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688章烹之而食这章跟下一章胆小慎入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5540 2020-11-17 17:20

  ();

   “你知道这个孩子是谁的嘛?”

  钟天正目光如炬,恶魔之眼笼罩在王觉的身上,只要他有任何的肢体动作,都能敏锐的发现:“你有没有去追查过这个事情。”

  这个问题非常的尖锐。

  “我肯定去追查过啊!”

  王觉咧嘴冷笑了起来,语气中带着一丝丝愤怒:“两个孩子,一个现在八岁,另外一个也有五岁了,你想象一下,你倾注了所有亲情的孩子,突然一天,现实告诉你,这两个孩子都不是你的,你会不会爆炸?你会不会去追查这两个孩子是谁的?!”

  说话间,王觉的眼睛棱了起来,咬牙道:“可是,我没有查出这个孩子是谁的,这让我有点失望,卞盼盼跟我说,这辈子都别想知道这两个孩子是谁的。”

  “以我的能力,我查不到这两个孩子是谁的,久而久之,我也就放弃了,我自己忽然也想通了,现在追查这两个孩子是谁的还有意义么?”

  王觉垂下头来,整个人看上去有点丧:“在被卞盼盼他哥威胁过后,原本我尝试着去接受,但是我发现我接受不了,那种感觉,就如同有一枚钉子扎在你的心脏上面,你怎么去释怀都释怀不了的,所以最后,我们谈出了最终方案。”

  最终方案:房子卖掉,房子的钱一人一半,王觉再每个月给她打三千块的抚养费。

  “哦...”

  钟天正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在整个交谈的过程中。

  自始自终。

  王觉除了脸上的愤怒以外,逐渐转变成一种无奈,整个人如同一潭死水一般,非常非常的平静。

  这种感觉,钟天正觉得非常的古怪,但是又说不出来哪里古怪,很奇怪。

  但要说什么不妥,似乎又没有什么不妥。

  一个人在经历了这种事情以后,不但没有就此结束,反而陷入了另外一段纷争当中,被人一锤一锤的锤着脑壳,绝望至极应该就是说他这种人吧。

  “我们建议你,你可以保留证据,然后向有关单位请求帮助。”

  钟天正扫了眼边上已经停止记录的啊香:“混子的年代已经过去了,只要有足够的证据,你完全可以摆脱现在所处的困境,不就是一个滚刀肉么?”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王觉龇牙笑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光亮:“对付滚刀肉,你可以拥有一把更锋利的刀,让他不敢来滚。”

  “啊?”

  钟天正愣了一下,点了点头。

  随即,他拍了拍裤脚起身,在这个两室一厅的房子里漫无目的的转悠了起来,环顾着整个室内的摆设。

  真的收拾的非常干净。

  一点女人生活的痕迹都没有。

  足以见得,王觉是有多渴望摆脱卞盼盼。

  “嗯...”

  钟天正再次吸了吸鼻子,歪头看向厨房,天然气灶台上,小火慢炖着一个小锅,肉味飘散而出:“炖的什么,挺有味昂?”

  王觉龇牙笑了笑:“呵呵,一个人嘛,肯定要过好一点,炖了点排骨。”

  “对,这话没毛病。”

  钟天正点了都头,视线落在了王觉身上,脸上的笑容不变:“对了,你门口的那双鞋呢?前两天过来,我还看见的。”

  “啊!”

  王觉蓦然一顿,愣了好一会,这才摆手笑道:“鞋子脏了,穿了很久的一双鞋,我就给扔掉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扔掉了么?”

  钟天正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那行,回头我让人去刨一刨垃圾桶。”

  “可以。”

  王觉表情不变:“那就麻烦钟警官了。”

  “呵呵,不麻烦不麻烦。”

  钟天正拍了拍王觉的肩膀,沉声道:“你的心理素质远比我想象中的要好很多。”

  “啊?什么心理素质?”

  王觉微微一愣,摆了摆手:“如果你要是觉得我心理素质好,倒不如说,是因为我遭遇了这些事情,有些东西对我来说,真的无所谓了。”

  “行,那就先走了。”

  钟天正点了点,叫上啊香,两人从王觉家里出来。

  “警官,要不一起吃点?东西炖的已经差不多了。”

  门口,王觉跟了出来:“我一个人吃的也很无聊,一起吧?”

  “不用了。”

  两人摆了摆手,进入电梯。

  ……

  楼下。

  啊香扣上安全带,把手里的记录交给钟天正,点火开车:“阿正,你有没有感觉到,这王觉家里,好像阴森森的,有点阴冷的感觉啊?上次过来的时候,我就有这种感觉。”

  “阴冷?”

  钟天正坐在副驾驶,翻看着手里的记录:“我感觉还好吧,是因为女孩子本来就对冷感知力强一点?或者说体寒?”

  这一点钟天正是说的有根有据。

  啊香同志每次在洗澡的时候,那个水放的很热,都快成开水了,感觉能把人给烫熟,每次钟天正都受不了,想要去把水温调低一点,结果就受到了来自啊香同学的一顿毒打。

  虽然钟天正后面又一顿鞭打给打回去了,但是下一次洗澡,啊香放的这个水温还是很烫。

  钟天正同志表示不服。

  所以他特地的去网上百度了一下,这才发现,女生洗澡水温很热,这是一个全国范围内都存在的问题,算是世界上男性认知里的的未解之谜之一。

  所以。

  啊香这么说的时候,钟天正下意识的认为,这是因为女性体质的原因,再加上这几天也没有什么太阳,就显得屋内清凉很多。

  “我觉得一切倒也还正常吧。”

  钟天正摇了摇头,并没有多想啊香说的这个玄学感觉:“因为这几天天气的原因吧。”

  “切,那我们家为什么没有阴凉的感觉。”

  啊香嘟嘴反驳,不任何钟天正的说法,她并没有立刻把车子开出去:“你刚才说的他那双鞋子,咱们真的要去翻垃圾桶嘛?”

  钟天正摸出手机来,寻找着师心语的电话:“找,必须找到那双鞋子。”

  不知道为何,钟天正总感觉这双鞋子,有点问题。

  上次,他们来王觉家里的时候,这双鞋子鞋底还有未干涸的泥土印,那个时候,王觉的说法是他并没有出过门。

  但是这一次来的时候,鞋子直接就消失了。

  一个不出门的人。

  为什么着急着处理一双即将不要的鞋子?

  当然了。

  钟天正现在的目光之所以聚焦在他的身上,主要是这个人具备作案的动机,值得关注。

  很快。

  师心语的电话翻了出来:“师心语同志,麻烦你帮我查一个人,速度要快,卞盼盼的哥哥,卞有才,资料你那边应该都有的。”

  上次。

  师心语同学展现出了她奇异的查询资料的速度,钟天正没有去追问什么,但是这么大一个资源在手里,怎么用怎么舒服,用起来就对了。

  师心语同学果然没有让人失望。

  仅仅只是短短的三分钟,她就把卞有才的个人资料掉发过来了。

  卞有才是个有案底的人,想要知道他的资料并不难,上南市在对有案底的人,监管一向都比较严格。

  举个例子:

  如果从外地有个人来上南市,入住了宾馆酒店之类的,只要你这个人在系统里是有案底的,那么,你登记信息入住没多久,酒店所属辖区的街道派出所就会派人过来询问。

  问的问题跟扯家常一样。

  来上南市干什么啊,目的是什么,要待多久,常驻还是说只是来旅游啊办事啊,然后会再点一下你的案底,因为什么什么原因犯的事情啊,再教育你一番要好好做人啊遵纪守法之类的。

  不要问我为什么会这么清楚。

  钟天正简单的把卞有才的个人资料扫了一眼,记住了他的样子以后,随即示意啊香开车出发。

  同时还不忘记把现场交给了小张,让他叫两个帮手来,时刻关注着王觉的动静。

  楼上。

  王觉站在阳台上,嘴角带着冷笑的看着蓝色的红旗HS7离开的车尾灯...

  ……

  卞有才的资料里,就有最近上传的住址信息以及个人照片,两人行驶了得有近二十分钟左右,来到了他的住所。

  城中村。

  卞有才不是上南市本地人,而且因为故意伤害在里面待过,出来以后,并没有做什么正经工作,所以城中村里面的这种租金相对低一些的公寓就成了他的选择。

  当然了。

  这里面的环境也是非常差的,走在巷子里,地面坑洼脏污遍布,头顶上,杂乱的电线遮盖了天空。

  “咚咚咚...”

  钟天正伸手敲响了卞有才的房门。

  敲了好一会。

  里面总算是响起了脚步声。

  “谁啊?!”

  卞有才骂骂咧咧的声音响起,没多久,房门打开,里面黑乎乎的一片。

  这种公寓房,分内内窗跟外窗,内窗的房子,就是房间在公寓中间,挨着过道,白天不开灯的话,屋子里面是没有阳光的。

  “警察!”

  钟天正掏出证件,在卞有才的面前摆了一下。

  “砰!”

  沉闷的响声响起。

  卞有才在看到钟天正的证件以后,第一时间关门,但是被边上的啊香眼疾手快直接挡住,用力一推直接把门推开,闪身进去,一把揪住卞有才的衣领子,右脚一记横扫,直接把他放倒在地。

  整个过程不过五秒钟,就把这个男人给制服住了。

  “很不错。”

  钟天正有点满意的点评了一句,伸手把门口的灯打开:“看来这段时间的训练是没有错的。”

  “哼!”

  啊香娇喝一声,手掌发力,把卞有才拎了起来:“为什么见到警察就要跑,知道你自己犯了什么事情嘛!”

  卞有才眯着眼睛,适应着室内的强光,嘟囔道:“我不就是找他借了一百块钱么,犯得着叫警察上门来么。”

  “哦,你还知道啊!”

  啊香心里顿时明了,这货应该是又搞了点什么事情,误以为对方报警了:“我们过来还有其他的事情要问你,老实坐好回答!”

  “啊,原来不是因为这件事啊。”

  有着进宫经验的卞有才,从说话间就揣摩出了两人过来的目的,也没有那么慌了,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坐在了床上:“那两位就问吧,有什么我肯定配合,我是守法好公民。”

  卞有才本人的样子比照片里面,看上去还有多几分不善,光你看到这个人面相,就能生出这货肯定不是个好人的感觉。

  如果他出去坐地铁,遇到临街查询的民警,估计每个警员看到他都得问一次。

  “那就行。”

  钟天正没兴趣跟这种人瞎扯,直奔主题:“我们过来,问问你妹妹卞盼盼的事情。”

  “啊,可以。”

  卞有才伸手摸过桌上的香烟盒来,打开一看,里面空了,随即向钟天正做出了个夹烟的收拾:“那啥,警察同志,来一根嘛,烟瘾来了。”

  钟天正皱了皱眉,摸出香烟来递了出去。

  卞有才自来熟的把香烟盒子拿了过来,抽出一根叼在嘴里,然后又抖出一根来递给钟天正,见钟天正摆手拒绝,然后就把香烟装进了自己的衣服兜里,动作娴熟无比。

  “老油子。”

  钟天正给这个人做了评价,直入主题:“你妹妹的事情相比你也知道的,我也不想多说,我们有点事情但是联系不上她,所以找到了你。”

  卞有才无所谓的摆了摆手,眯眼叼着香烟,一只脚踩在床上,低头扣着脚趾头:“她的事情,你们既然知道,那么你们就应该去找王觉那个缺货啊,我妹妹肯定不跟我住的咯。”

  “我的意思是,我在王觉那里没找到她。”

  钟天正眉头一皱,追问道:“最近她有没有跟你联系过?”

  “没有啊,我们很少联系的,她每个月会给我打两千块钱,只要及时打钱,我也不会联系她。”

  卞有才全程都在抠脚趾头:“我妹妹的事情你们不是知道么,那小子把房子卖了他们俩平分,每个月再给她三千,他们是这样说好的呀。”

  “我帮我妹妹把这件事搞定,我妹妹每个月给两千给我。”

  说到这里,卞有才夹着香烟,粗鄙的往地上吐了口浓痰:“他们的事情我不管的,只要给我钱就行了,所以你不用来找我,找我也没用有,他们商量好的,我没有威胁谁。”

  “什么?!”

  钟天正闻言一滞,眉头皱的更深了。

  王觉的最终方案是:因为他跟卞盼盼感情破裂,已经无法在继续下去了,迫于卞有才的威胁,他跟卞盼盼俩瞒着卞有才私下达成协议,房子均分,每个月给三千块生活费。

  而到了卞有才这里:这一切都是早之前说好的,他是知道这件事的。

  两边的说法一下子就对不上了。

  毫无疑问。

  王觉在撒谎。

  卞有才没有任何撒谎的动机。

  想到这里。

  钟天正猛然转头看向啊香,脸色严肃。

  “刚才咱们在王觉家,他一直在炖东西,那时候我还说很有味...”

  “是。”

  啊香点了点头:“我也闻到了。”

  “然后,下来的时候,你又跟我说,他们家很阴凉?”

  啊香闻言再次一愣。

  回忆着钟天正前面说的这句话,整个人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屋里很阴凉...

  厨房传来的肉味...

  钟天正边说边摸出手机来,直接打给了小张,转身往屋外跑去:“小张,叫现场的两个人现在立刻给我上楼,堵住王觉的门,王觉要是想出门,直接给我按住!我现在就过来,这小子搞不好,弄出了一个大案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