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412章坦白交代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5054 2020-11-17 17:20

  

   “我可以说。”

  章一飞此时看起来非常的平静,对于自己做过的事情,也没有任何狡辩的意思。

  警察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钟天正啊香把现场围观的村民进行了劝退处理,原本进行到一半的丧葬活动也被叫停。

  室内。

  空旷的堂屋里。

  只剩下钟天正啊香以及章一飞三人。

  啊香打开手机放在一边,对现场进行着拍摄记录。

  钟天正章一飞相对而坐。

  “你为什么要杀死你自己的父亲?你的作案动机是什么?”

  钟天正点上了一支香烟,率先开口。

  他有些不明白,章一飞的作案动机是什么?

  按照外公的说法,老章生前对自己的儿子可是宠爱有加的,什么东西都是惯着他的,也从来没有打骂过他,所以他们的家庭关系应该是非常和谐才对的。

  再说了。

  章一飞现在不是以饭菜口味不同的借口,把老章往外面赶么?

  如果一个人真的不想尽赡养的义务,完全有一万种办法把人给赶出来,没有那个必要去杀死对方才对啊。

  “我的作案动机?没有作案动机。”

  章一飞仰头长叹,看着天花板,整个人略微的出神。

  良久。

  他搓了搓自己的脸蛋子,整个人看上去有些疲惫:“如果真的要说作案动机的话,那么只能说冲动杀人吧。”

  “说说你的作案过程。”

  钟天正眯眼看着章一飞,并没有再去纠结这个作案动机的问题。

  “那天,也就是你们之前所了解到的一样,我下去镇上买鞭炮来着,但是没有车上来,所以我就空手而归了,但是在路上,我远远的就看到了老爷子的背影,我看到了他手里拎着一瓶子农药,就这么拎在手里,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一时恶向胆边生了。”

  章一飞略作停顿,说起当天的事情来,语气中略带叹息。

  “等一下。”

  钟天正叫停了他的说话,反问道:“你当时不是跟我说,你有严重近视嘛?距离一远就看不出人的样子了。”

  要知道。

  当时章一飞在跟自己说这件事的时候,自己没有发觉任何不对的地方,就连恶魔之眼也没有给自己任何的提示。

  “这个只是相对而言的。”

  章一飞撇了撇嘴:“我确实有近视眼,但是一个跟你生活了几年乃至几十年的人,哪怕隔得再远一点,你看着这个外形,基本上也就能猜出来的,对不对?”

  “行,你继续说。”

  钟天正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我远远的就看到了老爷子,所以我就快步的跟了上去,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我逐渐看清他手里拎着一罐子农药,那时候,我多少已经猜到了一些。”

  章一飞开始陷入了回忆。

  ……

  春节了。

  农村里过年的气氛很浓郁。

  走在马路上,时不时就能听到马路两边上的田地有,有三两个小孩正围在一起放着鞭炮。

  章一飞看着前面拎着农药罐子的章老爷子,步伐加快的跟在了后面,但是也没有离着太近。

  很快。

  章老爷子走到了马路的拐角处,他略微思考了一下,折身走上后面的田地里。

  “哎。”

  章老爷子叹了口气,走到草垛边上,挨着就坐了下来。

  他把手里的农药罐子随意的丢在了一边,伸手从兜里摸出三块钱一包的芙蓉香烟,叼进嘴里,划开一根火柴把香烟点上。

  “想当年,老子征战南北,保家卫国的时候是何等的恩仇快意。”

  章老爷子自言自语的唠叨到:“想不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到年老的时候,竟然落了个居无定所的下场,真他娘的憋屈。”

  这完全是发自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一时间,不由感慨万千。

  起初。

  今天三个儿女在议论自己的去处问题的时候,他当时心里别提有多难过了。

  随即脑子一热,气愤的自己一个人出来了,来到小卖部,买了罐农药准备喝药自杀。

  人的思想是不稳定的。

  气在头上的老章想自杀,但是真的买到农药以后,他的情绪又逐渐偏向稳定,心里自杀的念头基本上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没有到最后的绝望关头,没有人会想去死。

  章老爷子也是一样。

  所以。

  他觉得,自己找个地方安静一下,等到天黑的时候再回去,顺便再吓吓自己的儿女。

  就在章老闷头裹着烟头的时候。

  “沙沙沙。”

  田埂上响起鞋底跟雪地的摩擦声。

  章老闻声抬头。

  看到了自己的儿子,章一飞。

  “你怎么过来了。”

  章老嘟囔了一声,然后低头嘬了口香烟:“你不是出去了嘛,还是不放心我,跟在我后面过来了。”

  “我这不是怕你出事么。”

  章一飞看着坐在那里的老爷子,跨步走到他的边上,挨着他也坐了下来。

  “他娘的,你都找了个借口要把我往外面推了,还担心我个锤子。”

  章老文化水平不高,说话也比较的粗犷:“行了,这里没有外人,你就甭跟我装了,都这个份上了,还有必要装来装去的么。”

  “……”

  章一飞闻言无语,没有说话。

  “呵,还真被我说中了啊。”

  章老龇牙冷笑一声,大口裹着香烟:“我今天就把话给你放在这里了,我是不会从这个家离开的,我是你老子,哪有把自家老子往外面赶的,说到哪里去都不合常理!”

  “爸,不是我不愿意跟你住。”

  章一飞咬了咬牙:“你看咱们住在一起,饭菜什么的总不能对你的口味吧?再说了,跟我们住在一起,你睡的那么早,每次都要催着我们睡觉。”

  “简单点来说,咱们就是生活习性不合。”

  章一飞叹了口气:“又不是不养你,每个月都给你生活费的,你老就将就着下去住呗,你看大爷爷,不也是住在下面么,多大的事情啊。”

  “呵,你有点意思昂。”

  章老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笑了:“老子还年轻的时候,还能帮你带小孩的时候,你怎么就不赶我走了?现在我年纪大了,孙子也给你带出来了,你就赶我走了?”

  “我告诉你,没这个道理!”

  章老语气无比梆硬的说到:“你大爷爷他那房子是还能住,你看看咱们那老房子,哪里还能住人?老子辛苦一辈子,就给你当牛做马啊?做人有没有一点良心的?”

  “……”

  章一飞再次语塞。

  面对章老的连连质问,他是真的一点反驳的话都没有的。

  “爸,你别这样,你看小也就要结婚了,咱们家就那么点大的地儿,你说对吧。”章一飞苦口婆心的劝了一句:“没那个必要对不对。”

  “因为他要结婚了,所以把我往外面赶呗?”

  章老冷笑一声,掐灭手里的烟蒂:“我为你们活一辈子了,这一次我不愿意再迁就你们,我不走,就这么个事情。”

  “那好吧。”

  章一飞目光闪烁的看着章老,视线落在了地上的农药罐子上。

  “滋。”

  两人突然一下子就都安静了下来。

  空气中。

  就只剩下章一飞皱眉抽烟的声音了。

  “如果你要这个样子,那我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章一飞捡起农药罐子,伸手去拉章老:“那行,走吧,咱们回家再说这个问题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