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156章推断指向性指向胡光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472 2020-11-17 17:20

  那个第一案发现场会是在哪里呢?

  毫无疑问,养殖场肯定是嫌疑最大的。

  吕正旺死亡的这块竹林里,周围都有栏杆围上的,他不能是从外面跑到死亡的地点。

  而竹林是连着养殖厂房的,有没有可能是他大晚上的,去了养殖厂房里,然后被竹鼠给攻击了。

  那么他大晚上的去养殖厂房干什么?

  喝醉了?

  钟天正忽然想到了,那天胡光在带他们看养殖厂房的时候,每个栏里面,都有一扇独立的门连通着竹林。

  两人走进养殖厂房内。

  今天的太阳不错,厂房内很亮,竹鼠的活动性质不大,要么躲在阴影里睡觉,要么就是躲在阴影里啃食着竹片,见到钟天正啊香,一点也不害怕,继续磨动着两颗门牙进食。

  厂房的最末端,两人来到了还没有被处理掉的杀人凶鼠,一群竹鼠现在看起来都有些萎靡,相比起其他的竹鼠来,精气神明显不足。

  不过即便是这样,见到两人,一群竹鼠依旧有些暴躁,跟其他的竹鼠明显不同。

  “咦,为什么它们都不怎么吃竹子?”

  啊香注意到了地面上投喂的竹片,大都没怎么动,亦或者被啃食了几口就没有再被动过。

  “还有一点,这些竹鼠,为什么个头看起来,比其他栏的竹鼠个头要小一些,看上去有些营养不良?”

  女人的观察力果然要敏锐一些,立马就能注意到一些小细节。

  “我也发现了。”

  钟天正无法解释这个现象,进而翻越护栏,进入栏内。

  “小心一点。”

  啊香在后头嘱咐一句,但到底是个女孩子,没有跟着进来。

  “放心吧。”

  钟天正不是第一次跟这些杀人凶鼠打交道了,这群竹鼠虽然很暴躁,但是却没有攻击他的意思。

  他的视线落在了连接外界的铁栅栏门上。

  这扇铁栅栏门上的铁锈明显要比其他的栅栏门要深很多,上次钟天正还调侃了一句是不是因为这扇门的质量差很多。

  今天,他似乎想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会不会是因为这扇门的使用次数比较少,所以生锈程度要比其他的门要高?

  一个使用率很少的栏里,恰好就关着会攻击人的竹鼠,这会不会有点巧合?

  还是说,胡光知道这一栏的竹鼠会攻击人,所以不经常放它们出去?

  他的视线再次落在了地上的竹片上。

  竹鼠不吃竹片,这还叫竹鼠么?

  但这一窝,确确实实就是竹鼠,那么问题出在了哪里?

  “等等。”

  钟天正忽然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地方。

  吕正旺可能根本就没有来过养殖厂房里,他就在外面就与竹鼠正面碰上了,然后被撕咬。

  胡光说过,他会定期把竹鼠放到竹林里散养,这栏杀人竹鼠如果提前被放到竹林里,那么大的活动范围,它们不可能同时来攻击吕正旺。

  按照正常人的思路,被一只竹鼠咬了一口,他不至于那么惊慌失措的,唯一的可能就是他被很多竹鼠攻击,所以他才会疯狂的逃窜!

  能同时遭遇到这么多竹鼠的地方。

  要么就是厂房,要么就是..

  栅栏门!

  “案发第一现场应该就在这扇栅栏门!”

  钟天正恍然大悟,快速的从栏里翻了出来,两人折身来到厂房外的折扇栅栏门口,开始搜寻起来。

  作为第一现场,这里肯定会遗留下什么线索的。

  尤其是在这种看似意外死亡的现场,死者肯定会自己留下点什么的。

  连接外界的栅栏门门口,有一条小沟壑连向竹林,应该是用来给竹鼠导向用的。

  “这里!”

  啊香的眼神很尖锐,立刻就找到了突破口,并拿出手机开始拍摄:“墙面上,有被手掌触摸的痕迹。”

  钟天正侧着光线看去,墙面上确实有一个手掌印,成年人的手掌大小,他会是谁的?

  视线下移,墙角的位置,有几小片细不可见的黄色斑点碎片,钟天正用手指将其捏起,仔细的看了一眼,是铁锈。

  “如果这个掌印是吕正旺的话,应该是他蹲在这里,由于面前有条小沟壑,所以他伸手按压在墙面上,另一只手拉开这扇栅栏门,把竹鼠放了出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竹鼠对他进行攻击,所以他开始逃窜!”

  “在逃跑的过程中,他不幸撞到了竹子摔倒了,没爬起来,继续又手脚并用快速的往前爬行,而后被竹鼠追上,然后死亡。”

  说到这里。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肯定。

  这个说法,无疑就是最符合当时情况的。

  但是同样,喝醉的吕正旺大晚上一两点,来这里开栏放竹鼠,不是脑壳有病么?

  那么可能性有二。

  第一:胡光指使他来放竹鼠?作为一个内心有愧的亲生父亲,吕正旺肯定不会拒绝。

  第二:胡光带着他来到这里,让他去把栅栏门拉开。

  但是这两种假设,无论哪一种,胡光都逃不了干系。

  吕正旺的死亡过程已经弄清楚了,接下来就只等着技术科的同志把墙面上的手印分析出来即可。

  重重推断都开始指向性的往胡光身上转移,原本对吕正旺的死持意外身亡观点的钟天正,开始有些动摇自己的想法了。

  “阿正,你说如果这个案子不是意外死亡,而是故意杀人的话,那么我们要如何完善证据链呢?”

  在去往胡光住所的路上,啊香扭头看着钟天正:“难道我们要说他指使竹鼠杀人?这个观点听上去好像有点可笑。”

  “这一点上,我倒是丝毫不担心。”

  钟天正大跨步往前走着,啊香在后面快步跟上:“只要有证据证明是他动的手,那么就一定会有什么遗漏的地方,竹鼠只是一个杀人凶器而已。”

  “你要使用一件凶器的时候,就一定会跟这件凶器有联系,你得操控凶器才行,凶器不会自己杀人的。”

  在这一点上,钟天正跟啊香秉持着完全不一样的思想。

  很快。

  两人出现在胡光的住所。

  这栋上下两楼的民房看上去有些简陋且有些年头了。

  就连窗户,还是那种老式的推开式木质上下两块小玻璃的窗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