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694章你是怎么查到他的二合一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469 2020-11-17 17:20

  

  “这个时代已经变了,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时代了。”

  王珏嘴角带着玩味的笑容:“别说我弟弟了,就说你们吧,你们这些基层的警察,每天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情,处理各种各样的人,弄不好,是不是还会被人投诉?”

  “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那时候的教科书上,明文标注的是警察是GJ拥有暴%力%执%法权的机关,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性质逐渐开始变了。”

  “我弟弟的事情,在辖区派出所民警调解的时候,一切都是因为卞盼盼而起,但是她却反而能把民警搞得死去活来头疼不已,这是为什么?”

  “不用再说这些了。”

  钟天正眯眼看着嘴角带笑的王珏,把话题拉扯了回来:“我觉得,咱们还是来说说案件比较合适,你说是你杀的卞盼盼,作案动机就是因为她在离婚一事上的后续所作所为?”

  “没错,就是这样。”

  王珏脑袋侧了侧,眯眼看着地板:“我弟弟吧,他这个人没别的,就是心地好,说直白一点,一个人太过于心地好,那就是懦弱了,原本法院判离以后,他是铁了心要把她们一家三口扫地出门的,结果呢,这两个孩子,抱着他的大腿一顿哭,喊着“爸爸为什么不要我了”之类的,他一心软,就没那么坚决了。”

  “也就是这样,他第一次没有立刻把她们赶走,哦豁,这个时候卞有才出现了,卞有才这个人想必你们已经非常清楚了,正是在他的指示%威胁之下,这才有了后续的什么每个月转三千块钱给她们。”

  王珏说到这里,深呼吸了一口,伸出手指来,对着空气夹了夹,钟天正摸出兜里的香烟,给他点上了:“事情最终的爆发点,就是那天下午的争吵,那天我在我弟弟家,喝了点酒,你猜怎么着?这个女人正好过来了,没别的目的,就是要钱,三万块,一开始我没管,我弟弟处理的这个事情,两个人在客厅里吵得烦死了,我二话没说,操起桌上的烟灰缸直接就过去了,砸在她的太阳穴上脑袋上,连着好几下的,那时候喝多了酒,也没个轻重的,直接就把人给干死了。”

  王珏轻妙淡写的把事情经过简单的描述了一遍,说完以后,他整个人都非常的平静:“我已经忍耐她很久了,这个女人一天到晚的,我没有办法,只能让他永远的闭嘴了。”

  “杀了她以后,后续就是你们调查的那样,我采购了那些做简易冰箱的零部件,组装好冰箱以后,就把她放进去了。”

  “后续呢?”

  啊香停下敲击的键盘,侧目看着王珏:“难道你们准备就这样把这个尸体一直冰冻冷藏在这里?你们不怕事情有暴露的一天?”

  “你这不是废话么?”

  王珏弹着烟灰撇了撇嘴:“开玩笑,杀了个人哎,你要说不怕那不是扯基尔蛋么,我们太怕事情暴露了,我们也知道,虽然短时间内能瞒住,但是时间一长,一个人就这么没了,肯定会暴露的。”

  说到这里,王珏吐了口烟雾,整个人后仰,后背靠着座椅靠背,看着天花板陷入了回忆当中。

  “那天晚上....”

  ……

  视线回转。

  一转眼。

  距离卞盼盼死亡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天。

  一切都很安静。

  卞盼盼这个人,没有正经工作,也没有几个朋友,所以她几天没动静,压根也没有人给她发短信发消息打电话之类的。

  晚上十点。

  餐桌。

  王珏端着炒好的辣椒炒肉放在餐桌上,就着买来的花生米,猪耳朵等熟食,打开一瓶子牛栏山各自倒满杯子,喝了起来。

  这顿饭这杯酒的气氛非常的沉重。

  很快。

  一杯子酒都见底了,两兄弟从头到尾都没有开口说任何一句对白,就这样对坐着,无声的伸着筷子,夹菜,喝酒,连碰杯干杯都没有。

  良久。

  王觉打破沉寂,率先开口:“还有一天,我请假就到期了,明天我再接着请一个星期吧。”

  “不行!”

  坐在对面的王珏一口就给否决了:“你已经请了一个星期了,再请一个星期,难免人家会多问,多问的话,你就可能说出问题来。”

  王觉嘴唇蠕动:“但是...”

  “没有但是。”

  王珏直接粗暴的打断了他的说话,嘴里冒着酒味,语速很快:“你就跟正常一样上班就对了,人是我打死的,跟你又没有什么关系的咯。”

  “哥!”

  王觉摸出香烟来,递了根给王珏,自己才点上:“这件事因我而起,怎么着我也不会让你暴露出来的。”

  “嗯...”

  王珏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呼...”

  王觉重重的裹了口香烟,吐出浓烈的烟雾,看着对面一言不发的哥哥,他犹豫了很久,嘴唇哆嗦着道:“要不...要不我们自首吧,我对警察说,人是我杀的,跟你没有关系,你放心...”

  “啪!”

  王觉的话还没有说完。

  迎接他的是来自哥哥王珏的一个大嘴巴子。

  狠狠的一巴掌抽过来,很突兀,也很用力。

  大嘴巴子抽在王觉的脸上,让他感觉着脑瓜子嗡嗡的,整个人蒙在原地,怔怔的看着哥哥王珏,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自首?自你妈!你个臭傻%逼!我发现你就是烂泥扶不上墙的垃圾玩意!”

  王珏咬着烟蒂,直接从座位上窜了起来,食指都快顶到王觉的脸上了:“你自己看看你现在混的个什么玩意!你%他%妈都三十多岁的人了,你有什么?根本就是一无是处!”

  “原本家里想着让你结婚,但是你看看你娶的他妈的是个什么玩意儿,啊?!草你%妈%的,你自己回头看看,你被人欺负的成什么样子了?这他妈就是你花五六十万娶回来的女人?!”

  “儿子,生俩儿子,全他妈不是你的,这就算了,还他妈让人给咬住了,你看到没有?你个废物东西,人家这是咬死了你,还要吃你一辈子的节奏!?你还想不明白?你%他%妈什么时候能够站起来!你个废物玩意儿!”

  “人家都站到你头上拉屎拉尿了,你怎么还是这个德行?人活一辈子活的什么?不他妈就是一口气么?就算是死,那他妈也得拉着他一起!你报警?你报警能咋的?让警察把你干掉?然后在监狱里看着她们继续在外面逍遥快活?”

  王珏恨铁不成钢的狠狠的骂道,一句接着一句。

  “那他妈的能怎么着?!”

  王觉一下子也愤怒了,嘶吼了起来:“现在这个样子,整天魂不守舍,我他妈能怎么办?!我他妈现在天天晚上做噩梦!”

  “你个废物!”

  王珏手掌再次扬了起来,但是这一次,他到底是没有打下去,手掌停在了半空中,还是收了回来,牙关紧咬:“该他妈做噩梦的是她卞盼盼,是她们!”

  王觉也豁出去了,再次反驳:“这样下去,事情迟早得漏!”

  “那就赶在事情漏之前,把一切都处理好,然后跑路!”

  王珏坐回了自己的位置,端起酒杯,仰头一口气把杯子里的白酒干完,楞着眼珠子看着对面的弟弟:“既然卞盼盼已经没了,那么就让跟这件事所有相关的人,都没了吧。”

  “什么?”

  王觉瞪大着眼睛,看着眼前陌生的大哥,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卞有才,他必须死!”

  王珏棱着眼珠子,整个人一下子又平静了下来,拿着酒瓶子给自己杯子里倒着酒水:“一切都是他在背后怂恿,卞盼盼已经死了,他没理由不死!”

  “……”

  王觉看着对面的大哥,一时间沉默不语,大口大口的裹着嘴里的香烟。

  “还有,卞盼盼的那个男人,他也必须死!”

  王珏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平静,语气不带任何的感情波动:“第一个孩子有了也就算了,但是他接着又跟卞盼盼搞出来了第二个,他这是什么意思?他想干嘛?他看不起你?还是看不起我王家?欺负我王家的人死绝了?”

  “我会试着去尝试找找这个男人,看看他到底是谁!”

  王觉端起酒杯,干喝了一口,继续道:“找到他以后,干掉他!只不过在干掉他之前,我们要想出一个完美的计划,只要能瞒过警方就好了!”

  “等这件事过去以后,一切都好过了。”

  说到这里,王珏停了下来,瞪大着眼睛看着对面的弟弟:“你觉得呢?”

  “……”

  王觉再次无语沉默,良久以后,他端起酒杯,一口喝完,咬牙道:“就按照你说的去做,操%你%妈的,爱谁谁!”

  王珏点了点头:“行,回头我合计合计,人我来做掉,你不要参与进来,万一事情暴露,咱们两兄弟也只会折一个进去。”

  “……”

  室内再次沉默了下来,只剩下两人吃饭的声音。

  “嘎嘣嘎嘣。”

  ……

  “就是这样,在我主事下,我们继续往后做了。”

  王珏收回头来,弹了弹已经烧了半截的烟灰,继续道:“后来我查到了,这个人可能就是李亿广,正好他买了电视,我借着按照电视机的机会,取得了他的头发组织,拿去做了亲子鉴定对比,同时在电视上做了手脚,万一真的是他,下一次我上门之时,就是他的死期!”

  “好,我算是知道了整个过程。”

  钟天正点了点头,歪头看了眼电脑上啊香做下来的记录,眯眼看向王珏。突兀的发问:“那么,你是怎么查到这个人就是李亿广的?你如何锁定到他的?!”

  卞盼盼手机里的短信,钟天正自己也看过了。

  这里面压根就没有任何关于对方身份的字眼出现过,他们又是如何知道,这个跟卞盼盼聊天的人,就是李亿广?

  他们怎么查到的?!

  “猜的。”

  王珏随口回答到:“我们给这个号码打过电话,套过他的身份信息,然后再在网上请一些专门的人查查,这个信息就出来了。”

  “是么?”

  钟天正审视着王珏,恶魔之眼微微跳动,反馈着这个理由是假的,王珏压根就是随口扯了个理由,事情根本不是这样的。

  “那你再说说,这个匿名者吧。”

  钟天正并没有深入的追问,回到匿名者身上:“就是那个让你把彼岸花Logo放在李亿广身上的那个电子音,他是怎么联系上你的?”

  “不好意思,无可奉告!”

  王珏无所谓的摊了摊手:“我这个人,虽然没啥本事,但是做人最基本的讲诚信我还是具备的。”

  说完,他直接扭过头去,不再看钟天正。

  “好,我知道了。”

  钟天正并没有强求,摆了摆手,让外面的同志把人给带了下去。

  审讯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人。

  “啊香,如果是你,你会怎么查?”

  钟天正看着电脑屏幕,张嘴询问。

  “如果是我,我会查她的开房记录!”

  啊香不假思索的回答:“查卞盼盼的开房记录,就能知道她什么时候出去过,跟谁在一起!非常的直观!”

  “!”

  钟天正眉头一挑,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良久。

  钟天正从审讯室里走了出来。

  “小王,心语,你们给我去查查,卞盼盼的身份证信息,最近一个月乃至半年内,都有谁查询过?从哪里查询的!”

  身份证个人信息查询。

  这不是一般人随随便便就能查的,查阅过后,都会有记录显示的。

  “小张,派人盯住卞有才,王觉到现在还没有出现,或许,他会去执行剩下的没完成的计划:杀死卞有才!”

  喜欢我要做超级警察请大家收藏:()我要做超级警察更新速度最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