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625章再等等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11 2020-11-17 17:20

  “老章根本就不想死!”

  外公一下子语气就激动了起来:“他之所以会买药,纯粹就是想为了威胁一下他的儿子,但是他没有想到,他的儿子其实一直就跟在他的身后,见他买了药并没有喝,然后就强行给他灌了下去,把老章给毒死了!”

  仅仅只是片刻之间。

  外公已经把一个凶杀现场给描述出来了。

  “……”

  钟天正闻言瞬间无语。

  “哎呀,你小声点啦,别在这里瞎说!”

  跟在后面的熊小彩同志立刻就走了上来,用力的扯了扯外公的手臂衣袖:“你莫在这里瞎说乱说咯,被别人听到了,你又搞上事情了,你就不能老实安静一点,老老实实的待到家了克。”

  “不是这样还是哪样?就是这样!”

  外公顿时激动的就反驳了起来:“一定就是这样的,老章就是被他害死了!”语气之中无比的坚决。

  “好了好了,外公你不要激动。”

  啊香也伸手拉了一下外公的手臂,自己分析了起来:“每个人的心性都是不一样的,老章当时在自言自语的时候,他没有哭并不代表着他当时并不想自杀。”

  “每个人心里的坚韧程度是不一样的,尤其像他这种,战场杀敌什么场面没有经历过,他也许在回想起自己人生经历的过程中,更多是心里的一种悲凉,没有过分的伤心而已。”

  啊香发表着自己中肯的回答:“我们不能单单凭借着这个而就妄自下出结论。”

  “啊香说的不错。”

  钟天正也跟着附和了一句:“一开始,我们都没有去注意这件事,因为我们下意识的就把这件事当成了一个自杀事件,一个老人,被儿女这样对待以后一下子想不开就喝药自杀了,这种现象现在应该也比较的常见吧。”

  “小卖部老板家的小女孩虽然说了章一飞当时的情况,但是并不代表着事情就是这样的,顶多就是让我们对章一飞当时的动机有些怀疑而已。”

  “不过,这样也好,我们可以试着往下调查一下,看看你的老战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好吧?”钟天正安慰的拍了拍外公的后背:“您放心,如果真的有什么问题,我们肯定会为他伸冤的,第一时间打电话报警调查这件事。”

  有了钟天正的这番话,老头子的情绪总算是平静了不少。

  “那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你一定要把眼睛给我擦亮了。”

  外公踌躇了一下,语气一下子委婉了很多,甚至是有些低声下气:“要不你们两个就辛苦一下,连夜去当时老章倒地的那个地方去看看情况?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个事情调查清楚。”

  为了他的战友,为了他的兵。

  这个年进七十岁的铁骨铮铮的汉子,第一次对人低头了。

  “嗨,外公,你看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啊香一下子就拉着外公的手臂摇了摇:“我们是警察,调查肯定也是我们分内的事情,你不用说我们肯定也会调查清楚的,但是我觉得现在还不是最佳的调查时机。”

  “还不是?”

  外公的语气一下子就高了几分,看向啊香的眼神多少有些失望。

  钟天正赶紧劝了一句:“外公,你先听她把话说完呗,不瞒你说,啊香的想法也是我的想法,我也觉得现在不是最佳的调查时机。”

  “你们…”

  外公瞬间大失所望,大跨步就往老章自杀事发方向走去:“你们不查我自己去查。”

  “行了行了,你不要跟个倔驴一样好不咯?你听她们说完你再做决定行不咯!”

  熊小彩同志看不下去了,连忙上去拉住他:“下雪天地滑,你慢点,别摔了!”

  “哼。”

  外公斜眼看了一眼钟天正跟啊香,总算是停下了脚步。

  “是这样的。”

  啊香连忙凑了上去,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你看哈,今天晚上,我们在小卖部,询问了小女孩当时的情况,这个事情肯定很快就会传到章一飞的耳中,如果他真的做了什么,他肯定会慌的,如果他的心理素质不够强,明天我们再去问他的时候,他肯定就会漏出马脚。”

  这一点,算是一点心理学相关的东西。

  人只要做了某件事情,一旦发现有人在关注这个事情,他的心里肯定会出现变化的。

  所以。

  这个时候,他们需要给章一飞一点自己跟自己斗争的时间。

  或者说。

  需要等人把这个消息传给章一飞。

  “第二点,你想一下,如果老章真的不是自杀,那么他的事发现场,肯定就已经被人给处理过了,事发当时现场那么混乱,能有的线索现在肯定还在那里,如果现场被他处理干净了,我们现在赶过去也是徒劳的,不会有任何的发现。”

  外公也不是个老顽固。

  啊香直接把情况给他解释了一遍,他略微思考一下也就想通了。

  “那就拜托你们了!”

  外公抓着啊香的手掌,满是伤疤跟老茧的手掌在她的手背上拍了一拍,有点托付的意思。

  “分内之事!”

  啊香郑重的点了点头。

  ……

  另外一边。

  章家。

  老章的葬礼初步已经布置完成了,追悼会也正在逐步开始。

  按照习俗。

  虽然现在是大过年的,但是乡里乡亲的,还是有不少人过来帮忙暖场,坐在章家堂屋里设置的桌子上,烤火打牌抽烟嗑瓜子。

  章一飞也没有闲着,一直忙合里里外外的。

  门口。

  刚才在小卖部打牌的一个牌友,圾拉着棉布鞋走了进来,看着正准备往里屋钻的章一飞,张嘴喊了一句:“一飞,你等一下。”

  “啊?”

  章一飞回头,看了眼门口的人,迈着步子过来了:“杰哥,你怎么来了啊?来,这边坐着,我给你倒杯热水。”

  说着,他把杰哥拉到桌子边上坐下,摸出一包精白沙来给他:“你先玩着?”

  “不是,我过来跟你说个事。”

  杰哥把香烟放在了一边,一本正经的看着章一飞:“有个事情要跟你说一下,刚才我在那家打牌,正好遇到老彭去找麻烦,然后...”

  杰哥开始把当时的情况说了一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