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268章暴怒的王一伟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696 2020-11-17 17:20

  “啊!”

  孙沁沁猛地惊叫一声,整个人的身子因为过度紧张,收到了惊吓后条件反射剧烈的哆嗦了一下,桌上的鼠标都被打翻在地。

  呆滞了得有好几秒钟。

  孙沁沁这才硬着头皮,缓缓转身。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王一伟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王一伟穿着睡袍背着双手面无表情,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她。

  “伟、伟、伟哥...”

  孙沁沁支支吾吾的张嘴。

  “我说了,你好像有点热。”

  王一伟语气生硬,往前走了两步,双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抽过书桌上纸盒里的卫生纸,开始擦拭着她的后背起来:“你看看你,这后背都冒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来了,怎么,心里发虚啊?”

  “没,没,就是一下子,突然...有点不舒服。”

  孙沁沁强忍着内心的慌张,控制着自己的语气尽量不要让自己太过于异常:“伟哥,你不是睡了么?”

  “睡不着也就起来看看了。”

  王一伟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把手里的卫生纸给丢到了一边,意味深长的说到:“你的身体在微微发抖,看来你这病,病的不轻啊。”

  “没,没。”

  孙沁沁咧嘴,强颜欢笑,但是怎么看都是皮笑肉不笑。

  “哦,没病那就好。”

  王一伟点了点头,折身把边上的椅子搬了过来,在孙沁沁的对面坐下,从睡袍的兜里摸出香烟来。

  孙沁沁全程注视着他的动作,立刻抓起书桌上的火柴来,划开递了上去。

  王一伟脑袋凑上来开始点烟,冒出青烟以后,手指这才轻轻拍了拍孙沁沁点火的手,示意她可以拿开了。

  “呼。”

  王一伟吐出一道细长的烟线,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孙沁沁,准确点来说,应该是看着她盘起来的头发:“你这头发扎的挺好的昂?”

  孙沁沁忍不住紧了紧手心:“还,还好。”

  “你不准备对我说些什么?”

  “说什么?”

  孙沁沁硬着头皮故作茫然回答道。

  她现在还存着一丝侥幸。

  她在赌。

  赌王一伟才进来,没看到她刚才的操作。

  “没事。”

  王一伟摆了摆手,弹了下烟灰,自顾自的说到:“你跟了我多久了?”

  不等孙沁沁回答,他又自行回答了:“算上今天,一年零三个月,你跟我好了以后我没有亏待你吧?好吃好喝的都不差你事吧?认识的第二个月我就把你领回来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别的女人进过这个别墅吧?对吧?”

  “是..是的。”

  孙沁沁脑袋低垂。

  “看来你也记得啊,我还以为你忘记了。”

  王一伟点了点头,说话的分贝突然提高了几个分贝:“草你妈,老子这样对你,你竟然想搞我?!”

  下一秒。

  他伸出大手直接抓住了孙沁沁盘起来的丸子头:“来,你告诉我,这里面是什么?!”

  “啊。”

  孙沁沁惨叫一声,立刻伸手抓着王一伟的手掌,护住自己的头发。

  “撒手!”

  王一伟怒吼一声,再次用了用了,但是孙沁沁反抗的厉害,几番拉扯下,他直接把人给推到了在了地上,头发散落。

  “伟哥,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孙沁沁咬着嘴巴,手里紧紧的抓着U盘哭到:“这只是我的一个习惯性的动作,你怎么就可以怀疑我。”

  “呵,呵呵。”

  王一伟冷笑了起来,大跨步出去,没几秒钟折返回来,手里抓着一把白色的药丸,一粒粒丢在了孙沁沁的身上:“来,仔细看看,这个药丸是不是很眼熟?”

  孙沁沁扫了眼地上的药丸,心情瞬间跌倒了谷底,最后一丝狡辩的幻想彻底破灭。

  “你暗中换了我的药,草你&妈&的。”

  王一伟一脚把药丸踩在脚底,碾压成粉末:“没想到吧,被我发现了,晚上我吃的药不是你换的安眠药,那只是一片普通的维C片。”

  “把手机交出来。”

  王一伟冷眼看着孙沁沁,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伸出手来。

  “不..”

  孙沁沁目光闪烁,转而变得无比的坚决,毅然的摇了摇头。

  “草!”

  王一伟再也控制不住怒火,重重的裹了口烟蒂,掐着没灭的烟头直接按压在孙沁沁的手臂上,直接上手殴打。

  ……

  别墅外围。

  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子压低着脑袋快速的行走着,整个面部被口罩捂得严严实实。

  到达别墅口以后,男子左右查看了一番,直接翻越围栏进入。

  鸭舌帽男子扫了眼二楼没有熄灭的灯光,身手敏捷的顺着铁质的排水管道,手脚并用踩着窗户栏杆直接爬了上去。

  离着别墅十米左右的林荫道上。

  一台黑色的本田停在路边。

  车内。

  两个便衣精神萎靡的坐在里面。

  “啊。”

  年轻的便衣打了个哈欠,百无聊赖的打开手机看了眼时间:“师傅,你说咱们这得蹲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蹲着就是了,记得准时向上面汇报情况。”

  中年便衣随口回应了一句,从放低的驾驶座坐了起来,扫了眼别墅:“蹲点没有其他的技巧,就是熬,要么熬死嫌疑人,要么熬死自己,你知道...”

  话说到一半。

  中年便衣看向别墅的眼神明显一滞,快速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你看二楼墙上,是不是有个人?”

  “是,是个人!”

  年轻便衣看了一眼,立刻肯定的回答到。

  “报告,抄家伙!”

  中年便衣语速很快的命令到,摸出随身携带的警用电棍,开门下车,贴着林荫道的绿化带,蹑手蹑脚的摸了过去。

  “是。”

  年轻便衣快速的发了个消息,随即摸出橡胶警棍跟了下来。

  此时。

  他只感觉自己浑身热血上涌,肾上腺素急速分泌。

  好几天的蹲守,终于有转机了,整个人激动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两人一前一后的摸了上去。

  二楼窗台上的人毫无知觉。

  ……

  别墅二楼。

  此时。

  孙沁沁鼻青脸肿的坐在地上,低沉的哭泣了起来,她的鼻孔里,在蹭蹭的往外冒着鼻血,手里紧紧攥着的手机跟U盘并没有松开。

  王一伟双手叉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目光落在了书桌边上插着的棒球棍上,随即把棒球棍抡了起来。

  “我最后说一次,松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