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804章需要细品的交谈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720 2020-11-17 17:20

  “这...”

  钟天正的表情阴晴不定了起来。

  这个事实远远超乎了他们的预料,如果说引起这起事故的人自己在事故中死亡了,那还能称得上是蓄谋么?

  没有哪个人愿意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帮助匿名者完成这么一出吧?匿名者应该也没有这么大的魔力。

  “我有些失望!”

  啊香看着面前的资料,眉头簇拥了起来:“我总感觉事情越来越复杂了,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不用想的那么复杂。”

  钟天正怔怔的看着眼前的资料:“我觉得,咱们现在的目光可以放在余城的身上。”

  啊香侧目看着他:“因为刚才的线索?重合在他身上的线索?!”

  “难道还不够么?”

  钟天正说完,没有再搭理她,起身往李队长那边走了过去,他在里面待了得有小半个小时,出来以后也没有跟啊香多说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跟李队长两人这么长的时间里,到底说了些什么,具体后续有什么计划,两人都缄默其口。

  啊香明显对这个结果非常的不满意,跟在钟天正的身后进行追问:“接下来咱们什么计划?”

  “没有计划。”

  钟天正看着她,摇了摇头道:“现在没什么事情了,你去忙你自己手里的活吧,这条线可以暂时放一放了。”

  “呸!”

  啊香冲他啐了一口,眉头皱了起来,龇牙咧嘴的看着他:“钟天正同志,你现在这个样子让我非常的失望,为什么不可以告诉我接下来的计划!还是说我啊香,没有资格知道你们的计划。”

  “哎呀,你这个小笨蛋!”

  钟天正看着生气嘟嘴的啊香吗,他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摇了摇头笑道:“好吧好吧,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一天到晚的,就知道卖萌卖惨来达到你的目的。”

  “哼!”

  啊香骄傲的扬起下颌,精致的脸蛋上流露出一丝达到目的的得意:“快说说看,本小姐或许能助你们一臂之力。”

  “等!”

  钟天正只给了一个字。

  “等?”

  啊香喃喃自语,若有所思的看着钟天正,陷入了沉默。

  “对,就是等!”

  钟天正点了点头:“余城那边,李队长这边会有安排的,咱们现在要等的就是余城再次动手的时候。”

  “难道你们不怕弄错了?”

  啊香重重的喘息了一口:“万一咱们弄错了呢?我觉得,当下保守的做法就是,咱们飞去F国,调查余城在出国这几年里的个人人生经历,或者说他在出国这几年里,都做了些什么,接触了些什么人。”

  “没有意义的。”

  钟天正摇了摇头,不认可她的说法:“跟他相关的人已经没了,你认为,咱们能查到关于他的什么消息么?”

  “……”

  啊香嘴唇蠕动,原本想反驳的,但是又不知道怎么来反驳:“那这个案子..”

  “这个案子,先这样吧。”

  钟天正摆了摆手,没有继续说话,折身来到了室外,摸出兜里的香烟来,却发现火没有了。

  “哒。”

  啊香出现在他的身边,把冒着火苗的火机递了过来,钟天正愣了愣,把香烟凑了上去,裹了两口以后,吐出细长的烟线来。

  “我有些失望!”

  啊香紧紧的攥着手里的打火机:“我觉得,李队长的意思应该不是这样的,等,应该是你的意思。”

  “……”

  钟天正夹着香烟的手指一顿,没有说话。

  “其实,你心里一直都非常的害怕,对不对?”

  啊香摩挲着塑料打火机的机身:“你害怕,事实真的就像是你想的那样对不对?或许,现在的你自己,都不知道该不该继续的去往下查下去了?”

  “你非常害怕,不管是颜昭兴,还是余城,这都不是你想要的结果,所以你给李组长的建议是,再等等。”

  啊香说到这里,歪头看着自己身边这个无比熟悉的男人:“我能理解你,但是我也不能理解。”

  “你想多了。”

  钟天正重重的吐了口烟雾:“我觉得,你应该相信我。”

  “好。”

  啊香看着钟天正良久,重重的点了点头:“我相信你!相信你的选择不会让人失望的。”

  “嗯。”

  钟天正看着远处来往的车流,没再说话。

  ……

  几天后。

  王逸群开车故意撞人导致张功来的死亡,所有的证据链全部完善,警方将其移交检查机关,接下来等待的将是对他的审判。

  邸茹芸在这的三天后,买了飞F国的飞机票,在钟天正啊香的护送下,离开了这里。

  她带着张功来就这么走了。

  这件事结束以后。

  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一切好像都安静了下来,也没有所谓的继续往下追查,风平浪静,一切发生的这么突然,又好像就这么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但是。

  谁都知道,这中间,又好像没有看上去的那么风平浪静,平静的湖面上,好似随时在酝酿着一场波涛。

  一周后。

  钟天正啊香叫上了颜昭兴、余城两人,出现在了学林路上的烧烤摊,现在虽然已经十月了,但是天气还不算非常的冷,烧烤摊的生意虽然不及夏天的时候,但到底还算过的去的。

  “来来来,咱们走一个。”

  颜昭兴端着酒杯,冲着他们三人面前端了端:“咱们都这么熟了,我也就不矫情了!开吃!”

  仰头小口的抿了一嘴,颜昭兴伸手抓起面前的羊肉串,一嗦全部撸了下来,大口大口的咀嚼了起来。‘

  “兴哥好像心里憋着点什么事情呐?”

  余城饶有意味的看着颜昭兴:“最近又撩了什么小姐姐?”

  “撩个屁啊!”

  颜昭兴无所谓的摊了摊手:“每天就是守着我那个无人光顾的小店,哪有什么时间去撩妹哦。”

  说到这里,他叹息了一口:“说到这个,我就不得不提起陈昇了,呵呵,怎么说呢?算了,也不知道怎么说。”

  “什么不知道该怎么说?我看你小子就是想说什么,但就是没有说出来!”余城龇牙笑了笑,端起一次性杯子,仰头把杯子里剩下的白酒喝干:“怎么?还对陈昇念念不忘?”

  “是啊。”

  颜昭兴叹息了一口,仰头看着天空,眼神一直聚焦在天空的星星上:“我感觉,我现在跟她的距离,就好像此时的我跟天上的星星一样,看得见,但是想要触及的话,又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可以啊,整的挺文艺啊。”

  余城笑着摇了摇头:“也许,你们之间,就跟天上一闪而过的流星雨一样,相逢即是美好,同样也非常的短暂。”

  “我不是这么想的。”

  颜昭兴非常认真的摇了摇头,扭头看向余城:“有时候我就在想,如果没有匿名者,那么,我跟她,就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了,你们觉得呢?”

  “不要问我,我不知道。”

  钟天正摇了摇头,身子往后压了压,把自己退出颜昭兴的视野:“也不要看着我家啊香,虽然陈昇是她亲手给抓进去的,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

  “是的,你也不要看着我。”

  啊香非常赞同的点了点头,缩进了钟天正的身边:“陈昇这件事,真的就不能怪我了,我觉得,要怪还是得怪匿名者,匿名者利用了她,而我做的,是我本职的工作。”

  钟天正伸手把啊香揽住,捋着她的秀发,龇牙笑道:“你小子该不会记恨上了你家香香姐吧?”

  “我靠,你看你说的什么话。”

  颜昭兴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说罢,他停顿了一下,自己给自己的杯子中满上:“算了,不想跟你们说话,你们现在是一对,专门欺负我这种孤家寡人。”

  “呵呵..”

  钟天正端起杯子,抿了口酒,视线徒然一转,落在了余城身上:“对于邸茹芸这件事,你怎么看?”

  余城愣了一下,面无表情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茹芸的什么事情?”

  “她家张功来的事情。”

  钟天正目光深邃,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他:“我跟你说个很有意思的事情。”

  “你说。”

  余城点了点头,拿起牛栏山瓶子,把自己的杯子里倒满:“你说,我听着。”

  “张功来是死了,但是,他死后,邸茹芸在整理他的遗物的时候,在他的行李箱里,发现了当初给汪妍冰提供金钱支持的国外账户的户主信息。”

  钟天正的视线就一直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他:“这个账户的户主,叫颜锦良,你有没有印象?”

  余城愣了一下:“颜锦良?”

  “呵呵。”

  颜昭兴龇牙笑了起来:“颜锦良?我本家啊。”

  “滚蛋!”

  钟天正没好气的骂了一句:“一边喝你的酒去,没有你什么事情。”

  “啊,你早说啊!”

  颜昭兴嘴里冒着酒气,伸手揽住了余城的肩膀,眼神看上去好像有些迷离,语气迷糊:“哈哈,你听到没有,余城,阿正这是在跟你说话呢,说明这件事跟你有关系,跟我没有关系。”

  “哦,是么?”

  余城侧目看了看看上去好像喝醉了的颜昭兴,半真半假的说到:“既然你们都这么觉得,那肯定就是跟我有关系了。”

  说到这里,他把颜昭兴面前杯子里的一杯子白酒直接倒在了地上,拿过啊香面前的椰奶帮他满上:“你都已经醉了,我给你倒杯椰奶,你自己边上喝着吧。”

  “行吧,既然跟我没有什么关系,那我自己一边待着去吧。”颜昭兴伸手拍了拍余城的肩膀:“我也希望这件事跟我没有关系,更希望这件事跟你也没有关系。”

  “如你所愿。”

  余城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哈哈。”

  颜昭兴仰头笑了起来,随即挪了挪屁^股下的凳子,来到了钟天正的身上,伸手揽住他的肩膀:“听到没有,这件事跟我没有关系,那就看来跟你有关系了呢,你自己处理吧。”

  “哈哈。”

  钟天正笑着点了点头,视线扫过颜昭兴:“那你一边凉快着去吧,我跟余城好好说道说道。”

  “妥。”

  颜昭兴端着自己装着椰奶的杯子,坐在了啊香的身边:“来,弟妹,咱们两个吃喝吧,这件事跟咱们没有关系,让他们聊去吧。”

  “嗯。”

  啊香的视线扫过钟天正余城,随即没再去看他们那边。

  今晚的饭局,看上去是那么的正常,但是一切又是那么的不正常,他们之间的交流,外人听上去,确实摸不着头脑,但是懂的人,却一瞬间就能听明白他们在说什么。

  “颜锦良你认识么?”钟天正开门见山。

  “认识啊。”

  余城点了点头,没有逃避,也没有狡辩:“我在国外留学的时候认识他的,而且交集挺深,后来,他成了我的小弟,我们走的也挺勤快的。”

  他的这个说法,间接性的证实了钟天正和啊香早之前的推断。

  颜锦良是余城的一个棋子。

  颜锦良的账户在给汪妍冰打钱,那是不是可以给两者画上等号。

  颜锦良给汪妍冰打钱,等于余城给汪妍冰打钱。

  “为什么要这么做?”

  钟天正摸过桌上的香烟来,给自己点上,想了想,他又抽出一根来,径直递给了余城。

  不怎么抽烟的余城这次也没有拒绝,伸手接过,就着钟天正点燃的火点燃,重重的裹了一口,抽烟的姿势跟动作看上去都像是一个老烟民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

  钟天正对着余城的脸,一口烟雾吐了上去:“做什么事情,总得是有个理由吧?”

  “什么理由?”

  余城摘下自己的眼镜,用力的捏了捏眉心,看上去有点头疼:“怎么说呢,这一切还是得怪你,你的表现太过于让人失望了,这让我为陈蓉觉得有些不值得,你知道吧。”

  “不要总是以她来做搪塞的接口好不好?”

  钟天正皱了皱眉头:“我觉得,陈蓉不应该成为这一切的借口,有些事情一开始的目的可以为她,但是后续的演变,还是以她为借口,我觉得这种举动有些消费她了。”

  “这不是消费她!”

  余城无比坚定的摇了摇头:“这是以陈蓉为中心点出发的一件事情,太多太多类似与她这种人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