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207章飞跃疯人院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44 2020-11-17 17:20

  “你跟我不一样,你死了,我可以照顾你妈,我可以照顾你想要照顾的人,但是我要是出事情了,很多东西我就会没有了。”

  项宇飞擦拭着项宇城嘴巴上的涎水,动作很仔细,也很体贴:“我要是进来了,咱们项家那就真的后继无人了,你我都无缘享受那些金钱带来的快乐,大好的财产那就全部是别人的了,你想看到这样的局面吗?”

  “原本我以为,你一个人把这件事背着就行了,但是现在不行了,事情会漏,唯一的办法就是你背负着这个罪名,可是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又不放心,你说我该怎么办?”

  “你不死,我心不安呐。”

  项宇飞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嘴巴:“我的好弟弟,在帮我一次,好不好?”

  “哈,哈哈哈…”

  项宇城突然笑了起来,如痴如狂,精神病人的一面,表露的淋漓尽致。

  “你的演技很好,但是我怕你会漏。”

  项宇飞把纸巾扔进垃圾桶,折身往外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回头看了看还在笑的项宇城,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眼中寒光闪烁。

  ……

  当天晚上。

  病犯监狱。

  项宇城在医生的照顾下,吃完饭进入房间里。

  没多久。

  一个带着口罩的医生走了进来,整个人捂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双眼睛。

  他把托盘放在桌子上,就要喂项宇城吃药。

  项宇城表情呆滞的看着桌子上的药物。

  今天的药物包装跟往常看起来有些不一样,铝封的胶囊药板上,没有任何的字迹,但是外表上看起来跟平常无异。

  “来,张嘴,吃药了。”

  医生语气毫无波动的说了一句,剥开药丸就要往项宇城的嘴里塞。

  今天的项宇城,却表现的非常不配合,极为的躁动,拒绝吃药,几番折腾下来,还是没能喂进去。

  医生似乎很忙,见喂不进去,索性出门去其他的房间里了,门都没忘记关了。

  病房内。

  项宇城坐在床上,原本呆滞的一面消失不见,他目光谨慎的打量着桌上的药丸,表情阴晴不定。

  片刻。

  他拿起桌上的药物,折身来到隔壁房间里。

  隔壁的病人就非常的配合了,简答的几下,药丸就顺利的进了他的嘴里。

  “嘿嘿。”

  病人吃下药物,痴痴的笑了起来。

  笑着笑着,他的嘴里开始出现大量的唾沫,从嘴里蔓延了出来。

  项宇城的脸色,一下子阴沉到了极点。

  晚上八点。

  房间里开始出现混乱,不知道病人都是怎么跑出来的,都聚集到了口吐唾沫的病人房间里,鬼哭狼嚎,躁动的嘶吼起来。

  异常的场面,很快就把医生吸引了过来,开始有人过来驱赶,场面开始趋于混乱。

  “哒哒哒。”

  楼道里。

  一名女护士步伐很快的往楼下奔去。

  忽然。

  角落里一个黑影闪了出来,从后面勒住她的脖子,把人拖进了一侧的垃圾房里。

  走廊里。

  一名带着口罩的医生,卡着墙角露出一只眼睛看着这一幕,口罩下的嘴角不由上浮,勾起眼角一片眼角纹。

  这个,正是刚才给项宇城喂药的那个医生。

  骚动还在继续。

  一名犯人突然口吐白沫,这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闹不好会弄出人命,再加上一群精神病人围在一起,场面如同群魔乱舞,混乱不堪。

  这家病犯监狱,准确来说应该只是一个半运行状态的精神病院改造而成的临时看押点,并没有影视电影中那高耸的威强持枪|看守的狱警。

  混乱中。

  一个带着口罩的护士急步匆匆的从楼道里走出来,路过混乱的病房,还特意的往里面看了一眼。

  “去叫孙医生过来。”

  里面有人张嘴喊了一句。

  护士点了点头,折身往外走去。

  不过他并没有去叫人,而是低头出门,沿着小院快步往后方走去,来到一扇斑驳的铁门处,从兜里摸出一个小铁皮磨制而成很粗糙的钥匙插|进弹簧锁内,扭了几下,弹簧锁应声而开。

  护士拉开一道小缝钻了出去,又从外面把门锁好,贴着围墙走了得有十几米,掀开一堆杂草丛。

  一辆表面布满灰尘的钱江摩托车显露真容。

  护士把车扶起,捡起边上的摩托车钥匙插|进去,点火启动。

  摩托车发出一声轰鸣,带起泥地阵阵碎土,呼啸而出。

  护士骑着摩托车,沿着乡间小路左拐右拐,很快就上了一条水泥路面。

  后方。

  一台炫酷的机甲摩托不知道什么时候冲了出来。

  黑色的摩托车头盔下,根本看不清人的面孔。

  驾车的骑手身子半压拧着油门开了过来,右手掏出一根橡胶棍子,擦肩而过的时候动作娴熟的挥棍落棍。

  听到动静的护士转头,眼前黑影一闪,直接从车上倒了下来。

  骑手停车把人反捆丢上了后座,呼啸而去。

  整个过程不过就几秒钟的事情。

  晚上九点。

  混乱的场面总算得到了控制。

  口吐白沫的病人恢复正常,通过医生的确诊,这货不过是误食了类似于起泡剂肥皂水之类的东西,才引起的骚动。

  可是。

  清点人数的时候,却发现精神病人项宇城不见了。

  ……

  一个小时后。

  “什么?项宇城从病犯监狱跑了?“

  钟天正正洗漱完毕准备休息,李组长给自己通报了这个情况:“什么时候的事情?他不是疯了吗?难道他还真是装的?可是他为什么要跑?而且是在这个关键点的时候。”

  “你们最近的调查肯定是对的。”

  李组长把现场的监控视频给钟天正发了过来,整理着钟天正最近理好的材料:“我现在去向上面申请,单独成立一个调查小组,申请把当年的陈蓉案再次调查,你全权负责这个案子。”

  “是。”

  钟天正应了一声,两人再简单的交流了几句,随即挂断电话。

  看着李组长发来的监控视频画面,钟天正不由皱眉。

  项宇城制造混乱,抢走护士服,熟练的打开了铁门离开,又当着监控的底下,拿出早就藏好的摩托车扬长而去。

  他的逃跑计划肯定早已就规划成熟了。

  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逃跑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