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609章转机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3191 2020-11-17 17:20

   “他们之间有资金来往?”

  钟天正不由眉头一挑:“孟一川跟陈佳妮我都接触过,陈佳妮一定程度还是比较依赖孟一川的,有没有可能是钱转给孟一川,然后他去操作客户业务?”

  “对,资金上的来往,而且是大额的。”

  颜昭兴点了点头,随即解释到:“孟一川的银行账户流水我也查过了,这些钱并不是用来做公司业务的,而是被他转走到了别人的账户上去了,我看名字,估计应该是亲人什么之类的。”

  换句话来说。

  陈佳妮在自己一直都是亏损的情况下,还频繁给孟一川钱,这是一个非常离谱奇怪的行为。

  他们之间,到底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这一点。

  钟天正保持了充分的好奇。

  不过,钟天正现在Get的点明显不是这个,他很敏锐的捕捉到了颜昭兴刚才说的话:“等等,你这又是怎么知道孟一川银行流水的情况?通过警局?”

  听到钟天正的这句话,边上的啊香也忍不住凑了过来,水灵灵的卡姿兰大眼中充满着求知欲。

  “不是。”

  颜昭兴摇了摇头,并不避讳:“还是我哥帮我弄的。”

  “靠。”

  钟天正对颜昭兴的这种行为表示深深的鄙夷与不屑。

  切。

  不就是有个牛皮的哥哥么?

  再说了。

  随便查别人的银行流水,这是违法的好吧?!

  不过。

  眼下这个也不是重点啦。

  “所以吧,我觉得,陈佳妮跟孟一川之间,应该多少还是有点问题的,至少不是我们表面上所了解的这样,他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是不和谐的。”

  颜昭兴琢磨了一下子,做出了自己的推断:“有时间没有?跟我一起去陈佳妮家里看看?”

  “行的呀。”

  钟天正看了眼自己手上的腕表:“现在是十三点十分,要不这样吧,吃完晚饭咱们一起过去好吧?”

  “我擦!”

  颜昭兴下意识的吐槽道:“你这是什么脑回路,现在刚好是吃中饭的时间,你跟我约在晚饭以后过去?下午约了妹子还是约了案子昂?小心我跟弟妹告状去。”

  “切,其实时间不时间的无所谓,主要是我喜欢晚上去。”

  钟天正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主要原因吧,黑夜,可以遮盖住很多东西,同样,也能曝光出很多东西。”

  “额...”

  颜昭兴微微一愣:“你现在怎么这么神棍了?晚上不晚上的有差别?咱们是去调查,又不是去作案,需要借助夜色掩护。”

  “你信我的,准没错的。”

  钟天正深以为然的肯定到。

  “行吧行吧。”

  颜昭兴倒也没有再坚持什么,两人又说了几句以后,这才挂断电话。

  下午的这段时间。

  钟天正并没有进去,而是坐在了外面的凳子上,桌子上摆着笔跟纸,时不时的就会写上几句,梳理思路。

  自从大~师级空间构想力升级为宗师级以后,钟天正用笔跟纸来记录梳理案情的这个习惯就逐渐用的少了,主要是宗师级空间构想力足够强大,完全不需要纸笔来辅助思考。

  但是这个案子上,迷离的太久了,所以钟天正这才重操旧业,重新拾起了笔来。

  “滋...”

  钟天正安静的坐在座位上,怔怔的看着外面是不是车辆开过的马路,在这个相对独立的空间里,宗师级空间构想力发散,把目前掌握的所有线索逐一呈现。

  下午跟颜昭兴的通话,毫无疑问,他的怀疑方向已经从匿名者身上转移到了陈佳妮身上来。

  他所说的一切,基本上都是围绕陈佳妮来展开了,他最近的调查重心也完全都在陈佳妮身上。

  这么多事实摆在眼前,不用说钟天正也知道,颜昭兴这货是在怀疑陈佳妮。

  怀疑陈佳妮,钟天正也是完全赞同的。

  按照他们的猜想,现在的陈佳妮是完全具备作案动机的。

  一个负债累累的人,还一直持续性对外输出大量的无用资金,这本身就说不过去。

  毕竟。

  负债,是让人非常累的一件事。

  这一点,想必有过负债的人应该都是深有体会的。

  当然。

  那些假精致的人又是排除在外的。

  对于那些假精致的人来说,只要现实不是太崩,他们就无所谓的。

  但是陈佳妮这种人,本身就是一个很有钱的主,从很精致的日子逐渐堕落到日子紧巴巴的靠贷款度日的生活,这种现状她应该非常排斥才对啊,为何还要给孟一川大量的钱,而且是持续性的?

  钟天正能猜到的理由只有一个。

  陈佳妮要么是有什么把柄被孟一川抓在手里,要么就是被孟一川给胁迫了。

  孟一川以这个把柄来要挟陈佳妮,迫使她乖乖照做。

  鉴于他们之间的这种暧昧不清,见不得光的关系,钟天正的脑海里下意识的就想到了那种常规操作。

  落照威胁?

  偷拍了一些不可描述的小视频威胁?

  只不过。

  片刻之间。

  钟天正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想。

  这种威胁手段,既有效果,又没有效果。

  为什么这么说。

  类似与这种果照威胁手段,大家在新闻上看的都比较多,但是这类的新闻都有一个通性。

  那就是。

  这类的事情,要么发生在普通的民众之间。

  比如说市民A用果照威胁市民B,市民B害怕自己的隐私被曝光,面对敲诈勒索只能被迫求和,直到勒索到一定地步自己已无力承担,这才会报警处理。

  要么就是发生在一些圈子。

  比如说娱乐圈。

  他们这种人,都是害怕被曝光的那种,所以往往都能被胁迫。

  但是。

  像陈佳妮这种也算的上是个老板的人了,用果照去威胁她,这种手段就显得有些愚蠢了。

  第一。

  她们这种人,并不是很在乎这类的威胁,只要有钱赚,有些东西倒也没那么重要。

  第二。

  你用这种手段去威胁她,人家有一百种方法来处理你的。

  简单来说。

  都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这种下作的手段,并没有那么有效。

  那么。

  孟一川是怎么做到的呢?

  让一个本就负债累累的人还持续给他输出资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