显得非常的破旧,公路很破烂,交通次序也显得非常的无序,现在是菌子最丰富的时候,路边上,时不时能看到山里捡了菌子出来卖的村民。

  三轮车停在红绿灯岔路口,王园坐在车上,四处打量着县城的周围,眼中闪烁年轻女孩对城里的向往。

  钟天正忍不住发问:“梅姐,咱们这是要去哪里?”

  “警察局。”

  梅姐倒也没有再隐瞒:“我得把你送到警察局去,他们知道你是哪里的人,从哪里来的。”

  “好。”

  钟天正闻言为之一振,语气中充满了迫切:“谢谢梅姐了,这段时间有劳你照顾我了。”

  “哪有的事情。”

  梅姐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咱们以前认识的,你帮助了梅姐,梅姐记着你,你如果要谢就谢园园吧。”

  “谢谢园园小妹。”

  钟天正的视线落在了王园身上,双眼炯炯有神:“谢谢你照顾我这么久。”

  “没关系啦。”

  王园笑着摇了摇头。

  很快。

  绿灯亮了。

  梅姐踩着三轮车往对面过去了,过了这个路口,再往前两条街就到县城的一个派出所了。

  三轮车行驶到马路中间的时候,尖锐的口哨声响起,等在路口的交警吹着口哨冲梅姐招手,示意她开过去。

  梅姐乖乖的停下:“怎么了,警察同志。”

  “怎么回事,过马路的斑马线不知道要推行么?撞到了行人怎么办!”交警皱眉打量了一下他们三个:“还有,这三轮车能载人么?你有没有一点交通安全意识。”

  “是是是,这不是条件紧张么。”

  梅姐很不好意思的陪着笑脸:“下次注意,下次注意。”

  钟天正坐在后面,眯眼打量了一下这个人,衣服马甲上写着协警两个字。

  “按照规章制度,对你罚款五十处罚。”

  协警说着伸手指了指那边路口停着的警车:“你们去那边交一下费用吧:违规载客罚款五十、过斑马线没有推行罚三十,给你算五十吧。”

  “我...”

  梅姐一下子就傻眼了:“我没有载客啊,这是我家里的一个小兄弟,腿不能走路了,今天带他来城里办点事,只能拖着走。”

  “那这个人怎么回事?!”

  协警挑了挑眼,并不看他,指着王园:“这个人也是违规的,她也有问题。”

  “不是。”

  梅姐撇了撇嘴,不知道怎么说了。

  “等一下!”

  钟天正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冷声开口:“如果你硬要算我们违规,那么顶多罚款三十块,何来五十块之说?”

  协警眉头一挑:“你什么意思?”

  “我腿瘫了这是事实,请问我不坐在三轮车上我坐在哪里?轿车?你给我安排?这个女孩之所以坐在我边上,因为她们都是女孩子,我一个一米八三的大男人,你觉得光一个女人能把我从车上弄下来?”

  钟天正冷冷的看着他:“另外一个,不管哪里,政府都对残疾人有特殊的关照政策,我一个残疾人需要两个人照顾这也很正常,三十罚款我们交。”

  协警一听钟天正说的条条是道,不由说到:“嘿,你个杠精!”

  “干什么!”

  就在这时候,路边的交警看到了情况,过来了解一下,示意协警去边上维护交通,点了点头道:“小伙子,你很懂嘛。”跟着又说:“鉴于你这个情况我们也理解,罚款就算了,但是下次一定要遵守交通规则,过斑马线要推行过去,听到没有!你身体上的疾病不是你不遵守交通规则的挡箭牌。”

  “谢谢。”

  钟天正点了点头,道了句谢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