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817破解密室假象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8227 2020-11-17 17:20

  

  “走吧。”

  钟天正走在前面。

  “怎么这么久?”

  啊香转身过来跟在了后面,迈着小小的步伐:“刚才他不是说有现成的尼龙绳么?怎么还大费周章的找那个米袋子上的线绳?”

  “嗯?”

  钟天正忽然停下脚步来,嘴角带着笑:“你在教我做事?!”

  “砰。”

  钟天正突然停下,啊香也没注意看,脑袋直接装在了钟天正的后背上,她惊呼一声,捂着自己的额头:“哇,阿正,你在干什么啊!我又没有犯错,你怎么可以用这么凶的语气跟我说话?!”

  眨眼间。

  啊香就化身姑奶奶上线,傲娇了起来。

  “额..”

  钟天正被她打了个措手不及:“我没有凶你啊!”

  “你还敢说你没有凶我!”

  啊香委屈巴巴的看着他,卡姿兰大眼睛中仿佛变得雾蒙蒙起来,就这么委屈巴巴的看着他:“你都这么说我了,人家就是问了一下你,你就说我在教你做事!”

  “哼!”

  啊香傲娇的抬起了下颌,眼角斜看着钟天正。

  那架势。

  俨然就是快给老娘道歉。

  “呃...”

  钟天正太了解她了,一撅屁|股就知道她想放什么彩虹屁,只得尴尬的抓了抓后脑勺:“其实也没有凶你啦,就是一个梗而已,软饭硬吃曹达华你不知道嘛?”

  “哼,不知道。”

  啊香骄傲的扬了扬下颌,眼角却流露出一丝狡黠。

  “啊,这...”

  钟天正彻底无语,女孩子难道都不看港剧的嘛。

  “嘻嘻,逗你的啦!”

  啊香见钟天正当真了,这才伸手挽着他的手臂:“走啦走啦,其实我知道的,就是故意逗一下你。”

  “哼,该打!”

  钟天正轻哼一声,扬了扬手掌作势就要打|人:“上班时间,跟我在这里开玩笑!回去扣工资!”

  “哼,那也是你先开始的。”

  啊香不服气的反驳到:“明明是我先问你话的,结果你不好好回答!要扣工资那也是你也得扣,你是组长,你扣的要多一点。”

  “我去,你这个人也太歹毒了吧!”

  钟天正听到她这么说,直接就无语了:“拜托,姑奶奶,我的钱不就是你的钱么?你扣我工资,不就是在扣自己的化妆品么?”

  “太妙了,你还能跟自己的化妆品过不去,太妙了...”

  “呵呵,我笑了!”

  啊香不甘示弱,也对钟天正冷嘲热讽了起来:“太妙了,你还能扣自己女朋友的工资,太妙了。”

  “我笑了!”

  “我也笑了!”

  两个人一看就是老阴阳家了,要说阴阳怪气的腔调,那是一个比一个强。

  “好吧好吧!”

  钟天正败下阵来:“这样吧,你不举报我,我也不举报你,这样我们两个的工资都不会被扣,如何?”

  “哼哼。”

  啊香傲娇的轻哼一声,宛如得胜的小母鸡:“好了,不闹了,你这么开心,是有什么发现么?”

  啊香岂能不知道钟天正刚才这个样子,肯定是有什么发现了,不然他也不会无缘无故的跟自己玩起了梗来。

  就目前这个形势来看。

  钟天正有心说笑,那肯定是发现了什么了。

  啊香故意陪他说了几句,放松一下心情,她倒是不想钟天正太过于焦虑,有时候,破案天才跟疯子,只在一念之间。

  “你还真是个小机灵鬼。”

  钟天正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给了啊香一个表情:“发现嘛倒是有发现,只不过呢,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你这个人!”

  啊香的卡姿兰大眼睛瞪得更大了,宛如凶神恶煞的夜叉:“快说!说一半又不说了,故意吊人胃口么?”

  “我可没有吊你胃口。”

  钟天正扬了扬手里的线绳,摸出公寓管理员给的一张房卡,刷开了黄珊珊房间另外隔壁的空房。

  很久没有出租的房子,空气中充斥着一股子淡淡的霉味。

  “咱们做个演示吧,我现在想不通的是,凶手到底是怎么布置出一个密室来的。”

  钟天正伸手在鼻翼前扇了扇,摩挲着手里的线绳:“黄珊珊房间里面的门栓已经坏了,不适合做试验了。”

  “对。”

  啊香走到门板的位置,打量起门锁来。

  这栋公寓,在翻修的时候,考虑到了使用年限的问题,为了最大化的优化成本支出,所以干脆沿用了宿舍楼之前的木板门,额外再加一道门栓锁,安全性能一样的。

  基本上。

  整栋楼都是这个设施设备的配置。

  “嗞...”

  钟天正点上一根香烟,裹了口以后叼在嘴里,双手把线绳扯在手上,食指不停的绕着线绳,眯眼打量起这个门锁来。

  “我得离你远一点。”

  啊香调侃了一句:“别一会你这个绳索套到我的脖子上来了。”

  “这一点也不好笑。”

  钟天正投过去一个白眼,开始行动了起来,把白色的线绳一端穿进了门栓的锁扣当中,然后另一端绕过上面的窗户,让啊香站在里面,自己站在门外面开始模拟。

  如同钟天正之前在宗师级空间构想力里面构想的一样,这个方法可以行的通,但是花费的时间太长了,而且人如果不顺着门槛两边的墙踩上去的话,基本上不可能成功的。

  “不对不对,肯定方法不对。”

  钟天正摇了摇头,否认了自己的这个现场还原:“第一:这个方法花费的时间太长了,做为作案现场,凶手肯定不希望有人看到他出现在案发现场的。”

  “第二:人如果要踩上门槛两边的墙体,不拖鞋的话会留下非常清晰的脚印,窗户上的灰尘也会在拨弄门栓的时候擦拭掉很多,如果拖鞋的话,白色的墙面上也会留下一些摩擦痕迹,窗户上的灰尘也无法避免的被擦拭掉,但是这两种情况都没有。”

  钟天正啊香出现在了黄珊珊的房间门口。

  钟天正摸出兜里的香烟给自己点上,眯眼看着门口墙上的痕迹,看的非常仔细:“没有,任何痕迹都没有,所以一定不是我们模拟的这种方法。”

  “那么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钟天正摇了摇头,重重的裹了口香烟,细长的烟线吐在墙上,随后撞击着墙面四下分散开来。

  “凶手到底是用的什么方法做到的?他是如何布置出的密室?”

  钟天正喃喃自语,眯眼看着前面,陷入了沉思当中。

  啊香没有接他的话,自己站在门口,伸手拨弄着木板门,也陷入了思考当中,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了。

  只剩下烟头燃烧的声音,跟啊香拨弄木板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钟天正的脑海里。

  宗师级的空间构想力发散,一次次构建出一个迷你缩小版的黄珊珊的死亡现场,然后又一次次的崩分离息,轰然倒塌。

  他始终找不到合适的点位来弥补这个密室的空缺。

  “好烦啊!”

  啊香忍不住埋怨了一声,歪头看向钟天正小声的抱怨道:“为什么就一定要从窗户上呢?!”

  “嗯?”

  钟天正夹着香烟的手指猛然一滞,他的眼神放光的看向啊香,语气都急促了几分:“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为什么一定要从窗户上绕绳子呢?!”

  啊香把钟天正手里的线绳拿了过来:“你看哈,这个线绳这么细,然后这个又是木板门,木板门的缝隙这么大,不像防盗门一样严丝合缝的,所以说,为什么一定要从上面的窗户上绕出来呢?”

  啊香一边说着,一边把手里的细细的线绳绕进了门栓的锁扣里,然后把门带上:“你看,现在这个样子,虽然门已经关上了,但是木板门的缝隙这么大,我完全可以非常轻松的自由拉拽这根线头啊!”

  “!”

  钟天正听到这里,精神为之一振,一把把手里的香烟丢在了地上,眼中放光的把啊香抱进了怀里,捧着她的脸蛋,对着她光洁的额头直接一个亲亲就上去了。

  对啊。

  为什么一定要执着于,把线绳绕过上面的窗户,然后再进行拉扯呢?!直接从门板跟门锁的缝隙中穿过去不就行了?!

  “啊吖,你干嘛呀!”

  啊香小声的嘟囔了一声,伸手把钟天正推开:“现在是上班时间,你这个开心干嘛,还没有找出方法呢。”

  “嘿嘿。”

  钟天正擦了擦嘴巴,龇牙笑道:“你刚才不是已经把方法给说了么?”

  不愧是啊香同志。

  每次她在钟天正的身边,总是能提供一些这个那个不起眼的关键性的消息,把陷入死胡同中的钟天正给拉扯出来,找到正确的方向。

  “额..”

  啊香眼中泛动着无知的光芒:“我是找到了的方法,但是这样怎么能把门给带上呢?”

  “太简单了!”

  钟天正把啊香手里的线绳接了过来,先是绕过门栓以后,把啊香推进了房间里面,然后把门带上,保持两个线绳的长度相同。

  “你注意看哈!”

  钟天正站在门外喊了一声,然后左手用力的把住线绳的一端,让线绳的位置保持不动,右手则是开始拉扯线绳的另外一端。

  在力的作用下。

  由于线绳的这一端已经被钟天正给固定住了,另外一端受力开始运动,而两根线中间的门栓锁扣就是受力点。

  因为门栓不是固定的,等同于受力点不是固定的,所以在力的作用下,门栓被线绳带着开始运动,径直卡进了门栓的锁头里面。

  “啪!”

  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

  门栓准确的进入锁头当中,完成了人站在门外,却反锁了室内的情况。

  整个过程。

  花费了不到三秒钟的时间。

  快!

  准!

  狠!

  门自里面反锁以后,钟天正松开线绳一端,然后把线绳拽掉:“啊香同学,你觉得现在这个情况准不准?!”

  “哇,就是这样的!”

  啊香站在门里面,亲眼目睹了把门反锁的这一幕,忍不住咋舌:“你是怎么想到的!”

  “嘿嘿。”

  钟天正龇牙一笑:“还不是刚才你点拨了我,让我一下子茅塞顿开了。”

  啊香同样也是一笑:“棒棒的!”

  “好了,把门开开吧。”

  钟天正招呼了一声。

  现在密室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两个人的心情都好了起来。

  “凶手一定也是这么做的!”

  钟天正把线绳简单的绕了绕然后装进了证物袋中:“也只有这个办法,能让他在杀了人以后,轻松从容的离开现场,布置出一个密室自杀的假象。”

  “嗯。”

  啊香的视线落在了钟天正正在往透明证物袋里面装线绳的动作上:“你把这个线绳装起来干什...”

  话说到一半。

  啊香突然好像想起来了什么,眼睛瞪大的看着他,小声的说到:“该不会是...”

  “对,就是你想的那样。”

  钟天正在嘴边做了个“嘘”的手势,把证物袋密封好装进兜里:“现在这个还不是确定的事情,先不要说,咱们可以走了,一会把这个东西带回去让技术部门做一下成分分析对比,先把作案工具确定再说。”

  “嗯嗯。”

  啊香认真的点了点头:“那我们走吧,现在可以去楼下看看了,这室内的密室已经被打破了。”

  “不愧是你!”

  钟天正点了点头,带着啊香一前一后的从楼上下去了,两个人也没有再去黄珊珊死亡的那个房间。

  既然密室的假象已经破解了。

  那么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犯罪嫌疑人作案以后离开的路径,毕竟在案发现场他们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那就只能去寻找犯罪嫌疑人离开的路程上,有没有留下什么有用的线索。

  哪怕是个脚印,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重大发现。

  足迹学钟天正虽然不是很精通,但是局里的足迹学专家多了去了,这些都是小问题。

  很快。

  两人来到楼下。

  钟天正啊香先是扫视了一圈一楼的房间,确认两边都没有监控探头,然后从左边开始,穿过安家公寓前面的空地,来到了公寓的后面的围墙下面。

  因为后面就是围墙,平常也没有什么人走动,地面上长着青苔,还有不少楼上抛下来的各种垃圾,不乏一些计生用品等之类的生活杂物,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臭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