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317章一张六十六元的欠条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494 2020-11-17 17:20

  晚上八点四十。

  安华小区。

  今天现在天气已经逐渐变凉,但是今天晚上,小区的老旧的活动中心,外面依旧是聚集了不少的人,大家都是在讨论着死者陈菊花的事情。

  陈菊花惨死的消息已经不胫而走了,案件还没有侦破,自然引起了大家极大的讨论兴趣。

  钟天正把车子挨着路边的车位停下,徒步走到了这群老大爷老大妈的边上,挨着绿化带的花坛坐下,点燃一支香烟,默默的听着他们的议论。

  “鬼晓得是哪个做的哟。”

  “下手真的狠,一点活命的机会都不给的嘛?”

  “陈菊花虽然说平日里作风不太好,为人也非常的计较,但是把她杀了,这也太过分了。”

  “哎,你们说会是谁做的?有没有可能会是他的女婿?”

  大家七嘴八舌的,你一言我一句的直接就说开了。

  “女婿?”

  钟天正抽着香烟,听到这句话不由为之一顿。

  这跟她的女婿又有什么关系?

  “哎,你们刚才说,会不会是她的女婿作案,这是为什么呀?”

  钟天正做出一副好奇的样子,给刚才说话的老大爷递了一根香烟,参与了进去:“她的女婿作案,不大可能吧?”

  “嗨,这有什么不可能?”

  老大爷扫了眼陌生的钟天正,也没有推迟他递来的香烟:“这个事情可就大有说头咯。”

  “您说说看?”

  钟天正表现出一副很想知道的样子。

  要说这个议论。

  只要你在议论途中,有人对你发表的观点比较好奇,哪怕你不认识对方,你也会说上一说,这是人的通性。

  所以,钟天正这么一提问,立刻就有人老大妈附和了。

  “我知道,我来说。”

  老大妈唾沫横飞,抢先一步开口:“小伙子一看就不是小区里的人吧?不知道这件事。”

  “哎。”

  钟天正也不着急,点了点头顺着老大妈的意思接话。

  “事情是这样子的。”

  老大妈沉吟了一下,继续说:“大概一年半以前吧,陈菊花的老伴还没有去世的时候,她的女儿女婿在陈菊花这里,借了六十六万,她全部的积蓄都借出去了都。”

  “六十六万?”

  钟天正不由好奇的吸了口气:“这个借款大家知道这很正常,六十六万这个具体的数额,你是怎么知道的。”

  “嗨,何止是我知道,整个小区的人都知道。”

  老大妈这么一说,钟天正就更有兴趣了。

  “你是不知道啊,她女儿女婿的这一出,是真的狗啊。”

  老大妈叹息了一声,有些惋惜的道:“你猜猜,他们在借钱的时候,怎么写的欠条?”

  钟天正捧哏了一句:“怎么写的?格式不对?没有效应?”

  “不是。”

  老大妈摇了摇头,视线看向钟天正:“他们给陈菊花写的欠条上,写的是借款六十六元。”

  “六十六元?!”

  钟天正眼睛一眯。

  六十六万写成六十六元,有点意思。

  “这还不是最搞的,你知道最搞的是什么不?”

  老大妈说起这件事来,顿时就义愤填膺了:“我听陈菊花说啊,她女婿第一次写欠条的时候就写错了,被她女儿发现了,然后她女人让他重新写,结果写的欠条就写成了六十六元。”

  “当时陈菊花没有发现么?”

  “没有!”

  老大妈气呼呼的拍了拍手掌:“陈菊花老两口都是很信任他们的,所以她们也没有看欠条就收起来了,结果后来翻欠条的时候才发现,欠条不对。”

  钟天正再次追问:“那你们大家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呵呵。”

  老大妈冷笑一声:“按照欠条上写的,他们每年还五万块钱,但是这个承诺一直没有兑现,他女儿女婿压根就没有给她钱,这下陈菊花当然就不乐意了不,然后后面就吵起来了,但是都没有个后续,所以她就把这个事情跟我们说了。”

  “那时候啊,他们还住在一个小区,闹的可凶了,天天都能听到陈菊花上他们家在家里面在吵架,你知道吧,也就是从那以后没多久,他们夫妻就直接搬走了去了昆市。”

  “陈菊花能怎么办呢?没办法呀,只能持续骂街,有时候喝了酒了,就在小区楼下,点根烟开始骂街了,现在啊,他女儿女婿也不回来了,哪里敢呐。”

  “那就有点意思了。”

  钟天正大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六十六块钱的欠条,她的女婿女儿怎么可能每年还五万给她。

  不还也合情合理啊。

  六十六块,给老人家买两斤猪肉就还清了都。

  他们早在借钱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套路,坑的就是陈菊花。

  “那她的儿子呢?”

  钟天正再次回到了问题点上:“他儿子对这件事怎么看?”

  “她儿子现在都二十七了都,还没有结婚呢,一直在外地,借钱这件事,陈菊花当时也就笼统的跟她儿子说借钱,没说具体借多少钱出去,反正整个借钱的事情就是没怎么通知他。”

  老大妈叹息一声:“这件事发生以后,她儿子逢年过节都没有回来过,平常就更加的见不到他的人了。”

  “说起来也是,现在结婚,谁家小孩不都是靠父母应承着一点呢,菊花在这件事情上就明显做的不对了,把他儿子排除在外了,全部家底都掏出去了,还根本就没有跟他说借多少钱,所以,他儿子不回来也是正常的。”

  说起这件事来,老大妈顿时也是有些唏嘘了:“现在的人呐,心机都太狠了,真的是吃了父母的肉还想把父母的骨头给啃了,菊花也真的是,不知道她怎么想的。”

  “女儿女婿再好能给她养老?儿子就这么的靠不住?全部家底都借出去了,她还真不怕他儿子结婚不要钱的啊,估计这件事以后啊,他儿子也怨上陈菊花了。”

  通过老大妈这么一说,钟天正就彻底回过味来了。

  因为借钱这件事情,怕是搞的他一家都非常的不和睦。

  老大妈在说这件事的时候,大家在边上点头附和,没有人发表不同意见,那就是说明,老大妈说的是实情。

  “那您跟我具体说说,他女儿女婿?”

  钟天正把刚才老大妈说的全部记下,继续发问。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