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403章不讲科学的大爷爷一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225 2020-11-17 17:20

   “您站在高处,看到了他,还听到了他的哀嚎声对嘛?”

  钟天正跟着也伸手比划了那么一下:“那么你在这个过程中,确定没有看到其他的人?”

  “没得其他的人。”

  大爷爷依旧无比肯定的摇头否认了。

  “好吧。”

  钟天正点了点头,无奈的冲啊香耸了耸肩。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是怎么听到他的声音的?”

  大爷爷似乎是看出来了钟天正的疑虑,所以自己主动说到:“我跟你说啊,其实这几天啊,我就老早就有感觉了,咱们村里有人要出事,但是我也不知道是谁。”

  “这话怎么说?”

  钟天正跟了一嘴。

  “我不是年纪大了嘛,一天到晚也睡不了几个小时,晚上九十点钟睡着,到了三四点就睡不着了,所以我都会出去溜达溜达,去后面的田里到处转转,有几次我就看到了老章,在远处走,但是我叫他他也不回我。”大爷爷裹了口烟,探头看着钟天正,故作深沉的继续说着:“所以啊我估计,那不是老章本人的身体。”

  “啊。”

  钟天正打了个哈哈,眉头也皱了起来。

  大爷爷现在这就越说越离谱了。

  老年人,年纪大了,多多少少有点疑神疑鬼了,估计按照他的意思来说,他是看到老章的假象在外面走。

  这不是扯淡么。

  科学第一。

  大爷爷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哎,我知道你可能不信,但是我跟你说真的,真是这样的,那几次,我起来出去溜达的时候,都能听到院子里面有狗在叫,狗的眼睛是不一样的,它肯定是看到了什么。”

  “好的,我知道了。”

  钟天正自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跟他去扯,跟大爷爷之间的交流基本上也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所以也就准备离开了。

  “对了,我还跟你说。”

  大爷爷似乎没说出来,心里有些不舒服:“我跟你说,这老章自杀的前两天晚上啊,我听到了隔壁楼上老章的棺木那边有动静,我其实应该早就猜到是他了。”

  听他这么一说,钟天正倒也是下意识的往边上看了看。

  “好,那我们就先走了,下次再说。”

  钟天正肯定不愿意相信他说的这个事情,接着说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了,所以直接告辞了。

  很多农村里的朋友可能都知道这么一回事。

  小的时候,肯定都看到过。

  自己爷爷奶奶那种老式的房子里,楼上肯定都会放着一口棺木,那是他们为自己准备的,甚至小时候玩捉迷藏的时候,有些胆子大的人会钻到里面躲起来,这样别的小朋友都找不到你,因为大家都不敢去。

  两人一前一后的从大爷爷家里出来,到了外面的空地上。

  钟天正也给自己点上了一支香烟,顺便捋了一下大爷爷刚才说的话,把两人大致的对话说给啊香听。

  “大爷爷这个就是封建迷信啊。”

  啊香同样也是不认同大爷爷的观点的:“我们跟他说话他都听不清楚,更别说听到隔壁楼上有声音了。”

  这种土房子,砖块都很厚很大的一块,隔音效果那肯定是没得说的。

  他怎么可能听到隔壁楼上的声音。

  “嗯。”

  钟天正弹了弹手上的烟灰,视线转而看向这一排老房子。

  大爷爷住的这户隔壁,就是老章以前的老房子了,站在这里看过去,能看到楼上外露出来的干稻草,应该也就是用来储存杂物的。

  房子的门这会是开着的。

  估计章老去世以后,章一飞叫人来这里搬走了楼上的棺木。

  “我们再去事发现场看看吧。”

  钟天正把手里的烟头掐灭,然后领着啊香往后面走。

  ……

  湘省。

  东南西三面环山,中部、北部低平,形成向北开口的马蹄形盆地,境内山地约总面积的一半。

  平原、盆地、丘陵、水面约占一半。

  钟天正他们这里,就是属于那种丘陵地带。

  彭家村这个村庄,每家每户修建的房子也是那种高高低低,顺着地势而修建的。

  从居民区往后走十几米,就是地势逐渐上升的状态。

  大大小小一块块水田高低分布着,类似与贵省那边的梯田,但是又没有那么的整齐。

  这边的水稻大多也只中一季,所以冬天的时候,水田里基本上都是干的,水稻就地收割,把谷子打下来以后,剩下的稻草捆扎在一起,直接就堆在一起垒砌成草垛。

  两人以前以后行走在通向上面的主干道。

  田地里。

  到处都是白皑皑的一片,把周围都覆盖的白茫茫的一片。

  “就是这里了。”

  往上面走了大概十五米左右,钟天正按照之前村民给出的信息,来到一块稻草田里。

  这块地方,雪地里很多深深浅浅的脚印,应该就是之前章老被人发现以后,大家赶过来把这里给踩踏了。

  “呼。”

  钟天正伸手对着掌心哈了口气,开始打量起这个草垛来。

  草垛的高度大概在一米五左右,上面覆盖着的白雪很均匀,说明没有人动过。

  紧挨着草垛的边上,有一块地方都很浅,应该就是章老当时倒地的地方。

  “这个时候要怎么勘察现场?”

  钟天正在打量现场的时候,还不忘记歪头看向啊香,开始考验起她来:“啊香同志,Please你回答,你会怎么入手。”

  “……”

  啊香立刻投过来一个深深的白眼。

  现场勘察可是啊香的弱项,尤其是这种雪地,上南市下雪的次数都屈指可数,而且下的雪也都很浅,更别说让她来勘察雪地了。

  “说说看嘛!”

  钟天正漫不经心的再次点燃了一支香烟,开始打量起周围的地势来。

  这个位置。

  视角有点古怪。

  从这个位置直接看过去,正前方是被前面挨着马路修建的一栋房子给挡住了的,这栋房子处于半完工状态,应该是没有人的,而只有往右边转四十五度,视线才变得广阔。

  换句话来说。

  这个地方隐蔽性很强,村庄那边往这边看,根本看不到这个地方的情况。

  除非有人从后面的高处往这边看,才能看到这里,但是大过年的,没有人会去上面高处的田地里。

  章老是自杀。

  他怎么给自己选了个这么隐蔽的地方?

  无意之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