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423章跪下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455 2020-11-17 17:20

  

   “如何?”

   钟正手持实木扁担,重重的插在霖面之上,泥质的地面顿时溅起阵阵碎泥:“你觉得,就凭这种货色,就能把我堵在这里?”

   实木扁担的优势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也不知道这个是什么木头材质的,特别的结实,连续被镰刀劈砍几下,硬是没有太大的切割痕迹残留在上面。

   “草。”

   手持镰刀的中年男子怒吼一声,挥舞着镰刀再次冲了上来。

   “结束吧!”

   钟正冷冷的看着冲上来的中年男子,身子猛然一动,跟着也主动出击,紧绷的双腿发力猛地一蹬地板,整个人如同炮弹一样冲了出去,速度极快。

   片刻之间。

   两人遭遇到了一起。

   镰刀带着劲风横扫而来,钟正手持扁担,直接接了上去,狭长的扁担在这一刻展现出了极大的优势,硬接下这一刀,手臂猛地发力横挑,一下就把男子手里的镰刀给挑飞了出去,在空中旋转了几圈以后,不知道落到哪里去了。

   “跪下!”

   钟正爆喝一声,稳稳的操控着扁担,横空突刺,速度飞快,手中扁担如同银蛇出洞,一点寒芒先到然后枪~出如龙,直接扎向中年的右腿膝盖。

   “咔嚓!”

   “啊!”

   骨头碎裂的声音伴随着惨叫声响起。

   被扁担顶部击中的中年惨叫着直接单膝跪倒在地,五官扭曲在一起表情痛苦,右腿膝盖整个的塌陷一块下去,腿部分以一个奇怪的角度扭曲过去,状况惨烈。

   下一秒。

   中年只感觉面前一道劲风袭来。

   他下意识的抬起头来,一只巨大的鞋底在瞳孔中无限放大,跟着只感觉脑袋如同被火车撞击了一般,直接向后翻滚了一圈然后倒地。

   钟正快步跟了上来,一脚踩在中年的胸口上,目光冷冽:“早就和谐法治社会了,还喊打喊杀,该打!”

   鼻骨凹陷的中年下意识的想要挣扎着起来,但是钟正稳稳的脚板踏在他的胸口,让他根本动弹不得。

   “草你妈!”

   中年咬牙不服,怒骂到:“警察都是这么打饶么?我要验伤!”话的时候,右手挣扎着就要抓向钟正的右腿。

   “哦?验伤?好的呀!”

   钟正眉头一挑,右腿膝盖一弯,左脚之间踩在了中年的手掌之上,还用力的碾压了一番,如同他每次碾压烟头一样:“不服?!”

   “啊!”

   中年吃痛,再次惨叫了起来。

   手掌跟地面亲密接触,还被死命的摩擦摩擦,简直就是折磨。

   “草!”

   彭军看着近在眼前倒地的中年,整个人脸色极为难看,大吼一声:“枪~来!”

   话音落。

   原本站在他身后拎着帆布包的男子拉开黑色的帆布袋拉链,一把锯短的自制老式猎枪~就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心!”

   原本躲在后面楼梯负责拍摄的啊香,见此一幕,顿时吓得花容失色,直接从楼梯上跳了下来,奔着钟正的方向跑来。

   在彭军开口的瞬间,钟正就早有耳闻,刚要往后倒退,倒地的中年左手快速一拽,直接抱住了钟正的腿,把他给拉住。

   “别动!”

   一直一言不发的男子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来,冰冷的枪管就这么直愣愣的顶在了他的脑袋上,随即看向啊香:“还有你,也别动!”

   “我这辈子,最恨别人拿枪~指着我的头了。”

   钟正咬牙看着男子,咧嘴就笑了起来:“起来也奇怪昂,我最近经手的案子,都尼玛是涉枪~案,为什么?”

   “因为你倒霉!”

   男子双手端着猎枪,语气冷冽。

   “呵呵。”

   钟正双手抬起,慢慢的站直了自己的身体,视线落在了枪管上。

   脑海里就自动给出了这把猎枪~的信息。

   男子手里的猎枪,应该是农村老一辈那时候的老式猎枪,枪管已经被他锯短了,杀伤力保留的情况下,便携性还得到了提高。

   但是也有一个缺点,那就是一次只能打一发,不能连击。

   可别看了这种自制的猎枪。

   杀伤力可是极高的。

   一扳机扣下去,大量的钢珠从枪~口宣泄出来,覆盖面极广。

   现在他们所处的这个环境里,周围都堆满了干柴,狭的通道根本没有办法躲避。

   “你敢开枪嘛?”

   钟正棱着眼珠子看着男子。

   男子年纪应该得有近四十岁了,精瘦的,面色蜡黄看上去气色不好,但是却给人一种很凶狠的感觉,绝对不是善茬。

   “你猜我敢不敢!”

   男子不为所动,挪动着身子让开了一条路来。

   彭军自他身后钻了过来,绕着打量起双手举起做投降状的钟正:“你刚才的凶猛跟睿智的表现一改我对你的看法,我猜你在上南市那边应该也不是什么警察,就凭你这个身手跟头脑,我想肯定也算是一大精英了,想必也是个中流砥柱,至少跟那些大肚子不一样。”

   彭军是一个非常精明的人。

   从见到钟正开始,这个长得很鲜肉的警察就一直在刷新着自己对他的看法。

   由原先的中看不中用到耍身份的警察,再到思路清晰,再到腹黑算计以及强大的推理能力,再加上刚才他的打斗表现,实在震撼。

   他不是二五八万的憨憨。

   仅仅凭借着钟正的表现,就推断出钟正在工作中可能会是一个比较重要的角色。

   这个人不能杀。

   钟正要是真死了,只怕是那边肯定会严肃追究,不管自己用怎么样的借口都掩饰不过去的。

   “我突然就改变了想法。”

   彭军目光闪烁的看着钟正,面带冷笑的转向了身后的啊香:“我记得,这个人是你的女友对吧?而且她也是个警察,对吧?”

   “你想要拿她来威胁我么?”

   钟正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

   不是慌张,而是从所未有的冷漠。

   冷漠之中,蕴含着一股子杀意。

   他直接就无视了顶在脑袋上的枪管,扭了扭脖子摸出香烟来给自己点上,眯眼大口大口的抽了起来。

   “你很聪明嘛。”

   彭军咧嘴笑了起来,拍着钟正的脸蛋:“你猜我会怎么威胁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