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69章找到据点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908 2020-11-17 17:20

  合约签订。

   一整套流程下来,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了。

   颜昭兴一行人提出了在这里再待几天,李大富自然不会拒绝,钱已经实打实的打进了自己的公司账户 他们再在这里多停留几天,也是非常容易理解的,就是多考察考察嘛。

   钟天正带着他们在村里溜达,直奔隔壁村的下拗口而去。

   “啊香妹子,我怎么发现你这几天特别的开心?”

   颜昭兴调侃着龇牙笑道:“我记得,你之前可是那种不苟言笑的高冷女神。”

   “哼!”

   啊香看上去心情非常不错,并不搭理他,哼着小曲儿,迈着轻快的步子跟在钟天正边上。

   “啧啧啧..”

   颜昭兴自讨没趣:“找到阿正了,这个人看上去就是不一样哈。”

   “我觉得你应该加快步伐走路。”

   钟天正在前面回头看着他:“我发现,你这个人很皮啊。”

   “哈哈。”

   颜昭兴笑着跟了上来,强调了一句:“在你出事之前,我可一直都是这样的好吧,现在好了,记得啊香就开始嫌弃我来了。”

   “滚犊子!”

   钟天正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这两天。

   钟天正全程负责招待他们,虽然记忆丢失,但是他跟啊香之间,并没有丝毫的陌生感,两人这几天相处下来,一切都好似跟以前一样,那种发自心里的亲切感,阻挡不了。

   颜昭兴摸出口袋的香烟点上:“我建议哈,等这次老四的案子结束以后,你们两个可以重新开始交往了!”

   “你家住海边呐!就你一天操心这个操心那个!”

   啊香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嘴角却是忍不住的上扬,跟钟天正接触的这几天,她能明显感觉到,钟天正变了,但是又没有变。

   他还是自己熟悉的那个他。

   “别扯了!”

   钟天正在前面停了下来,皱眉看着下拗口下面广阔的盆地:“闸哥那伙人,曾经有个小弟吞胶囊运毒被抓住了,我事后走访了一下,发现那个小弟,在出事前的一个小时不到倆小时的时间里,出现在了这里。”

   “所以我怀疑,这里会不会有他们的一个根据点。”

   钟天正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正常来说,这种地方,年轻人是不喜欢来的,他在走毒之前却出现在这里,这很可疑。”

   “我赞同。”

   啊香站在钟天正的身边,视线扫过眼前的下拗口:“但是,这里都是梯田式的耕地,也没有任何的建筑,他们要怎么藏?这很不合逻辑。”

   “所以我猜测,他们的根据地,应该是在这附近周围,这里不过是他路过而已。”

   啊香伸手指着眼前看到的盆地:“但是这一片,除了耕地也没有其他的什么东西了,再远处的那边就是边界线了,他们的根据地不可能在国界线以外的。”

   对于她的这个质疑,在场的众人也没有人能够接话。

   “会不会是在其他的地方,有建筑你不知道?”

   颜昭兴尝试性的发出疑问:“毕竟你是外来的人,你不熟悉这里。”

   “不可能的,我都已经走访过了。”

   钟天正摇了摇头,不接受他的这个说法:“那时候我来到这里,我还遇到了一个老大爷,跟我说起这里的故事呢,说那边的山崖上,有个鲤鱼精来着。”

   说着,他还伸手指向了山崖峭壁上:“看到那个大的类似与鱼形状的大石头没有,那里就是了。”

   “……”

   一行人无语。

   “算了算了。”

   颜昭兴摆了摆手:“咱们还是回去吧,我觉得,咱们还是找机会,接触一下闸哥他们那伙人的住所为好,他们那一片设置个地下室偷偷制作洗衣粉,应该是没有人能发现的。”

   “我觉得也是。”

   啊香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闸哥团伙的住所?”

   钟天正听到这里,不由喃喃自语起来,忽然,他眼前一亮,好像是想起来了什么,把手里的烟头掐灭,直接蹲在地上,用树枝在地上画了起来:“你们过来看。”

   “看什么。”

   三人虽然不知道,但还是快步围了上来。

   “刚才你说的话提醒我了。”

   钟天正手里的树枝快速滑动,很快在地上就标出三个点来:“你们注意看,下拗口的位置在这里,马仔被抓获的位置在边界线那边,距离这里完全是两个方向,跟闸哥团伙的住所也是反方向。”

   闸哥团伙的位置在中间。

   边界关口在最右边。

   下拗口在左边。

   “而闸哥这伙人的住所,跟马仔被抓获的边界关口那边,却属于一条线上。”

   一直没有说话的小张插了一嘴:“这有什么问题么?正哥。”

   “你想啊,他要运毒,走之前肯定要先在基地把装有白色的粉末的胶囊吞下去对不对?

   闸哥的住所距离边界关口完全是一个方向,马仔在六点多的时候出现在下拗口,理论上是说不过去的。”

   “所以说。”

   钟天正做出了最后的敲定:“马仔事发前出现在下拗口,绝对是在这里带毒,他先在这里把胶囊吞下去,然后再往最右边的边界关口去的。”

   颜昭兴觉得这说的很有道理,但还是开口反驳:“可是,这里没有合适的地方啊。”

   啊香倒是没着急着说话,看着地上钟天正画出来的地图,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啊香,你怎么看?”

   钟天正还是跟以前一样,饶有兴趣的考验啊香:“你有没有什么猜测。”

   “鲤鱼精!”

   啊香眼睛微眯,指着正前方的山崖峭壁上的鱼形状的石头:“如果说,闸哥他们把据点安排在这里呢?”

   “??”

   颜昭兴徒然皱眉,似乎猜到了什么。

   “你不是说过么,当地的村民对这里的鲤鱼精的传说是非常相信的,甚至是有些害怕,乃至于这里相当一部分的土地都处于荒废的状态。”

   “也就是说,这里很少有人来,那么把据点设置在这里最合适不过了。”

   啊香侃侃而谈,语速很快:“那个鱼形状的石头那里有个洞口,里面是什么样的,大家知道么?”

   “对头!”

   钟天正龇牙笑了起来,非常满意啊香的猜测:“你的想法跟我的想法如出一辙,如果闸哥团伙把据点设置在这个位置,怕是永远也没有人会发现。”

   “那里有峭壁做掩饰,又有传说帮他们从心理上造制了很大的优势,再说了,那个位置,地势高四面通风,如果他们在里面制造白色粉末,良好的通风能帮他们把气味吹散,根本难以察觉。”

   “最后一点。”

   说到这里,钟天正停顿了下来,眯眼看着山崖峭壁洞口的位置:“那里有着非常良好的视线,站在里面可以非常清楚的观察到四周的情况。”

   “你们说,现在那个位置,会不会有人在看我们?”

   几人对视了一眼,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

   如果钟天正说的不错,那么现在保不准还真的有人在观察他们。

   “手机!”

   啊香打了个响指,把颜昭兴的华为mate40pro拿了过来,打开相机,x150的变焦摄像头对着峭壁洞口的位置无限拉近拉近。

   “有点糊。”

   啊香尽量保持着手持的稳定性,三人凑着头看过去。

   虽然这个时候洞口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人影,但是从模糊的画面上能清晰的看到,周围的杂草好像有点不对劲。

   尤其是洞口的位置,藤蔓非常的多,比起洞口其他位置,明显浓郁了很多。

   山崖峭壁的洞口处。

   一个光头中年男子躲在藤蔓后面,眯眼看着出现在自己视线当中的钟天正一行人,拿起边上的望远镜再度观察。

   望远镜中,年轻女子手持手机,正在对着自己的位置拍摄,另外三人则是围着手机。

   看到这一幕,光头男子第一时间蹲了下去,然后摸出手机,快速的拨出号码。

   ....

   钟天正看着手机镜头里的画面,最先提议:“我觉得,咱们非常有必要去那里看看。”

   颜昭兴啊香以及小张自然也没有异议。

   “先跟章队长汇报一下这里的情况吧。”

   为了稳妥起见,啊香先是联系上了章也,告诉他自己几人的猜测与发现以及准备去山崖峭壁去看看的想法。

   章队长一听到这个,立刻就来了精神,非常赞同他们进去看,原本他的意思是,等他带着人一起过来再说。

   但是啊香一行人的意思是:他们现在也不确定这里面到底有没有猫腻是不是闸哥团伙的据点。

   所以,就让他们几个人先去,然后章队长带人在后面来,如果没有问题,到时候电话通知他们就好了。

   “不行!”

   章队长一口就拒绝了:“你们到底是刑警,没有跟这种人打过交道,如果里面真的是闸哥团伙的制毒所在地,里面没有人倒还好,如果里面有人,对方肯定有自制的武器,发现他们之间就娄火了。”

   “这样吧,你们等着我,我现在立刻过来,跟手下的人交接一下,如果有问题,我让他们随时准备过来,如果没问题,顶多也就是我自己跑一趟。”

   这个说法,无疑是最稳妥的。

   众人倒也没有反对。

   安全稳妥一点总是没有错的。

   于是乎。

   几人便从这里离开了,在下面的位置等候章也过来。

   ——————————————

   另一边。

   闸哥团伙的住所。

   “你说什么?”

   闸哥皱着眉头,看着这个刚从棋牌室过来通风报信的人,脸色直接沉了下来:“你确定你听的是真的?”

   “肯定真啊。”

   来报信的中年不是闸哥团伙的人,但是跟闸哥的小弟有点亲戚关系,所以就来报信了,看能不能谋点好处。

   “就是梅姐自己说的,大嗓门说话声音老大了,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说找李大富合作的那个京城的小老板,跟钟天正认识,很熟悉,昨天晚上还在他们家吃饭呢。”

   “!”

   闸哥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心烦的摆了摆手,小弟从边上拿了两盒烟给他把人打发走。

   “把人给我都叫过来。”

   闸哥皱眉点上香烟,大口大口的吸着:“还有,把老四也给我叫过来,速度要快。”

   他总觉着,要出事。

   不出几分钟。

   几个重要人员都到期了。

   祥子是第一个到的:“哥,怎么了?”

   “找李大富合作的京城小老板,跟钟天正认识,还非常熟悉!”

   这几天,他们也一直在关注着李大富场子里发生的事情,自然是知道颜昭兴一行人的动态。

   闸哥快速的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压低着声音:“你说,会不会这几个人也是警察?”

   “不好说啊。”

   祥子吐了口烟雾,皱眉道:“如果这几人也是警察,那么他们的目标肯定是我们,故意伪装进来调查的,那也不应该这么招摇啊。”

   “老四呢,老四来了没有!”

   闸哥心烦的喊了一句,他心里已经有了猜测。

   钟天正很可能是先期潜伏进来的卧底,然后身份暴露以后,他们的第二批人又进来了。

   老四穿着背心,从门口快步冲了进来:“咋的啦,闸哥?”

   “你帮我们去认人。”

   闸哥再次把刚才的话给复述了一遍:“你跟钟天正他们打过交道,如果来人是钟天正的同事,那么你或许能认识,你先去确认一下。”

   “好。”

   老四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但是却没有转身离开,反而是往前走了一步,目光炯炯的看着闸哥:“如果这几个人是警察,就是钟天正的同事,那怎么办?”

   他问这个句话,还有另外一层意思的。

   老四早就想除掉钟天正了,但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闸哥他们也不准他动手。

   今天这个事,正好是个契机。

   不管来的那几个人是不是钟天正的同事。

   只要闸哥点头,那么这几个人就必须是钟天正的同事,这几个人也是警察。

   除掉他们!

   老四对钟天正恨着呢。

   “你先去看看在说!”

   闸哥眯眼看着老四,似乎是猜到了他的心思:“动不动手把他们做掉还得商量以后再说,咱们现在没有露出什么证据给他们。”

   “所以,你得认真看!”

   闸哥不放心的又嘱咐了一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