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900章我们结婚了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8504 2020-12-31 18:42

   “还真有!”

  师心语停顿了一下:“他这接连的两次钱财被人搞走以后,他剑走偏锋,选择去地下赌场去豪赌一把,试图用这个方法快速来钱,所以他找到了他的朋友。”

  “但是很不幸,他还是被他的朋友套路了,自己手里的一万块本钱被输完了,还欠了高%利%贷,他的妈妈,因为没有钱,选择了放弃治疗,没多久就去世了。”

  钟天正眉头一挑:“他怎么会知道,是被人坑的?毕竟赌博这件事,本来就是有输有赢的。”

  “他那个朋友自己交代的。”

  师心语照着案卷上面的笔录说到:“仇海抢了别人的三万块钱,没多久就在赌场里警察给抓住了,警方顺势把这个赌场也给端了,这是他的朋友自己供述的,就是个骗局。”

  “但是,几年后,仇海出狱以后,这笔赌债,还缠绕着他。”

  钟天正快速的分析了一下这些线索:“那那个仇雄呢?他现在人在哪里!”

  “已经死了。”

  师心语语气沉了几分:“就在三个月前,因为身体疾病去世了,有死亡证明。”

  “死了?”

  钟天正的眉头一下子皱了起来。

  按照他的分析。

  很可能,这次的凶手就是这个仇雄,因为他不满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所以就开始实施报复,把当年张远飞跟张艺云两人杀死。

  因为在他身上的遭遇,很大程度上,他妈妈的重病死亡,跟钱财被人抢走有关系,以至于他后面也选择了违法,去抢劫被人,被抓进去。

  但是。

  如果是仇雄死了。

  那么凶手是谁?

  “唰!”

  他猛地挑眉,看向了身边的啊香。

  啊香冲他微微颔首,很明显,她也猜到了。

  这次的事情,他们的调查所得,无疑都在告诉他们,这次的凶手,很可能就是匿名者本人亲自在行动。

  他在代替仇雄,帮他完成后事。

  “那仇雄的那个朋友呢!”

  钟天正语速加快了几分,飞快的说到:“这个人的信息查到了没有,我有预感,他很可能就是下一个受害者。”

  三个跟仇雄有关系的人,死了两个。

  按照匿名者说的,三个人,那么就只差最后一人了。

  师心语说到:“他叫谭军,还别说,系统里,正好有一条他昨天入住的宾馆信息,我把具体的信息发给你们。”

  在有些城市,警方对这方面的监管非常严格。

  比如说你有案底,你住宾馆身份证登记进警方的联网系统以后,不出半个小时,辖区派出所就有民警上门敲门查房,询问你这个住宿的目的啊来这里做什么啊等等之类的询问。

  最后再告诫你要好好做人。

  “走!”

  钟天正看着师心语发过来的地址跟谭军的照片,示意啊香点火开车,奔着目的地而去。

  红云宾馆。

  这家宾馆位于长清路上老式街区,周围的建筑清一色的都是老建筑,高度封顶七楼,而去都是连着一排排开去的。

  三楼。

  618房间。

  谭军鼻青脸肿的坐在床上,目光死死的看着眼前戴着鸭舌帽口罩的男子,额头上冷汗直流。

  他撇了撇男子手里的尖刀,声音颤抖:“哥,求求你给我个机会吧,我真的没有做什么啊!我要是有什么地方冒犯到了你,我给跪下磕头了还不行嘛?”

  就在刚才。

  他的房间门被敲响。

  一开门。

  这个人就进来了,谭军试图逃跑,但是被对方连续几个黑拳下来,直接就服软了。

  “仇海,你认识嘛?”

  男子压低着声音说到:“他你应该很熟悉吧,他死了,他要我帮他杀了你,所以我来了。”

  “别,哥。”

  谭军身子颤抖,苦苦哀求:“哥,真的。。”

  于此同时。

  钟天正啊香赶到红云宾馆,在前台出示了证件,立刻得知了谭军的房间号,直奔三楼而去。

  “咚咚。”

  钟天正伸手敲门。

  “救..”

  谭军下意识的喊到。

  钟天正示意啊香推开,右脚蓄力直接踹开了房门,一道黑影蹿了出来,尖刀直取钟天正的脖颈,钟天正额头冒汗身子躲闪,堪堪躲过,腹部跟着一疼,直接被他踹到了啊香的身上。

  趁着这个机会,男子直接从一旁的楼梯间跑了。

  “追!”

  钟天正看了里面一眼。

  谭军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手臂上被割开了一刀,让他自己下去处理吧。

  “哒哒哒。”

  钟天正啊香两人步步紧跟,急促的声音回荡在楼梯间。

  很快。

  三人冲到了楼顶,楼顶出来以后,戴着口罩的男子快速的穿梭在众多楼层的楼顶,疯狂逃窜。

  “你那边!”

  钟天正伸手一指楼顶环形的布局左边,自己奔着右边而去,三人在群楼楼顶飞蹿。

  “你跑不掉的!”

  钟天正看着双方越来越近的距离,提气大喊到,看着这个逃窜的背影,他也越发的觉得熟悉,以至于,他有些不敢一下子冲上去把他按倒。

  那头。

  啊香从顶楼包了过来,看着逃窜过来的男子,直接站在原地,右脚后跨找准发力点,身子前倾,做出防御的姿势。

  “颜昭兴!”

  钟天正提气大吼:“你还要跑吗?”跟着一跺脚,步伐加快冲了上去。

  “哒哒哒!”

  男子脚步不停,在冲到啊香面前的时候,右手刀尖对着啊香的脖颈上就扎了过去。

  “唰!”

  啊香在他出刀之前抢先一步动作,整个身子后仰人呈弓形,双脚往前一梭划了过去,踹向男子的双脚,踹的他整个人一趔趄,手里的尖刀不稳直接掉落在地。

  于此同时。

  钟天正飞奔而来,挡在了男子面前,呈合围之势将他囊括在其中,无路可退。

  “兴哥,真的是你?”

  啊香极不情愿的说了一句。

  “呵呵,原来,我真的只是一个身份卑微的人。”

  男子一看跑不掉了,自嘲的摘下了口罩,鸭舌帽也被他扔到了一边,露出本来面目来。

  余城!

  是他!

  “你...”

  啊香看到他的脸,一时间直接愣住了。

  钟天正同样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瞪大着眼睛:“是你!”

  “是,是我!”

  余城伸手把自己的外套脱下丢在地上,露出里面的白衬衣来,他吸了吸鼻子,伸手摸兜,掏出一盒中华香烟来。

  “整一根?”

  “行。”

  钟天正也没有拒绝,接过了香烟。

  两人面对面,默不作声的裹着香烟。

  “为什么是你!”

  钟天正重重的裹了口香烟,烟雾将他整个人笼罩住:“为什么你要这么做,我始终想不到,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行了,别装了。”

  余城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整理着自己的衬衣袖子:“其实,你不早就猜到,是我或者是颜昭兴。”

  “那天你叫我们去警校,看到你带来的三瓶饮料,我就知道你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但是我还是故意选择了咖啡饮料。”

  “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快就查到了,要是你再晚来一步,我就宰了谭军了。”

  钟天正挑眉:“你为何要帮仇雄杀这三个人?”

  “你们能找到这里,不应该很清楚了么?”

  余城深呼吸一口,吐出长长的烟雾:“走投无路的仇雄,在遇到张艺云张远飞抢钱以后,再被谭军骗去赌钱,在他最需要钱的时候,他遇到了这些事情,他绝望了。”

  “半个月前,他重症死了,他希望我能帮他要个公道,然后我就给了他一个公道!”

  此时的他。

  看起来非常的平静,好像杀死谁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你是重案组的顾问,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啊香皱着眉,怒视着他:“你本来就是在查案子,为什么要用这种方法,在你的理解里,难道法律惩处不了他们吗!”

  “不,法律惩罚他们,惩罚的太轻了,有些人犯下的错,只有用死才能偿还,所以需要我帮他们!”

  余城拿起吸到尽头的香烟,再度续上了一根来:“我从陈蓉死后,就已经收不了手了。”

  “陈蓉的案子,查到最后,真正的凶手已经抓到了,为什么还不收手!”

  钟天正拳头攥了攥:“我已经警示过你们了,难道这还不够么?”

  “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

  余城凝眉看着钟天正,质问到:“你不过是一个畏手畏脚的废物罢了,从读书开始,我就想不通,为什么光环都是你一个人的,就连陈蓉,也都喜欢你,我有哪一点比不上你的?”

  “我活在阴暗里,就连光,也全部都是你的,我不服!”

  说到这里。

  他的语气提高了几分:“你出尽了风头,但是呢,我呢?我什么都不是,不过是一个顾问而已,我要跟你比!”

  钟天正皱眉:“你们天网小组,不就是一个幕后的性质么!”

  “我说了,我参与的每一个案子,哪个死的人,是枉死的?只有以匿名者身份操控的案子,才能让我有成就感,才能把你戏耍与股掌之间。”

  余城闭眼吸了口气,整个人沉寂在自己的世界当中:“我在这里面,找到了属于我自己的世界,这种执掌正义,操控一切的感觉,太美妙了。”

  “虽然说,你在追查陈蓉的案子里,确实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但是你却太让我恶心了,你跟啊香在一起以后,我能明显感觉,你早已经忘记了陈蓉。”

  “回去再说吧。”

  钟天正把手里的烟头掐灭,拿出手铐来:“你自己套上还是给你套上。”

  “你怕我跑?”

  余城咧嘴笑了起来:“钟天正啊钟天正,也有你怕的时候?”

  说到这里。

  他目光平静的看着钟天正与啊香:“我做的事情,从来就没有错,你们没有资格来审问我,谁都没有资格审问我。”

  “唰!”

  钟天正抬头挑眉。

  “你们,没有资格!”

  余城冷哼一声,双脚发力,直接越过栏杆,对着楼下跳了下去。

  “哒哒哒!”

  钟天正快速冲了过去,一把抓向余城,但是已经晚了一步。

  “砰!”

  楼下一声闷响。

  余城躺在马路中间,身下淌出了鲜红。

  钟天正倚着栏杆,面无表情。

  啊香看了看钟天正,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说话。

  原来。

  他们一直在追查的匿名者,真的就是钟天正身边最亲近的人。

  至此。

  随着这个案子的结束,匿名者彻底宣布崩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三个月后。

  君悦大酒店。

  门口一台红旗HS7婚车停下。

  后面。

  清一色红色的轿车依次排开。

  一身白色婚纱的啊香从车子里下来,钟天正一袭白衬衣黑西装,两人胸口上挂着新郎新娘的胸花。

  两人从车上下来,顿时引得周围投来惊艳的目光。

  至于他们身后的伴郎伴娘团,同样也是吸睛。

  杜琦、颜昭兴、老九、白一飞。

  赵婉、师心语、沈梦溪、王园园。

  伴郎伴郎分开往他们两边一站,气势十足,迎接着前来参加婚宴的各位亲朋好友。

  “我们结婚了。”

  钟天正扭头看着啊香。

  今天的她,比往常更美,也更温柔了几分。

  “嗯。”

  啊香点了点头:“我们结婚了。”

  她紧紧的攥着钟天正的手,两人视线交汇,手牵手缓缓走进红毯。

  “哇,小阿姨今天好美呀!特别美的那种。”

  丫丫被赵晗抱在怀里,看着钟天正跟啊香,一本正经的说到:“那我以后也要跟小阿姨一样,嫁给大叔好不好。”

  “哈哈哈..”

  周围的人顿时爆笑了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