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402章目击证人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621 2020-11-17 17:20

  两人今天的行走路线,钟天正在事先也是有过计算的。

  先询问章一飞。

  再去询问目击证人,也就是当时发现最先发现老章喝药自杀的人。

  最后。

  他们需要去到事发地点,也就是老章喝药的地方。

  之所以这么规划。

  是因为事发现场基本上已经被破坏的差不多了,该留下的线索还会在现场,没有的线索也就没有了,倒不如先行询问有关的人,根据他们的描述再与现场对比。

  昨晚上他们在小卖部询问小女孩细节的事情,不出意外肯定会有人帮忙传到章一飞的耳中,所以钟天正需要一晚上的沉淀时间。

  他需要给章一飞一个自我斗争跟心慌的过程。

  但是在今天的询问中。

  章一飞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不正常。

  还有这个章也,表现的也没有任何的异常的地方。

  他的反应虽然足够激烈。

  但是换位思考一下,他的表现也就合情合理了。

  这种事情换做是发生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会排斥他们的调查的。

  ……

  十分钟以后。

  钟天正啊香出现在一排老房子面前。

  这一排的房子确实都很老了,还是那种年代很悠久的泥土房。

  墙体都是用泥土夯制成大块的那种正方形,一层一层叠加上去的,上下两层,顶部则是瓦片。

  还别说,这种房子有个很大的好处,那就是保暖。

  但要说坏处,那就是一大把了。

  坚固性不好啊等等之类的。

  像农村里的这种老房子,当初在修建的时候,那也都是一家挨着一家一同修建的。

  这一排房子有足足有四户人家,一家挨一家。

  现在政策越来越严格,用耕地来建房子的情况越来越少见了,宅基地紧张,按照道理来说,这种房子早就应该被拆掉了然后在原基础上重新修建。

  之所以这一排房子还得以保留到现在,很大一个原因就是它们的建筑方式。

  当初房子在修建的时候就是一户挨着一户。

  如果你要单方面拆除一户是不成立的。

  你拆一户另外一户的墙肯定跟着也倒了,所以你也不敢拆。

  这一排四户人家。

  另外三户早已经就荒废掉了,根本没有人住,大多都是用来收干柴之类的杂物间。

  钟天正啊香之所以来到了这里。

  因为当时发现老章的人,就住在这里。

  门没有关。

  门口还残留着红色的鞭炮碎屑,应该是有人过来拜年。

  一个高高瘦瘦的老者坐在里面,身上盖着被子围着炉灶烤火,整个人也就是那种很安静的状态,默默的看着前面发呆。

  来这里之前就特地打听过了。

  住在这里的是个得有八十多岁的老大爷了,在村里也是长寿的老爷了。

  当初村子刚形成的时候,大家都是有点血缘关系的,随着分支越来越开,血缘关系也就越来越淡。

  按照亲属关系来划分,钟天正应该叫他大爷爷。

  大爷爷有四个儿子,很早以前就独立分出去了。

  他现在就自己一个人住在这里。

  “大爷爷,你好呀。”

  钟天正带着啊香走了进去,打着招呼。

  钟天正跟他打招呼,彭老也没有给出任何的回应,应该是没有听到。

  估计是两人进来,挡住了门口的光,大爷爷有感,这才转头过来看着他们两个。

  大爷爷戴着一个黑色的毛线帽子,穿着厚厚的袄子,脸上很多老年斑,浑浊的双眼略微显得有些黯淡,他冲两人点了点头:“你们是谁啊。”

  他说的是方言,幸好钟天正多少听熊小彩同志说过一些,所以交流起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障碍。

  倒是啊香。

  只能在边上,像个憨妹妹默默的陪着笑脸。

  “彭爷爷的外孙。”

  “什么?”

  果然。

  老人家听力有些退化,只是侧着脑袋又问了一句。

  钟天正只得靠近他的耳朵边,说话的声音大了几分,连续交流了好几句,总算把自己的亲戚关系说明白了,然后也就直接问起来当时的情况。

  “啊,你说老章啊!”

  一说起这个事情,大爷爷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又再次跟钟天正说了起来:“是这么回事的,那天下午,我闲的不知道干什么,所以我就出去转悠了,然后就在田里看到了老章,就开始喊人,后来别人听到了就过来了。”

  钟天正顿时一愣,原本他还准备好好听一下的,谁知道大爷爷一句话就把事情给说完了。

  “唉,老章也是个苦命的人,当时来我们村的时候,那是什么都没有,全是靠着自己的双手把一个家给支起来了,但是没想到竟然最后喝农药自杀了。”

  老年人说话的机会很少,一般也不会有人过来跟他们说话,所以大爷爷一时间发表着自己的感慨。

  “是是。”

  钟天正摸出香烟,递给大爷爷一根,帮他把火点上。

  他略微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才问道:“您当时在发现老章的时候,还看到有什么其他的人么?就是附近啊周围什么的,或者有其他人走过路过。”

  “没有。”

  大爷爷小口的吸了口烟,摇了摇头:“我当时发现他的时候,就看到他已经不行了,离着我怕是也有蛮远的,整个人倒在那草垛后面,哀嚎着。”

  “啊?”

  钟天正再次一愣。

  老章喝下的农药,虽然没有让他当场死亡,但是也足够让他半死了。

  讲道理来说。

  即便他喝完农药后没有失去意识,人的本能促使他发出痛苦的声音,但是哀嚎声应该也不大啊,如果声音够大,应该是被别人发现而已。

  那么问题来了。

  大爷爷是一个你在他面前说话,他都听不怎么清楚的人,他又是怎么听到这个痛苦的哀嚎的?

  为了确定这个小问题,所以钟天正再次确认的问道:“当时你们离着有多远?”

  “二十多米吧。”

  大爷爷伸手比划了一下:“我那个时候刚从后山上下来,走在最上面的田埂上,他是处于中间位置田里的草垛后面。”

  他这么一说,钟天正脑海里的画面就出来了。

  大爷爷站在最高处的位置,看到了处于中等高度的稻田里的老章。

  那他这个视角,岂不是视野很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