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157章未完工的画求订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461 2020-11-17 17:20

  

   民房还是那种很老式的建设布局,外墙上,白色的外墙有些已经剥落露出里面的墙砖,有些地方甚至出现了细的裂纹。

   乍一看如同危房一般,早无人居住了,若不是门口台阶上光滑的石块表明着有人经常在这里活动,两人一定以为这里早已经荒废了。

   两人事先就得到过胡光的允许,拿着他交付的钥匙,开门进去。

   进入屋内,再次让人意外,完全就是两样的。

   屋内的布局完全不像屋外那样破旧,相反,房间里的装修装饰都非常的好。

   清一色的白色瓷砖覆盖整个屋内没有任何遗漏,堂屋里摆着清新风格的素色沙发,中间是一块得有七十英寸的米电视机,墙面上挂着各种装饰用的相框,框着风景画与人物图画。

   看这相框里的图片,好像都是手工画制的。

   除此之外,其他的一些生活必备的家具家电都一应俱全。

   “啧啧,这胡光倒是也挺会生活的。”

   啊香环顾着室内的装修与格局:“这种装修风格,很适合年轻的喜好。”

   “请注意你来的目的。”

   钟正提醒了一句,扫了眼摆在电视柜正对着整个堂屋的米家监控器,开始在屋内随意的转悠了起来。

   一楼除了堂屋,边上就是一个厨房以及洗手间,很简单。

   楼梯也是扑了瓷砖了,顺着楼梯上去,进入二楼,二楼斜左边,是卧室,大门打开。

   钟正踱步进去,里面都是很正常的生活痕迹,他们来这里可不是搜查什么的,自然也不会乱翻。

   右边,是个书房。

   书柜里摆放着很多书籍,但是看名录,多是跟画画有关的书籍,书桌上摆着一台苹果的一体机,处于关机状态。

   紧挨着书桌,是一个画板,诺大的素描纸上图案只画了一半。

   从外形上来看这是是一只竹鼠,只画了上半身,竹鼠的皮肤表面细细的刻画了很多的伤痕,惟妙惟肖。

   竹鼠的表情很狰狞,嘴巴上两个牙齿画成了钩形的獠牙,沾染着血液,在这只竹鼠背后,是一个扩大版往前冲的巨大竹鼠,眼睛泛红如同一只饿狼,张开着大嘴,凶意十足。

   整个画作以红色基调为主,篇幅很大,惟妙惟肖的,乍一看,恐怖感铺面而来。

   后面上来的啊香已经在观望着这副画了,惊叹的伸手抚摸着纸面:“想不到胡光竟然还有这么好的美术功底?就这个画面,一般饶笔下,根本营造不出来这种意境。”

   “你不怕?”

   钟正差异的看向啊香,即便是他,第一眼看到这幅画,都觉得有点渗人,啊香一个妮子,反倒是看的津津有味。

   “切,这有什么好怕的,艺术你懂不?”

   啊香反倒是不以为意,端详着这张画作,看向一侧还没有彻底干涸的燃料:“看这画面,好像他还没有画完,他想构造出一个什么样的画面?从目前完成的进度来看,我看不出来他想要表达什么东西。”

   “画到一半的遍体鳞赡竹鼠,一只快速往前冲的巨大版竹鼠。”钟正摩挲着下巴,皱眉看着这个作品:“这副作品,应该是他想要表达内心什么想法而作的,可是实在理解不出来这副画想要表达的意思。”

   “不行,我得去问问我的闺蜜。”

   啊香着就把手机拿出来拍照,钟正则是继续看着屋内其他的地方。

   “哦?”

   钟正的视线落在了书柜里的一个半开的盒子上,拉开柜门把盒子摆在桌上,打开,里面是一套各种制式的刀具,不对,应该是雕刻用的刀具。

   刀具边上,还摆放着一个已经制作完成的印章,另一个处于半完工的状态。

   “这胡光有点意思啊。”

   钟正把印章沾上印泥,在一张白纸上印了下去,龙飞凤舞的黑暗之光四个字出现,文字效果比钟正的字还要好看几分。

   啊香凑了个脑袋过来,眨巴着大眼睛:“你,这胡光如果没有这个悲惨的遭遇,在一个正常家庭成长的话,你他在艺术届会不会有一席之地?”

   话语里,不免充斥着同情跟惋惜。

   “黑暗之光?”

   钟正的关注点明显跟啊香不一样,看着这几个字,再看向这半完工状态的画,陷入了沉思。

   黑暗之光应该就是类似与笔名之类的,他如何给自己起这样一个名字,艺术性也太强了吧?

   “嗯?”

   思考的瞬间,他的视线落在了一侧的烟灰缸上。

   准确点来,应该是烟灰缸里面的烟蒂上。

   “阿正,你...”

   啊香转过头来,正要张嘴话,却被钟正制止了。

   他掏出随身携带的一次性橡胶手套带上,视线聚焦在烟灰缸的烟蒂上,将其捏起:“啊香,你看这个烟蒂,有没有什么异常?”

   “异常?没有啊。”

   啊香仔细的看了看,确认到:“我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就是很正常的,烟蒂能有什么不正常?”

   “可能是你不抽烟你不知道。”

   钟正看了看窗外:“每个人抽烟有不同的习惯,有些人喜欢在烟灰缸里倒水,这样烟蒂不用掐灭就能灭掉烟头,烟灰也不会到处跑,但是这个做法得处理烟灰缸,不然有很重的味道。”

   “而有些人则喜欢直接把烟蒂掐灭,这样味道会一点,不用每清理,但是烟灰会到处跑。”钟正把烟蒂旋转过来,伸手一捏烟头:“但是胡光他不属于以上两种,他是这样子灭烟的。”

   “用手掐灭?”

   啊香睁大了眼睛,看着钟正掐烟的动作:“烟头温度那么高,他竟然用手掐灭?”

   “对,你看每个烟蒂的形状,烟头都是呈捏扁状态,而不是正常灭烟时的弯曲或者断裂,由此断定,他可能有严重的扭曲心理,比较这个习惯太过于异常。”钟正翻动着烟头,突然停顿了下来,眯眼看着这枚烟蒂。

   未抽完的香烟上,有一块红色的印记,呈手指按压在上面的形状,没有任何的颜料痕迹残留,看上去更像是...

   血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