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835章请注意你的情绪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7463 2020-11-24 21:51

   “我没有在跟你开玩笑。”

  钟天正语气平静,目光平稳的直视着侧对面的李长远:“我们也没有那么闲,特地找上门来,跟你说这件事。”

  他能感觉到出来。

  李长远的语气之中,充斥着浓浓的开心与兴奋。

  就是开心跟兴奋。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在笑什么,为什么这么开心,但是钟天正,他现在的笑容,肯定跟黄珊珊邹泽询两个人有关系。

  “很好笑?”

  啊香撇了撇嘴,视线不由变得凌厉了起来。

  她本身对李长远这个人的印象就不是很好,现在他这个反应,让人对他的反感也再度加重了几分。

  “错,不是很好笑,笑它是一种情绪好坏的表现。”

  李长远笑的更加狂傲了,伸手拿起桌上的黄芙蓉王香烟给自己点上,裹了一口畅快的吐出一条细长的烟线:“我现在是开心,非常开心你知道吧。”

  啊香皱了皱眉:“开心?!”

  “是的,不开心我能笑么?”

  李长远理所当然的反问了一句,看起来非常的畅快舒服:“我太恨黄珊珊跟邹泽询这两个憨批了,如果不是他们,那么我也不会有几年的牢狱之灾!”

  “我他嘛的早就恨死他们了,这两个人,简直就是做了表子还想立牌坊,不就是玩了她一下嘛,还真给装起来了,跟我在这里装的像模像样的。”

  “说到底,他们还不是为了那几个臭钱嘛,表面上看着有多气愤似的,不就是想拿着个做资本跟我要钱么!”

  “最后还不是要了我一笔钱然后就不说话了?就是他们害得我进去的,你说我恨不恨他们?现在听到他们两个小婊砸竟然闹开了,还弄死了一个,别提我有多开心了。”

  他的笑容很浓郁,笑的非常的开心。

  “简直厚颜无耻!”

  啊香冷哼一声,出声指责到:“你还好意思怪别人?明明是你自己做错了事情,怎么现在听你的语气说出来,好像你没有错,做错的反而是别人?”

  这个时候的啊香,眼神中充满着浓浓的鄙夷之色。

  她就这一点不好,经常性的不控制自己的表情,心情好坏全部写在了脸上。

  “难道不是?”

  李长远轻哼一声,不想继续在跟啊香说下去:“他们这种吊丝,死了才好,如果不是他们,我老爸也不会因为这件事的走漏而影响了生意,造成了大亏损。”

  李长远说完,重重的吐了口烟雾,整个人看上去颇为解气:“行了,如果你们要说这个事情,我告诉你们,这件事我知道了,多谢警方对在下的多多关注,所以你们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吧。”

  人总是这样。

  尤其是有些人,明明是自己的过错,却硬是要把过错推责到别人的头上,简直可笑。

  “看来,你的事情造成了你爸的生意上的影响,这些还不能足够的给你带来教训。”

  钟天正再次打量了一下房间内部,这里跟别墅比起来,那真的就是差远了:“这几年在监狱中的日子,看起来好像也并没有让你这个人真正的反响一下自己的错误。”

  “所以呢?”

  李长远无比的嚣张,直面钟天正尖锐的问题:“莫非我现在这个样子,你要把我再次抓进去不成?”

  说着。

  他还戏谑的笑了起来,顺带着把自己的双手送了出来。

  “呵呵。”

  钟天正龇牙一笑,伸手摸出后腰随身携带的手铐,直接就卡进了李长远的手腕当中。

  李长远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语气也急促了起来,急促中带着一丝慌张:“你|他|妈干什么!你干什么!凭什么抓我!”

  “啧啧啧”钟天正见他这个样子,不由直咂舌,顺手拿出钥匙来,插了进去帮他把手铐给打开:“不好意思啊,刚才忘记通知你了,这是我新领过来的手铐,还从来没有用过。”

  “我们这个行当的人嘛,最喜欢这种主动把双手伸出来让我们铐的人了,所以刚才你做这个动作,我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不好意思哈,唐突了。”

  钟天正一边帮他把手铐给解开来,语气嘲讽的说到:“看你给慌的!这点胆量都没有么?如果真正遇到邹泽询的报复的时候,你拿什么来抵抗他?!他现在可是个不折不扣的亡命徒,手里可是有条人命的。”

  “而且他的反侦察思维很强,不像某些无脑之人一般。”

  “所以呢?!”

  李长远听到钟天正的话,嘴角忍不住抽了抽,然后又不愿意认怂,顶嘴道:“邹泽询已经被你们抓住了,他要是能出来找我,那我第一个举报你们。”

  “再说了,除了他谁还能帮他?就这种吊丝,什么都没有人,身边能有几个朋友?什么样的朋友,能帮他做这种报复人的事情呢?”

  他的嘴角挂着玩味的笑容,然后故作轻松的摊了摊手,以用来掩盖自己刚才的怂包行为。

  他刚才的话可谓是直击李长远的内心啊。

  在钟天正给他戴上手铐的那一瞬间,李长远整个人确实是慌了,就连心跳都变得加速了起来。

  为什么?

  他怕啊,他还真怕被警方抓走了。

  监狱或者看守所,那种地方他这辈子都不想再进去了,哪里有外面的花花世界舒服啊。

  尤其是对他这种家庭条件还不错的人来说。

  “算了,我也仅仅只能对口头的批评教育了,至于你自己的问题,你能不能意识到,全看你自己。”

  钟天正不想再继续跟他说下去了,打开记录仪开始询问:“黄珊珊邹泽询与你之间的事情,想必你自己也非常的清楚,现在邹泽询因为杀害黄珊珊而被抓了,他说要给黄珊珊复仇。”

  “根据我们调查得知,你应该是他嘴里的复仇对象,所以特地这次来对你”不等钟天正说完。

  李长远直接就打断了他的话,对着记录仪的镜头,态度嚣张的不行:“不用你们调查什么了,我压根就没有危险,不麻烦你们,赶紧回去吧,有什么后果我自己承担,不送。”

  钟天正皱了皱眉,再次发问:“你确定一直以来你周围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或者不常见的人?”

  “你们!你们两个就是异常情况!”

  李长远毫不犹豫的回怼:“赶紧走,我就谢谢你们了。”

  “呵呵”钟天正笑了笑,伸手摸出钢笔来,在纸条上用会计计数的标准数字写法留下了一串自己的号码,前面再加上一个龙飞凤舞的“钟”字,然后把纸条放在了桌上。

  “这是我的号码,你如果有什么情况,你可以”不等钟天正说完。

  李长远已经伸手把桌面上的纸条拿了起来,扫了一眼以后嘲讽道:“不错嘛,写的一手好字。”把纸条在手心胡乱的一通揉,拧成一坨渣渣直接丢在了一旁的垃圾堆里。

  “走!不送!”

  李长远伸手一指门口,不言而喻。

  “好。”

  钟天正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冲啊香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然后折身离开了。

  李长远坐在家里,看着两人进入电梯,等电梯门缓缓关上,他起身把房间门给关了起来,嘴里嘟囔道:“沙|比,两个自以为是的东西,一天到晚这个那个的,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危险。”

  “邹泽询都已经进去了,基本上就是个判死,还报复个锤子!就算他要报复我,那也是得等他自己在里面待多少年过去以后了。”

  有一说一。

  虽然他怕警察来个什么罪名把自己抓了。

  但是。

  要说邹泽询这种货色,他还真的不怕,自己当初能把他们小两口玩弄于股掌之中,那么现在自己还能把他们给拿捏的死死的,臭吊丝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他一边吐槽着,一边把手里的烟头掐灭,然后又给自己点上了一根,叼着香烟,拿起桌上的手机,眯眼捣鼓了起来。

  李长远的这副作态,却正好呈现在某个人的视线当中。

  在这栋单元楼的对面,一家拉着卧室拉着窗帘的缝隙背后,一双眼睛盯着望远镜里面玩手机的李长远,然后视线下移,落在了正拉开车门上车的啊香跟钟天正。

  他咧嘴笑了起来,笑容很是玩味。

  男子自言自语的笑了笑,伸手松了松自己扣着的白色牛津纺材质的扣子,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斯文。

  男子的目光从望远镜中退了出来,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点上一根香烟来默默的抽了起来,寥寥青色的香烟烟雾在他头顶飘散。

  “有点东西嘛。”

  他坐在原地,目光隔着墙壁往底下钟天正啊香的方位看了看,没再说话,默默的裹着香烟。

  在男子的对面。

  也就是李长远的楼上。

  十四楼。

  同样也有一个年轻男子躲在窗帘后,望远镜正对着拉着窗帘的男子,他看到了窗帘后一闪而过的男子。

  年轻男子收回了目光,伸手开始敲击起摆在一旁小圆桌上的笔记本键盘来。

  他的房间里,相比起对面楼来就没有那么干净的,后面的桌子上摆放着各种品牌的吃过的泡面桶、面包包装袋等等垃圾,边上的烟灰缸里,也被烟蒂给塞的满满当当。

  他的精神状态看上去也不是很好,双目充斥着淡淡的几条血丝,略显得很长的头发也是油腻腻的,胡茬子长得很长,几乎比资深宅男还要宅。

  谁也不知道他在敲击着什么,电脑屏幕上只留下一串串的代码。

  ——————————————————

  楼下。

  车内。

  钟天正操控着车子往小区外面开去。

  啊香坐在副驾驶,系上安全带,有些气呼呼的说到:“阿正,这个李长远都这个样子的人了,为什么你还要这么对他!”

  “我看他刚才把你写的电话号码揉成一团丢进垃圾桶的样子就感觉到恶心,明明咱们是为了他好,他还一副自己很叼的样子,简直是太气人了。”

  说着,啊香还忿忿的伸手拍了下手扣上方:“要不是这份工作,那我刚才非得怼他不可。”

  “急什么!”

  钟天正驾驶着车子,歪头扫了眼啊香,语气也变得严肃了起来:“我现在要好好的严肃批评一下子啊香同志了,你也算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同志了,什么人没有见过啊,怎么能因为这种人就生气上火呢?”

  啊香有些不服气:“可是!”

  “可是什么?!”

  钟天正丝毫不让,语气依旧严肃:“没有什么可是的,你应该要好好的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了,再说了,像刚才这种状况,即便李长远再如何,但是他现在是需要我们进行一个跟踪保护的,有些该问的情况还是要问的。”

  “这就是我们跟普通人的区别,普通人或许不用思考那么多,很多事情可以依照自己的情绪来,但是咱们不行,咱们得按照规章程序办事对不对?不能什么事情依据自己的情绪。”

  说到后面,钟天正的语气也放缓了几分,没有刚才那么的严肃了,反倒像是个妈妈在教育自己的孩子一般:“记住了,以后可不能再表现的这么情绪化了,很不好!”

  “也很不合格,小心后面的综合考评,给你拿个六十分!”

  末了。

  钟天正又补充了一句。

  “哼!”

  啊香鼓了鼓腮帮子,轻哼到:“那又怎么样。”

  不过她的语气明显也是弱了几分,倒不是因为这个综合考核评价,而是她思考了一下钟天正刚才说的话,确实说的也很有道理。

  很多时候警方做的事情看上去不那么符合人的情绪,但有时候却也是按照程序走,对必要的人进行必要关注。

  “好了好了,下次注意!”

  钟天正看着啊香这个样子,倒也不忍心继续再说她了,扫了一眼导航:“下一个人叫什么名字来着?你给我报一下。”

  “下一个是个女人!”

  啊香对这个还是记得的:“叫肖燕美,二十五岁,还挺年轻的,当初那天晚上,她也参合了那件事,充当着跟黄珊珊相同的角色。”

  啊香的语气说着说着,又不对劲了,还打了个寒颤。

  好像有些刷新了世界观。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