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416章你永远也不要低估一个老兵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625 2020-11-17 17:20

  另一边。

  彭军家别墅。

  客厅里。

  彭丽跟章也相对而坐。

  章也的脸色的看起来很差,一直皱眉默默的裹着香烟,没有说话。

  这也是能够理解的。

  毕竟家里出了这么一档子荒谬的事情,这以后他们家的名声,估计就差了。

  再者。

  章一飞被抓,后续的处理结果如何还不知道,但是人肯定是要进去的,麻烦事还有很多。

  “好了好了,你不要再抽烟了。”

  彭丽捂着鼻子说了一句,安慰道:“我哥去打听情况了,看飞叔这个事情有没有活动的可能。”

  “……”

  章也鼻子皱了皱,歪头看着彭丽,好一会,他按灭烟头,凑了过去,直勾勾的看着她:“你得让你哥帮帮我们啊!”

  “这不也是尽力而为么,他都已经帮在跑这个事情了。”

  彭丽也知道这个事情的严重性,不敢把话说死:“具体怎么样还是未知的。”

  “丽丽,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我爸判死啊!”

  章也目光闪烁的看着她:“我爸的为人你也知道的,这一次...”

  两人直接就说了起来。

  五分钟以后。

  彭军推开大门走了进来,抖着身上的雪花,然后就看到了客厅里的章也跟彭丽两人。

  “你怎么过来了?”

  彭军皱眉扫了眼客厅里坐着的章也,把手里的黑色塑料袋放在了地上,看着桌上烟灰缸里还在冒着烟的烟蒂,语气不由冷了一分:“丽丽都有身孕了,你还给我抽烟?!脑子里装的什么啊?屎嘛?!烟对小孩有多大危害不知道?畸形知道吗?”

  “……”

  章也顿了一顿,缩了缩脖子没有说话。

  “好了好了,哥,你就别说了,他这不也是心烦不是。”

  彭丽拉着彭军的手臂,示意他不要再说了:“你刚才去了,那边怎么说?”

  “啥也没说。”

  说起这个。

  彭军心里的疑惑又多了几分。

  “那个钟天正,心思挺重的,我跟他说这个事情,他把话说的很死,没的缓。”彭军解开外套拉链,把羽绒服脱了放在一边:“但是我走的时候,他出来送我,跟我说这个案子没有这么简单,或许有另外的情况。”

  “他这是想要点...”

  彭丽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彭军给打断了:“刚开始我也是这么理解的,但是我说给我卡~号的时候,他直接就否认了,那他这话的意思是什么?!”

  “……”

  室内皆沉默了下来。

  “行了,这种东西估计他也操作不了,我还是找找朋友,帮忙找个厉害点的律师吧。”

  彭军松了松衣领子,歪头看着章也:“看你这边什么意思吧,如果你不想在辩护一下的话那我也就不忙合了,你要是想好好的辩护一下看看有没有转机,那我就给你联系,你准备好钱就行。”

  章也坐在沙发上,同样也是直视着彭军,没有说话。

  良久。

  他瓮声瓮气的开口了:“辩护肯定是要的,但是钱我也没有。”

  “那我也没办法了。”

  彭军耸肩摇头。

  章也目光闪烁的看着章也:“大舅哥,要不你借我点呗?”

  ……

  一连三天就过去了。

  警方这几天,就一直在围绕着章一飞的口供在进行调查。

  章老的死亡地点,初步的现场勘察也结束了,但是基本上没有什么太过于有用的线索,毕竟这个地方都过去这么久了,而且当时现场被破坏的挺厉害的。

  这个时候。

  钟天正跟啊香当时现场勘察提取的东西就发挥了作用。

  化验组对这些雪化水进行了成分分析,里面含有大量的农药成分,再配合着啊香当时拍下的视频以及照片证据,验证了他们当时的推断基本吻合。

  负责这个案件的是个三十六岁的老刑警,叫刑天。

  他的形象有点突出,一米七五的身高,很瘦,地中海,光秃秃的头顶很显眼。

  “结合钟警官跟啊香警官两位提供的信息,我的推断大致也跟两位一样。”

  刑队把桌面上的一大堆资料铺开了来,用笔尖指着自己的推断道:“按照章一飞所说,是他强行把农药灌进他父亲也就是死者的嘴里,现场的痕迹也符合他的说法,这些农药残留应该就是在挣扎过程中留下的。”

  “但是钟警官的意思,还是有点偏差?”

  刑队笔尖敲了敲桌面,伸手点上了一根香烟抽了起来:“按照你的意思,章一飞在强行往死者嘴里灌农药的话,灌不进去?”

  “是的。”

  钟天正微微皱眉,解释到:“如同我强行往你嘴里灌农药一样,可以灌进去,但是没有那么轻松。”

  刑队反驳道:“你要知道,死者可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很容易抵抗乏力的。”

  “但是你别忘了,死者可是个老兵,你永远也不要小看一个老兵,只要是老兵,那就实力一定很恐怖,跟年龄没有关系。”

  钟天正据理力争:“要知道,抗战他参加了五年,越过Y绿江的战争他也去了,虽然现在的电视剧拍的有些夸张,但是肉搏战肯定是经常有的,他能在战场上活下来,足够说明他的战斗经验应该是非常非常非常丰富的!”

  说起这个的时候。

  钟天正特地着重的用了几个非常。

  这不是言过其实。

  一个真枪~实弹,经历了无数炮火的老兵,比任何一个没上过战场的精英兵都要强,而且是强很多。

  “你想象一下哈,一个战斗经验非常足的人,即便他已经年老体衰了,但是他的肢体习惯早就形成,当有人要对其发出威胁生命的攻击,他会下意识的做出反抗,这种反抗不是现在的人打架斗殴的那种反抗了,那将会是简单粗暴的直逼生命的反抗。”

  “你信不信,即便是我们两个人,要是想给他灌农药,在不在他的身体上留下任何伤痕的情况下,是不可能灌进去的。”

  钟天正发出了自己的疑问:“现在问题的关键就是在这里,他被人强行灌了农药,身上还没有留下任何伤痕,这是不大现实的。”

  “章一飞说他是强行灌进去的,这不科学。”

  钟天正摇了摇头:“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毒杀他,只有先诱骗其张嘴再利用老年人反应速度变慢的这个点,凶手才能得逞。”

  “也就是说,凶手不是章一飞?”

  刑队皱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