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27章调查项氏集团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736 2020-11-17 17:20

  “三十三万,全部都是现金?”

  啊香虽然早预料到对方可能会选择现金流,没想到这么多钱,她都是给的现金。

  不用电子支付,那么就没法继续往下查询。

  毕竟。

  在上南市,别说一天取三十万三了,取上百万的人也大有人在,这你根本没法去挨个的排查。

  “对,都是现金。”

  章江点了点头,肯定的说到:“我按照她说的去做,拿走了钱把手机放在了那里。”说到这里,他扫了眼不免有些失望的啊香,得意的说到:“但是呢,我留了一个后手。”

  “我把手机放在那里以后,并没有直接上去,而是躲在了角落里,我倒是想要看看,这个拿走手机的人到底是谁。”

  啊香不由多看了他一眼:“你还有后手?”

  章江竟然敢躲在暗处看这个人是谁,这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现场拿走那个手机的人,就是之前堵在我酒店门口戴着鸭舌帽的男子,但是他拿走手机以后,又在隔壁的巷子里跟一个中年男人交谈几句以后才离开的。”

  章也跟着说到:“我怀疑,那个中年男人才是晚上把钱放在那里的人,所以我猜测,他们应该是两伙人。”

  “你不怕?”

  啊香有些不相信他说的,按照章江的这种街溜子性格,遇到这种事情,拿钱走人远离出去才是最佳选择。

  “怕,我太害怕了。”

  章江说到这里显得有些激动,再次给自己点上了一根香烟,吞云吐雾:“我就是太害怕了,所以我才想着要跟他们一手,我怕到时候我拿到这个钱以后,没有命去花,所以我得追踪一下这都是谁安排的。”

  “万一,万一他们事后想对我动手,我可以把我已经知道谁是幕后之主杀了我这件事就会曝光出去来威胁他们,让他们不敢对我动手,这是我在电影里学来的,人总的给自己留一手的嘛。”

  “也许,他们也没有想到,我竟然还敢跟踪他们吧。”

  章也有些得意的裹了口香烟:“鸭舌帽男子离开以后,我就跟在了那个中年男子后面,他上车以后,先是坐在车里打了个电话以后这才离开。”

  “我开着车一路跟着他,回到了他的住处,我没有离开,在车里过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他出门上班的时候,我又远远的跟着他,知道了他在哪里上班。”

  章江说完这些以后,整个人不免有些得意:“怎么样,我这波操作可以吧!他们怎么也猜不到我还有这胆量这骚操作。”

  啊香挑了挑眉,不可置否。

  章江的这波操作她确实是没有想到,谁能想到这种人,心思也有这么缜密谨慎的时候。

  看着卖关子的章江,啊香主动问到:“他在哪里上班?”

  “项氏集团!”

  章江裹了口香烟,悠悠道,然后就盯着啊香,观察她的表情,看到啊香惊讶的表情,他不由龇牙笑了起来。

  这就对了嘛。

  看来自己说出来的信息还是非常有用的。

  确实。

  啊香听到这里名字以后,整个人下意识的就眉毛一挑,眼中闪过一丝惊诧。

  陈蓉案,是她辅助钟天正一手侦办的。

  对于陈蓉案的详细情况她是一清二楚的,杀害陈蓉的真正凶手正是项宇飞。

  项宇飞的家庭背景,就是项氏集团。

  “你确定?”

  啊香说话的声音分贝都高了几分:“你确定他在这里上班?”

  那天晚上给匿名者提供现金的人在项氏集团,项氏集团跟陈蓉案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中间会是巧合么?

  啊香不这么认为。

  “是的,我可以非常的肯定。”

  章江非常满意啊香的这股子求知欲,滔滔不绝:“我亲自确认过了,确定他在这里上班以后,我还特地下车去项氏集团的大楼里转了转,看清楚了这个人的样子,他在这里应该是保安大队长的位置,周围的保安对他都点头哈腰的。”

  啊香听到这里,心里翻起一阵巨浪,看着章也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她收拾着自己的情绪,拿起签字笔,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

  写写画画推理,这是她在钟天正身上学来的。

  如果章江说的都是对的,那么她可以做出如下推测。

  “给匿名者提供资金的是在项氏集团上班的保安大队长,一个大队长工资虽然不错,但肯定不会拿这么多钱出来的。”

  “钟天正曾经查办了陈蓉案,抓住了杀害陈蓉的真正凶手项宇飞。”

  “项氏集团之所以叫项氏集团,因为这个集团的名字就是用项宇飞他爸的名字来名命的。”

  “钟天正因为查匿名者案子,被撞下了山崖,人没了。”

  “那么可不可以这么猜测:钟天正查到了陈蓉案的真正凶手项宇飞,使得项宇飞的家人对他产生了怨恨,想把钟天正置于死地,但是钟天正毕竟是个正儿八经的编制人,他们不能动手,所以他需要借助别人之手。”

  “所以,一番抉择之下,他们找到了匿名者,或者匿名者找上了他,跟他谈合作的事情,匿名者解决钟天正,而他们为匿名者提供钱财。”

  “匿名者缺钱,项宇飞的家人不缺钱,他们只想让钟天正死,那么两者的利益重合在了一起,二者一拍即合!”

  片刻之后。

  笔记本上,啊香娟秀的字体把自己的推测写满了页面。

  李组长坐在边上,看着啊香的推测,连连点头表示认可,匿名者的案子他虽然没有全权负责,但是已知案件,钟天正都对他汇报过,对于案件的详细他心里有数。

  “查!”

  李组长沉声下达命令,说完他看向章江:“你知道那天晚上送钱的那个人是谁对吧?”

  “是,我亲自验证过。”

  章江点了点头:“我记得。”

  “那你跟我们去吧。”

  “不行。”

  章江想也不想就拒绝了:“我靠,警官,我特么这是举报吧?我带着你们去找人,我以后还要不要混了?我怕被人搞死啊。”

  “啊。”

  李组长愣了一下,好像确实也是这个道理,章江说的确实不错,自己得给证人做好保密工作,不过他很快就想出了办法:“不过问题不大,我跟啊香去,到时候拍照片给你,你指认告诉我们是哪个人就行。”

  项氏集团这么大,安保人员很多,但是大队长这个职位的人总不能跟小啰啰一样多吧?

  还是非常好辨认的。

  随即。

  李组长带着啊香以及另外两个警员,驱车前往项氏集团。

  项氏集团在上南市的地位极大,因为它涉及了很多产业,实力雄厚,也正是这样,项氏集团自己家就有一个小的产业园区,里面群都是自家的办公园区。

  项氏集团的董事长叫项强华。

  项强华,也就是项宇飞的老爸,之前有传闻,因为项宇飞杀害陈蓉的案子,项宇飞被抓以后,项强华的心气儿好像一下子就一落千丈,慢慢的开始把手里的权力下放,隐出集团。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项强华还是具备动机的。”

  李组长亲自开车,按照导航的位置开向项氏集团:“不过这件事看起来有点麻烦。”

  “不管有什么麻烦,我也会把他们给揪出来的!”

  啊香坐在副驾驶,目光看着前方,眼神中透露出无比的坚决。

  二十分钟后。

  项氏集团到了,把车子停在停车场,四人直接奔着安保室去了。

  项氏集团的规模确实还可以,不愧是做房地产起家的,就连安保室,占地面积也是相当的广阔,安保休息室里,就连那种可以半躺卧的沙发也给保安们配备了,供他们休息时间使用。

  “我们找一下你们的队长。”

  李组长直接掏出自己的证件,说明了来意:“只要是队长级别的,全部帮我叫过来,有点事情需要你们配合一下。”

  他说话的时候,啊香已经在打量着安保室里的布置,在一侧的企业墙上找到了安保室的组织架构图,这里的队长有四个,四人上面则是两个保安经理,她摸出手机拍照发给了章江。

  没多久。

  章江圈出一个名叫吴长青的人:“就是他。”

  “直接把吴长青队长叫过来吧。”

  啊香转头冲拿出对讲机准备叫人的保安说了一句:“我们就找他。”

  “好。”

  在保安拿出对讲机叫人的时候,啊香又把这个人的照片信息发送给了师心语,让她查询一下吴长青的个人信息情况发给自己。

  “等一下,他现在出去吃饭去了。”

  保安示意他们在边上坐等一下,还从冰箱里拿出了四瓶冰矿泉水来给他们,到底是大户人家,安保人员的态度还是非常好的。

  负责招待的保安打量着他们,随口跟他们聊了起来:“哎,警官,你们找长青干什么?”

  “有些事情了解一下情况。”

  李组长并没有透露具体原因,跟着问道:“不如你跟我们说说吴长青的情况呗?”说着,他摸出自己的白盒软装红塔山递了一根过去,对方倒也没有客气,接了过去。

  保安龇牙笑了笑:“长青队长啊?人挺好的。”

  他也不是傻子,来的这几个人都是警察,可不能瞎说什么事情。

  李组长察觉到对方言语中的警惕,笑了笑:“他的人怎么样你也不用告诉我了,你说说他的个人情况呗?”

  “个人情况?”

  保安愣了一下,跟着道:“没有啥个人情况啊,性格挺好的一个人,然后也没有结婚,脾气挺好的。”

  “好的。”

  李组长笑着摇了摇头,索性也不问了。

  得。

  这些保安,也没有一个傻的。

  知道几人的身份以后,说话就开始滴水不漏了。

  不过这也是实情。

  越是好的公司,哪怕就是这些基层员工,也没有哪一个人是个傻子,个个都是思路灵活的人。

  师心语的办事效率向来都非常快。

  即便信息部门她没有权限查询,但是她也能把信息快速的找出来,这样的资源啊香自然也会利用起来,这样就省的她自己去跟信息部门的人沟通了。

  “吴长青,男,三十岁,未婚...”

  啊香细细的扫视着师心语发过来的PDF资料,视线落在了的师心语特别发消息过来标注的一个点上:“他还有个弟弟,叫吴昊。”

  “吴昊!”

  啊香眉头一皱,总感觉这个人有点熟悉。

  “这是项宇飞案件的电子档。”

  师心语很快再次发过来一个PDF:“你看了你就知道了。”不得不说,自从钟天正出事以后,师心语承担起了辅佐啊香的工作,成为了一大极为重要的助力。

  “谢谢。”

  啊香回了个消息,然后打开文件开始看了起来,看着卷宗她终于是记起来了,这个吴昊是什么人了。

  吴昊。

  项宇飞的保安。

  当初在抓捕项宇飞的时候,地下室发生了大火,吴昊硬是让项宇飞先上去自己殿后,这份忠诚度值得肯定。

  当然。

  他现在在里面已经被判了。

  吴昊。

  吴长青。

  两兄弟。

  啊香瞬间就理出了中间的联系。

  这两兄弟,在项氏集团应该是备受重视的,这也可以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那天晚上是他去送钱。

  吴昊是给项宇飞服务的。

  那么吴长青是给谁?

  约莫等待了十五分钟。

  吴长青出现在了安保室里,扫了李组长一行人一眼:“几位警官找我?”刚才同事给他发了消息告知了他情况。

  “是。”

  啊香点了点头,同时打量起他来。

  吴长青身高得有一米八左右,挺壮实的一个人,国字脸留着标准的板寸头,看着也挺严肃的一个人。

  李组长开门见山:“我问你,四个月前,也就是三月十八号那天晚上,你去了哪里?”

  “嗯?”

  吴长青沉吟了一声,略作思考:“对不起,我不记得了,时间过去的太长了。”

  “我来帮你回忆一下。”

  李组长跟着说到:“三月十八号那天晚上,你拎着一袋子钱,里面总共是三十三万元整的现钞,你开车拿着钱去了吴中路上的一家小宾馆附近,把钱放在了绿化带的灌木丛里。”

  “唰。”

  吴长青的眼睛下意识的收缩了一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