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124章宾馆乌龙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64 2020-11-17 17:20

  “笑,再笑一个大嘴巴子。”

  钟天正嘟囔着没好气的一个脑瓜蹦子弹了上去:“赶紧上车,走了。”

  “来,我这里有五百块,拿去开个房间洗个澡睡个好觉。”

  啊香揶揄着坐上了副驾驶,把安全带系上:“不过你说,杜琦这小子,品味这么别致的嘛,天呐,他现在这个样子,我可是不敢尝试。”

  “你不敢不代表别人不敢。”

  钟天正翻了翻白眼:“现在的人,想法多了去了,人家这样体验生活也不犯法,能怎么着,有钱人就喜欢作呗。”

  刚发动车子,电话就响了。

  所里说豪泰宾馆有人打电话报警,说是保洁人员打扫客人退房的房间时,发现床底下有一双手。

  两人距离事发地很近,所以这个任务便再次下发到两人的身上了。

  宾馆出现凶杀案,这可不是第一次见了,两人也不敢轻视,立刻转向出发。

  等他们到达的时候,一身休闲装的沈梦溪竟然已经先一步出现在了宾馆。

  “这不是刑警队法医组的沈大同志么,怎么?”

  钟天正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往楼上走去,顺便打量了一下穿着牛仔短裤的沈梦溪:“怎么?你收到了通知?”

  “正好我在这里开了个房间,遇到这个事了,一起看看呗。”

  沈梦溪面无表情的嚼着口香糖,掏出兜里随身携带的一次性橡胶手套:“听说你们调往派出所已经已经很久了,怎么,准备在田心派出所常驻?”

  “工作调动嘛。”

  钟天正不愿意多说,随口扯到终止话题,随后,电梯到达三楼。

  事发房间328在走廊的末端,搞卫生的保洁阿姨惊魂未定的靠着墙壁在休息,见到警察,立刻就走了上来,开始诉说自己看到的情况。

  “警察同志,你晓得吧,我打开这个房间正准备搞卫生,我正准备把窗帘拉开,回头一瞥,竟然看到了床底下有一双人手,吓得我立刻就跑出来了,魂都没得了。”保洁阿姨语速很快,心有余悸:“你们一定要查清楚啊,这件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您放心好了。”

  啊香拍了拍保洁阿姨的后背,表示安慰。

  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担心被牵扯上,也是正常的。

  钟天正走到门口,先是扫视了一圈房间内部,正眼看过去,拉开窗帘的窗户只被打开了一条小缝隙,但是空气中,并没有任何的血腥味。

  再看房间里面的布局摆设,也都是正常使用的痕迹,不存在打斗的情况。

  怀着疑惑的表情,钟天正啊香带上口罩鞋套,率先进入现场,沈梦溪紧跟其后。

  来到窗前,果不其然,一双手从床底下扒拉着出来了,乍一看,是挺吓人的。

  不过,钟天正很快就发现了端倪。

  这双手,看着有点不正常。

  沈梦溪同样也露出了这样的疑惑,两人对视一眼。

  随即,钟天正啊香负责把床移开。

  看着床底下的“尸体”,沈梦溪无奈的翻了翻白眼,脱掉橡胶手套塞回了兜里:“无聊透顶。”转身就走。

  两人看了过去。

  原来,底下竟然是个充气的娃娃。

  一场乌龙,虽说劳人费神,但也是不错的结局,比起凶杀案来,平平安安最好啊。

  不过,对于入住人的这种行为,钟天正啊香也联系到了本人,对其进行了批评教育。

  等处理完这些,钟天正啊香两人正准备离开,沈梦溪正从电梯间里出来,准备出门。

  “你还真住在这里啊?”

  钟天正起初以为,沈梦溪是法医组派下来配合出警的,谁知道这还真是偶遇,调侃道:“我还以为是上面派你下来协助调查的呢,原来真是偶遇啊。”

  “呸,男人都一个样。”

  沈梦溪白眼瞪了他一下:“家里的水管坏掉了,还没修好,出来开个房间洗澡而已。”

  这会。

  沈梦溪看他的眼神已经不正常了,有点厌恶的意思。

  “我也没说什么啊。”

  钟天正疑惑的摸着脑袋,那叫一个冤枉啊。

  沈梦溪才懒得搭理他,这会功夫,已经踩着人字拖准备出去了。

  “啊!”

  就在这时候。

  楼上再次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叫。

  听这声音,应该是个年轻的小姑娘。

  两人皆同时回头,原本走到门口的沈梦溪,也收回了脚步。

  “报警,我要报。。。”

  女人的声音很尖锐,说到一半好像被人捂住了嘴巴。

  “走。”

  钟天正啊香对视了一眼,随即拐进一侧的消防通道里,声音就在上面传下来的,应该就是二楼。

  两人寻声跑了上去,二楼的一个房间正准备关门,钟天正抢先一步在门关闭的时候伸手推住。

  “警察!”

  “警察!”

  啊香紧跟而上,亮出了证件。

  关门的力度一下子大了很多,钟天正力气更大,门丝毫不动,犹豫了一下,里面关门的力道消失。

  门开。

  裹着浴袍的年轻女子跟一个裹着浴巾的大肚子中年出现。

  “怎么回事。”

  钟天正面色严肃,做出防御状态走了进去。

  “警察,别乱动。”

  啊香收起证件,紧跟而入。

  年轻女子立刻哭诉道:“警官,他强女干我!”

  “什么情况!”

  钟天正眉头一皱,歪头看向中年。

  “靠,搞了半天,你们还跟我玩仙人跳啊!”

  大肚子中年一扫两人,转身坐在了床上,点上了一支香烟:“都是出来玩的,这么搞就有点过分了昂。”

  “老实点!”

  钟天正可没这么客气,一巴掌把男子手里的香烟打灭在地上,反手把他扣住按倒在床上:“谁跟你什么仙人跳呢,你在说什么呢。”

  啊香再次掏出证件,放在中年男子的面前:“看清楚咯,如假包换的警官证,请你放端正你的态度。”

  看着警官证闪亮的星星以及印章,中年一下子就老实了起来。

  “身份证出示一下。”

  啊香掏出出警记录单,开始询问起女子的一些基本情况跟信息:“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我晚上喝了点酒便在这里开了个房间睡觉,结果中午醒来的时候,他竟然在我房间里,而且还把我....”

  年轻女子说起这个事情来,那叫一个愤怒。

  “叮咚,破获这起强女干案,获得奖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