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811章不是我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627 2020-11-17 17:20

  

  “什么?!”

  钟天正听到这里,手指不自觉的抖了一下,手里的尸检报告差点没有拿稳,眉头拧在了一起:“这是怎么回事?!”

  黄珊珊的下身发现了男性**的残留物,原本以为这是黄文涛留下的,只是没有想到,里面竟然还有个计生用品留在了黄珊珊的体内,这也太过于变态了吧!

  一旁听到了的啊香也凑了过来,小拳头紧紧的攥在了一起,忿忿的骂道:“呸,渣男,简直就是不当人!”

  作为一个女性同志,听到这种消息,无疑都自内心生出一种愤怒感来,这种伤害人的做法,简直让人无法平静下来。

  “嗯。”

  沈梦溪就比啊香平静的多了,作为一名法医,她手里经手过的死者已经有太多太多了,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类似与黄珊珊这种的情况,她也遇到不少,还有很多比黄珊珊这种还严重的,所以她也是见怪不怪了:“这是我的第一个发现。”

  “然后呢?”

  钟天正见沈梦溪没有第一时间离开,知道她肯定也是跟自己说什么的,所以也懒得去看那份什么尸检报告了,有她这个人在,什么线索都是最直观的。

  沈梦溪点了点头,也没有卖关子,跟着说到:“那个计生用品,我特地单独的拿出来检测了一下,这是个新的计生用品。”

  “什么意思?!”

  啊香皱了皱眉,没听懂。

  “意思就是,这个计生用品没有用过,只是拆开了包装,然后被人强行塞进了高珊珊的下**里面,你懂了吧?”

  沈梦溪看着啊香,继续说到:“我在这个计生用品上面,没有检测到任何的男性**的残留,没有任何使用的痕迹。”

  “这...”

  啊香张了张嘴,没有继续说下去:“呸,变态的渣男!”

  “这个咱们先不管他。”

  沈梦溪摆了摆手,并没有接她的这一茬,自顾自的继续往下说:“我们也已经检测了黄珊珊体内残留的男性**,跟黄文涛的DNA做了一个对比,这两者是吻合的。”

  钟天正思考了一下,做出判断:“也就是说:黄文涛当天晚上确实跟黄珊珊两人有发生过什么,这些东西确实是他留下的,但是这个计生用品却不是黄文涛用的,因为里面没有任何的东西残留。”

  “是的!”

  沈梦溪点了点头,顺着他的话继续往下说:“也就是说,在黄文涛离开以后,还有一个第三者出现了,不出意外的话,是他将这个计生用品塞进了黄珊珊的**里面。”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现场就可能不是自杀了!”

  沈梦溪补充了一句,发表了她作为一个法医尸检以后的一个判断:“有第三个人在黄文涛离开以后出现在现场,先不管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咱们不能妄下定论这是一起自杀案件!”

  “当然了,这是我的推断,至于事情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还是需要你们结合现场的情况来了。”

  “好的。”

  钟天正点了点头,应允到:“放心好了,这一点我心里也会有数的。”

  “那当然,我只是随口提醒了一句,钟组长的能力我还是知道的。”

  沈梦溪扯了扯嘴角,表情依旧冷艳:“除了这下发现以外,我还有一个发现。”

  “您老人家可以一次性说出来。”

  钟天正无奈抚额,哭笑不得道:“您老人家一次性说出来,我也是可以消化的。”

  “这不是一步一步慢慢来嘛。”

  沈梦溪双手抱着膀子,依靠在门框上,翻了翻白眼说到:“我把她家的床单带回来了,通过提取上面的东西,发现了出了黄珊珊跟黄文涛两人之外的第三人的毛发,卷曲的。”

  “嗯?”

  钟天正挑了挑眉:“第三人的卷曲毛发?”

  卷曲毛发,成年人都懂的,这个毛发能出现在黄珊珊家里的床单上,那就说明肯定不是普通朋友这么简单了。

  “是的。”

  沈梦溪点了点头,做出了自己的猜测:“目前这个第三人的DNA数据还在系统里面比对中,如果有发现有吻合的数据的话,那么情况可能会明朗很多。”

  “好!”

  钟天正的表情一下子变得严肃了起来。

  根据沈梦溪的发现,那么事情就没有这么简单了,看来,这个现场还是值得多分析分析的。

  卷曲的毛发,它能出现在床单上,那就代表着这个人的关系跟黄珊珊的关系肯定非常的紧密,由此也可以推断:如果这不是密室自杀的话,那么就有可能是情/杀。

  “这样吧,如果那边有什么消息,你第一时间通知我。”

  钟天正简单的思考了一下,做出了初步的工作规划:“啊香,你现在就把那个黄文涛传唤过来,咱们需要再问问他情况。”

  说完他歪头看向沈梦溪:“你那边也加快对比的进度,有什么进度第一时间跟我说一下。”

  “好的,钟组长。”

  沈梦溪点了点头,折身出去了。

  “嘿嘿。”

  钟天正看着沈梦溪的背影,龇牙一笑,她是法医组的,能这么配合自己,已经是非常的给面子了。

  隔壁的啊香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了,先是尝试着联系黄文涛,电话号码打不通以后,直接拿上车钥匙叫上了小张跟她出去传唤黄文涛。

  钟天正则坐在了椅子上,捏着眉心看着不远处墙上的上南市市区地图,整个人若有所思。

  如果沈梦溪的这些猜测真的是真的,黄珊珊死亡当天晚上,黄文涛离开以后真的有第三人出现。

  再结合现场发现的第三人卷曲的毛发,如果这就是那天晚上出现的那个第三人的,那么有可能就是他杀了。

  如果是他杀,那么现场却没有任何的线索指向是他杀,再者,现场符合密室自杀的特征,就算是他杀,这个人是怎么进去的?又是怎么离开的呢?

  脑海里。

  宗师级空间构想力发散,黄珊珊家里再次出现在脑海里的小空间,数字化的钟天正出现在了黄珊珊家里。

  他走到了洗漱间的窗户边上,皱眉看着集满了灰尘的窗台,窗台上的灰尘没有任何摩擦的痕迹,非常的平整。

  钟天正尝试着去扭动着不锈钢的防盗网,螺丝很紧不能轻易的拧开,跟着他的身形一闪,直接出现在了窗户外面,仔细的观察着窗沿上,也没有任何的绳索摩擦痕迹。

  接着。

  数字化的钟天正直接降落在了五楼正下方房间的窗外,仔细观察这,依旧是没有任何的痕迹,说明这里从来没有下来过人,没有任何的痕迹。

  钟天正身形一闪,再次出现在黄珊珊的房间里,这一次,他出现在了房间的门口。

  房间门这个时候是从房间里面锁上了的,不近门锁锁上了,推动式的门栓同样也是锁上的。

  钟天正尝试着在门口这个位置仔细观察,试图发现什么线索,但是一无所获。

  最终。

  他扭头看着蜷缩在床角已经死亡的黄珊珊,整个人的眉头都皱了起来:“不管怎么说,如果有人杀死了黄珊珊,那么他压根出不去的呀!”

  “呼..”

  钟天正从系统中退了出来,折身来到室外,摸出香烟来点上一根,重重的裹了一口:“莫非是,这些发现都是巧合?”

  感受着嘴里尼古丁的味道顺着味蕾扩散开来,钟天正再度陷入了沉思当中,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虽然沈梦溪有了其他的发现,那么会不会事情并没有那么复杂呢?”

  钟天正吐了口烟雾,手指夹着香烟,喃喃自语:“如果说,现场发现的第三者的卷曲的毛发,只是单纯的说明了黄珊珊的私人生活混乱呢?她带着其他人回来过夜,亦或者是女人的毛发,黄文涛带回来的女人在这里过夜留下来的。”

  “这跟黄珊珊的死没有任何的关系,这些不过是以前留下的痕迹,黄珊珊死亡的当天,黄文涛离开以后,屋里就只有她自己,她把门反锁上以后,自己吞药自杀了。”

  “至于她体内的那个没有使用过的计生用品,或许是黄文涛在跟她亲热的时候,他变态的****的呢?”

  钟天正皱了皱眉,这个推断倒是蛮符合他的预期判断。

  之所以做出这个判断,是因为他实在是发现不了,如果是他杀,对方是如何布置出这个密室的。

  当然了。

  这也只是他的众多的推断之一。

  在还没有下定论之前,什么推断都是可能的,只要你有推断的依据。

  五分钟后。

  院子里警车开了进来。

  小张拉着黄文涛从车上下来了:“你给我老实点。”

  “草,我都说了,跟我没有关系,你们有毛病吧!”

  黄文涛对着小张骂骂咧咧的,试图挣扎着自己被小张抓住的手腕:“你给我松开!有病吧你们!抓着我不放。”

  “给我进去!”

  小张轻声呵斥了一声:“你有配合的义务,跟着我进去!”

  “怎么回事?!”

  钟天正把手里的烟蒂掐灭,看着两人的背影:“这个黄文涛?”

  “简直就是个无可救药的网瘾狂,真不知道这种人是怎么找到女朋友的!”

  啊香不屑的撇了撇嘴:“我们是在网吧找到他的,他那会正在玩游戏呢,我们让他跟我们走,说要再问问他关于黄珊珊的事情,谁知道他说要打游戏,我一想着那就现场询问吧,但是他压根不搭理我。”

  “所以没办法,只能把他带回来了,路上就一直跟我们在叨叨着游戏还没有打完,不能坑队友之类的,简直了。”

  啊香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他对黄珊珊根本就没有感情,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这种人为什么要走在一起。”

  “好啦好啦,不要做个愤青啦!”

  钟天正笑着拍了拍啊香的肩膀:“或许人家只是单纯的有电竞精神呢,先不管这些了,问问他去。”

  三分钟后。

  钟天正啊香一前一后进来审讯室里。

  啊香面无表情的坐在电脑前准备做记录,她现在都不想多看黄文涛一眼,这种人简直了。

  “我们有些问题想问你!”

  钟天正双手撑在办公桌上,俯视着坐着的黄文涛:“你务必要认真对待,我们发现了很重要的线索。”

  “呵呵,反正都是你们说的算,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呗!”

  黄文涛有些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摸出兜里皱巴巴的香烟盒子抽出一根香烟点上:“你们牛逼,你们想干嘛干嘛,想把我带回来就带回来,我能怎么办!”

  “这件事跟你有关系,黄珊珊是你的女友,你有配合的义务。”

  钟天正说了一句,不想跟他再多废话了,直入主题:“两天前,也就是黄珊珊死亡的那个晚上,你回来过对吧?”

  “是!”

  黄文涛没好气的应了一句:“之前我不是说过了嘛!你们怎么回事,怎么做的记录,办事效率这么低?!”

  “好,当天晚上你回去了。”

  钟天正并没有搭理他,继续问道:“当天晚上,你们两个人进行了亲热,请问你做了安全措施嘛?!”

  黄文涛顿了一下,警惕的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回答我!!”

  钟天正语气严肃。

  “没有!”

  黄文涛看了看他,咬牙道:“没有措施。”

  “好。”

  钟天正再度的点了点头:“我们在黄珊珊的体内,发现了男人的**残留,根据分析对比,这跟你的DNA重合。”

  黄文涛理直气壮的质问到:“那又如何?!难道现在你们警察还要管我们做不做安全措施?你们计生办的啊?!”

  钟天正没有搭理他,继续发问:“我们在给黄珊珊做尸检的时候,在她的体内发现了一个完整的避孕*,它被人塞进了她的身体里,是你做的嘛?!”

  “什么?不可能!”

  黄文涛下意识的反驳到。

  钟天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回答我,是不是你做的!”

  “不是我做的!”

  黄文涛谨慎的看着钟天正,再看了看边上敲着键盘的啊香:“不是我做的,我没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