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32章落幕卷终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914 2020-11-17 17:20

  独栋别墅。

  一大早。

  里面就传来嘶吼声。

  “废物!一群废物!”

  项强华用力的拍着茶座,身子气的直颤抖:“一个晚上,一个晚上你们都没能找到他?!我要你们有什么用!”

  昨天晚上。

  助手临时召集了项氏集团几乎全部人手,对吴长青住所周围一片范围进行了搜查,小宾馆网吧之类的地方找遍了,但是没有找到他。

  众人噤若寒蝉,没有人敢插嘴说话。

  “滚,继续去找,一定要把他给我找到!”

  项强华愤怒的吼了一句,把众人赶走,端起已经泡了一晚上早已经没有味道的茶壶来倒了杯白水喝了一口。

  昨天晚上。

  他一晚上都没能睡着,就对着茶台喝水了。

  吴长青找不到,那么他就可能去找警察,这小子以前又替自己做了不少事,难免给自己抖出点什么麻烦,万一警察根据他的描述,捕捉到了什么疑点往下查,那就是源源不断的麻烦。

  同时。

  他心里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是谁对吴长青动手了?!自己明明没有安排人这么做,那么偷袭吴长青的这个人是谁?!

  这时候。

  管家从外面快步进来:“项总,有警察上门。”

  “嗯?”

  项强华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让他们进来吧。”说着起身,又重新换了茶叶,烧水泡茶。

  “项总好雅兴啊。”

  李组长牵头,后面跟着啊香小张小李三人:“一大清早的就起来泡茶喝了。”

  “啊。”

  项强华恢复了以往云淡风轻的样子,卷了卷自己的袖口:“来,坐下喝一杯?刚泡的茶。”

  “心领,不过我们警局的茶也不错。”

  李组长摆了摆手,直接出具了传唤令:“这是请你跟我们走一趟的手续,麻烦你配合一下。”

  “……”

  项强华深深的看了眼李组长,倒也没有反抗:“呵呵,手续倒是做的挺全的,我就陪你走一趟,不过我先告诉你,请神容易送神难呐。”

  “哎,好嘞。”

  李组长微微一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您放心,我们肯定会照顾好您这尊大神的,项氏集团可不是什么小角色。”

  “呵!”

  项强华冷笑一声,跟管家交待了几句,随即出门。

  ……

  “咱们就先说说,这三十三万的事情吧。”

  李组长亲自审讯,开门见山:“三月十八号那天晚上,你让吴长青拎着三十三万的现金去吴中路那边,把钱交给了我们已经逮捕的匿名者,有没有这么一回事?”

  项强华眼皮子跳了跳,沉声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那咱们来听听这个吧。”

  李组长伸了伸手,啊香随即把录音对话放了出来。

  “长青呐,你一会帮我去做一件事。”

  “嗯。”

  “你把这袋子拎到吴中路那边,具体会有人再跟你联系的。”

  “好。”

  “注意观察四周。”

  “行。”

  “行,你去吧。”

  “这里面是什么?”

  “不该问的不要问,你应该知道这一点。”

  “您不相信我?我这个人,做人做事,还是要做到心里有数。”

  “三十三万现金。”

  “你放心我?”

  “我有什么不放心你的。”

  “那我去了。”

  对话到此结束。

  项强华的眉头一下子就皱起来了:“李警官,你知道我什么身份吧?这种粗滥的污蔑手段,你们也相信?”

  “是不是别人污蔑你,咱们验证一下不就对了?一个人再怎么改变,声音还是改变不了的,如果你需要,咱们可以做技术鉴定。”

  李组长拧开保温杯,美美的喝了一口枸杞菊花茶,杯口还冒着热气儿:“你最近可能回不去了,我们得好好的调查调查你了,这三十三万,你送给了匿名者,匿名者牵扯到了很多案子,也是杀害我们警员钟天正的凶手,呵呵,项总财大气粗啊,竟然给一个凶杀组织提供资金支持。”

  “我否认。”

  项强华摊了摊手:“在我的律师到来之前,我什么也不会再说了。”

  “您随意。”

  李组长同样无所谓的摊了摊手:“对了,给你看看吴长青吧,人家还跟我说了,要当面跟你对话呢。”

  按理说,这两人是不能见面的。

  但是李组长却允了,因为他还有其他用意。

  说着。

  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受伤的吴长青被警员送了进来,两人眼神对视,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吴长青目光冷冽的质问道:“为什么要杀我灭口?!”

  “我没有。”

  项强华摆了摆手:“我杀你做什么,我是一个大企业家,无冤无仇的,犯得着对你一个普通人下手?”

  第一:他确实没有下令。

  第二:就算是他做的,他也不可能在这种场合说出来。

  “你是不是在听到这段录音的时候心里非常的震惊?没有想到吧?我竟然还留了一手吧?”

  吴长青冷笑了一声,再次质问:“我就问你,是不是你让人对我下手的?如果你不说,我还有其他的猛料,不介意拿出来。”

  “你....”

  项强华下意识的想要反驳,但是话到了嘴边,莫名的虚了起来,显得底气不足,这个时候,他反而不确定,吴长青嘴里所说的证据,到底是什么证据了。

  “不是我。”

  项强华再次摇头。

  “既然你做初一,那就不要怪我十五了。”

  吴长青拖着自己受伤的腿挪动到了李组长的身边,再次从兜里摸出一个U盘来摆在了桌上:“你们再听听这个,差不多就知道钟天正为什么会死了!这是一起早就有的预谋谋杀。”

  “!”

  项强华的眉毛再次一挑,目光怨毒的看着吴长青,一字不说。

  “新的证据?”

  李组长深深的看了吴长青一眼,伸手接过这个U盘插入隔壁的电脑,很快,音频就播放了起来。

  这里面总共录了两段对话。

  第一段对话,是项强华跟向问天的对话,那一次正好是向问天来家里找项强华借钱的事情,双方最终的合作意向就是:你出钱帮我,我帮你弄死钟天正。

  第二段对话,是项强华接电话的时候,这一次的对话是他跟匿名者通话的内容,双方再次达成一个合作:你出钱赞助我,我帮你弄死钟天正。

  (具体的对话内容我就不重复了,在前面五百二十多章前后的时候有说过,重复再写一次是骗字数。)

  当这两段录音播放完毕。

  室内所有的人皆全部落在了吴长青身上,这个看上去不善言语甚至是有些古板的中年男人身上。

  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带来了这么劲爆的证据。

  在这些证据面前。

  如果都是真的,项强华可以立刻逮捕。

  “不可能!不可能!”

  项强华坐在椅子上,眼睛瞪得老大,喃喃自语不停的摇着头:“不可能的,怎么会,怎么会这样!”说着他如同疯了一般,快速的冲了上去,死死的抓着吴长青的手臂:“怎么会这样!你#他#妈是怎么做到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滚开吧,你个老东西!”

  吴长青毫不客气的推开了项强华,眼神冷漠的看着他:“从吴昊被抓进去以后,我就已经开始烦你们了!”

  边上的同志赶紧冲了上去,把两人看好,防止两人再度发生什么肢体冲突。

  “为什么!为什么!”

  项强华牙关紧咬,恨不得把吴长青一口吃掉。

  “呵呵,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

  吴长青冷冷的看着他,哼笑了一声:“你不是自诩对我们兄弟两个人很好么?但是你看看你们都做了什么?”

  “如果不是因为项宇飞,我弟弟吴昊能被连带着抓了进去,在里面蹲上个几年十几年?如果不是因为他,吴昊现在不是好好的?如果不是他,会弄到现在这个地步?”

  “是,没错,吴昊因为项宇飞的原因被抓进去了,是,你是给了他一笔赔偿金,而且数目还不小,但是我从你的身上,只看到了给钱的那种爽快,但是你对这件事并没有任何的歉意。”

  “我甚至在你身上看到了一丝得意,仿佛在说:看到没有,这就是给我家做事的待遇,哪怕是出事了我们在经济上还是会给你们很大的赔偿的,你们没有后顾之忧的。”

  “你忘记了一件事情:我们两个不是亡命徒,我们并不想要什么能赚大把钱的日子,我在你身上没有看到任何一丝一点的歉意,他进去了,拿着这些钱又有什么用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记恨上你了,所以每次你叫我过去给你干活的时候,我都会在身上提前弄好一个迷你的录音笔,把我们之间的对话给录进去,乃至于,我曾经还把一支录音笔放在了你家的沙发下面。”

  “但即便是这样,我还是把一切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我这个人是个念旧的人,在经济上,你对我们两兄弟确实没话说,确实非常的优渥,所以当警察找上门来的时候,我也没有说什么。”

  “你让我走,我也答应了,我没能下的去那个手,我怕我那个傻弟弟从里面出来以后,会说我,但是我没想到,昨天晚上你竟然对我下死手,原来我只不过是一个你可以随时抛弃的棋子而已。”

  “你在金钱上从来没有亏待过我,其实不过是你这个人不缺钱而已,钱对你来说不过是一个棋子而已。”

  “所以,我决定把你捅出来,只有你进去了,我才能安全。”

  吴长青一口气把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直勾勾的看着他:“你也没有资格来质问我,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最后一点:我这个人基本的是非观还是具备了的,项宇飞他自己作死,还把我弟弟也搭进去,这也就算了,而你呢,你非但不觉得项宇飞有错,反而还一心想着怎么报复钟天正。”

  “子不教父之过,上梁不正下梁歪,这句话用在你身上绝对的合适。”

  听完吴长青的话,室内陷入了久久的安静。

  “……”

  李组长惊诧的看着眼前这个站的笔直的中年男人,一时间没有说出话来。

  “好!说的好!”

  项强华棱着眼睛看着他:“好一个上梁不正下梁歪,你是何等层次的人,又怎么能体会我这种感觉?小飞进去了,我手里多大的产业后继无人,你懂这种感觉吗?你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

  吴长青毫不犹豫的回怼:“我没有资格来指责你,但是我有资格来举报你!”

  “好。”

  李组长站了出来,打断了掐架的两人,看向项强华:“在这些面具面前,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要不要我给你申请一下,做一下技术鉴定。”

  “不用了。”

  项强华叹了口气,整个人的精神看上去都疲惫了几分一般:“没错,我确实给他们提供资金上的支持,但是,这能怪我么?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钟天正而起的,这个人死有应得!”

  “如果不是钟天正,项宇飞现在就还好好的,他都已经掌控住公司一部分了,如果没有钟天正,项宇飞已经顺利上位我也可以安心退休把公司交给他了。”

  “所有的一切,都怪钟天正多管闲事,是他把项宇飞害了,所以他必须死,他葬送了项宇飞的大好前程,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说到最后,项强华陷入了一种癫狂的地步。

  “我看你是老糊涂了!”

  啊香冷声的呵斥道:“我们向来就是为了保护人民而存在的,而项宇飞做了什么?无视法律践踏法律,他伏法也是情理当中!”

  眼前这个,身价几百亿的公司老总,表现出来的智商、是非观却如同小孩子一般,实在让人不屑一顾。

  李组长摆了摆,让人把吴长青带了下来,随即对项强华做起了详细的审问来,在证据面前,项强华也没有继续狡辩。

  项宇飞被抓之后,项强华早就已经记恨上钟天正了,所以当向问天找到他的时候,他没有拒绝,提供了资金赞助,而后,向问天的计划失败,而后又跟匿名者合作,为其提供资金上的支持。

  匿名者需要做的就是兑现他们双方的约定,把钟天正干掉。

  而后。

  李组长啊香又再次提审了匿名者陈昇,询问起她与项强华之间的具体详情。

  项强华已经抓捕归案,陈昇在供词上倒也没有继续隐瞒,把与项强华一事全部交待了清楚。

  警方把双反的口供进行了比对,二者所说的基本上吻合一致。

  一周后。

  警方把所有的证据链全部完善以后,正是对外通报了案件,进而转交给了检方。

  至此。

  案件种种千丝万缕的联系,宣告结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