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94章为什么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672 2020-11-17 17:20

  

  “滋..”

  王逸群眯眼裹着香烟,眼神飘忽的看着自己面前的三个男人,也不说话,直到半根烟下去,他这才缓缓开口:“那个什么人,其实是我喝多了以后,看到他以后方向盘没把住,然后就开车去撞他的。”

  “嗯..”

  钟天正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虽然早有预料,但亲口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整个人还是猛的停顿了一下。

  难道事实真的就是这样么?

  匿名者。

  将成为自己的一生之敌?

  钟天正心里有些不爽,但却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有些东西,不是自己一厢情愿的以为过去了,那就真的过去了。

  只是。

  钟天正怎么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会对张功来下手,而不是邸茹芸,张功来不过是一个什么都不知情的人而已。

  当然了。

  这也不是说,钟天正就希望出事的是邸茹芸,在他心里,无论是他们两个中的任何一人,他都不希望他们出事。

  “你故意开车去撞他的。”

  钟天正手指很有节奏的在大腿上敲击着:“是不是一段匿名电子音的人,打电话给你,然后指示你这么去做的?你的整个作案过程,都是在他的指示下去做的?”

  “‘警官,你在说什么?’”

  王逸群一脸愤怒的看着他,非常懵逼:“我还没有说完呢,你就这么着急往我头上扣罪名么?!”

  “因为今天晚上我在饭店吃饭,在洗手间里跟他发生了冲突,我心里始终出不了那么一口气。”

  “谁知道,在回去的路上,我竟然看到了他,那时候喝多了都已经醉了,所以我一时间冲动之下,方向盘打了一下,谁知道就撞到他了。”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下来,不再去看钟天正,而是低头抽起了香烟来。

  “砰!”

  钟天正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一下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迈步走到了王逸群的面前,伸手把他嘴里的半截香烟拽了下来丢在了地上。

  “你在逗我?!”

  钟天正棱着眼珠子看着他,冷声质问:“你以为你很幽默?你以为很会开玩笑?”

  “呵呵...”

  王逸群抬着眼皮子瞟了他一眼,身子颤抖的笑了起来:“我看在开玩笑的人是你吧?你为什么就这么笃定我是受人指使开车去撞他的?”

  “大哥,故意开车撞人,是谋杀啊!我脑子抽风了我去撞他!”

  王逸群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个非常有深意的笑容:“我真是只是打了一下方向盘,谁知道车子就失控了!我已经申请了做车子鉴定,车子肯定是有问题的,我敢保证!”

  “发生了这种事情我也很抱歉,但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车子绝对有问题!”

  王逸群的表情接着变得满满的愧疚,露出非常后悔的神色:“我真的非常愧疚,我很抱歉,但是真的是车子有问题,不是我的问题,真的!”

  钟天正看着戏份十足的王逸群,拳头紧紧的攥了起来,他一下伸手拽住王逸群的衣领子:“你不要给我耍花样!”

  “我没有耍花样啊!”

  王逸群无辜的耸了耸肩,丝毫不在乎钟天正拽着他的衣领子:“钟警官,我看你现在这个状态,好像想动手打&人啊!怎么着?你是想屈打成招?”

  “如果是这样,那么我只能说你不会得到你想要的结果的,我会请律师,我会投诉你的。”

  王逸群丝毫不慌,甚至有些有恃无恐,表面上做出一副非常愧疚的样子,但是他的一言一行,丝毫没有愧疚该有的样子。

  “你!”

  钟天正用力拽着他的衣领子,瞪大着眼睛看着他,但是几秒钟后,他反而是松开了王逸群的衣领子,伸手帮他整理起来:“你很可以,你的表现非常的老油条。”

  “哪里哪里。”

  王逸群拱了拱手:“我所说的不过是事实而已,如果你执意的认为我在谋杀,那么你请拿出你的证据来。”

  说到这里,王逸群的压低着声音,凑到钟天正的耳边,冷笑道:“车子绝对有问题的,请问你要怎么找出我的把柄来呢?!”

  “呵呵..”

  钟天正冷笑了起来,伸手把王逸群推开,面无表情的折身出去了,没多久,颜昭兴跟余城两人跟着也从里面出来了,追上钟天正的步伐:“怎么说?”

  “无解。”

  钟天正摇了摇头,分析着刚才的对话:“可以肯定的是,王逸群的心理承受能力非常强,他刚才故意在戏耍我们。”

  “而且我还可以肯定一点:他驾驶的那台车,肯定存在着某种问题,他应该是提前在车子上做好了手脚。”

  “他的目标就是冲着张功来去的,不管是事前准备,还是车祸发生以后的收尾工作,他们都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王逸群身上基本上找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了,得转换目标。”

  “……”

  颜昭兴一时沉默,扭头看向余城,余城无奈的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颜昭兴思考了一下:“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我自己静静。”

  钟天正冲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再跟着自己了:“你们先回去吧,今天就这样,后续有什么,我再跟你们联系吧。”

  “正哥...”

  颜昭兴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但终究是没有说什么,伸手拍了拍钟天正的肩膀:“这件事也不能怪你,你不要太自责,那我就先走了,有什么需要及时联系我。”

  “妥。”

  钟天正点了点头。

  “我也一样。”

  余城也是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了警局,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钟天正站在原地,就这样怔怔的看着他们两个,好几秒钟以后,这才离开。

  回去的路上。

  钟天正驾驶着轿车,脑海里却一直在回想着一件事:为什么他们下手的目标是跟他们完全没有关系的张功来呢?而不是邸茹芸?

  讲道理的话。

  邸茹芸才会是匿名者有关线索的掌握着,要下手的话,应该也是对她下手才对啊?

  钟天正始终没能明白过来这个道理,就这样,想了一路,钟天正也没能想出个之所以然来,回到家里打开门,他下意识的喊道“啊香”准备习惯性的对她来个换位思考,让她来做回答,毕竟啊香在这方面做得确实不错。

  连续叫了两声,钟天正这才猛然想起,啊香今天晚上不在家,在酒店陪着邸茹芸。

  “这脑子,怎么越来越不好使了。”

  钟天正有些无奈的捏了捏眉心,折身来到厨房准备倒水喝,但是水壶是空的。

  原本是准备烧水的,但是这会口渴的厉害,之前在审讯室,烟熏的太多了,虽然没怎么抽,纯粹的就是吸进去吐出来没有过肺,但即便如此,嘴里面依旧是苦涩的,这种感觉太难受了。

  钟天正随即打消了烧水喝的想法,水烧开的快但是等待水温降低的时间太长,所以又拿着钥匙,折身出去,出了小区拐了两个弯,来到了这里的二十四小时营业便利店,拿了瓶矿泉水。

  “吨吨吨吨...”

  钟天正一口气喝下去大半瓶,解渴以后,走到柜台,开始结账。

  “欢迎光临。”

  营业员扫了眼钟天正帅气的脸蛋,语气少了几分机械撤程序化:“加五块换购冰激凌,有需要么?”

  “行。”

  钟天正顿了一下,额外进行了换购。

  家里也没人,钟天正倒也没急着回去,扫了眼腕表,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钟了,他坐在便利店的休息区,咬着手里的冰激凌,摸出手机来打给了啊香。

  “啊香..”

  钟天正漫不经心的咬着冰激凌,看着落地玻璃倒映中的自己:“邸茹芸怎么样了?”

  “呼..”

  啊香长长的出了口气,那边传来放水的声音,应该是在洗手:“唉,一言难尽啊,芸姐太过于伤心了,回来以后眼泪一直吧嗒吧嗒的没停过,嘴里还一直念叨,你一定要帮她把凶手找出来,一直到刚才,才睡了过去。”

  “额..”

  钟天正心里五味陈杂,小口的咬着冰激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件事,一定程度上,还是有他的疏忽在里面,虽然他已经提前做了预警,但是他早就应该想到了,在饭店洗手间发生那件事的时候,应该提个心眼的。

  “对了,你那边查的怎么样?”

  啊香说话含糊不清的,应该是在刷牙了:“有没有什么进展?我总觉得,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的,功来的死,肯定是一场预谋。”

  “是。”

  钟天正捏着眉心,叹息到:“但是一直到现在,还没有任何的线索,很烦!”

  “没有线索?”

  啊香声音停顿了一下:“嫌疑人什么也没有交代么?”

  “这件事,我总感觉跟匿名者有着联系,虽然他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他给我透露了他的胸有成竹。”

  “他们早就运营好了,如果咱们没能找到什么线索的话,那么他判的话,就在这个三年到七年的区间浮动。”

  钟天正说到这里,不免有些头疼:“不知道怎么的,有种无力感。”

  “你别着急!”

  啊香轻声宽慰了一句,语气转而有些坚定:“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查明这件事的真正原因,哪怕不能揪出背后的匿名者,但嫌疑人一定不能让他就这么算了的。”

  “三年,太轻了!”

  啊香的语气中充满了坚定,同样也多了几分凌厉。

  “好。”

  钟天正应了一声,又跟啊香说了几句,然后挂断了电话,小口的咬着手里剩下的半截冰棍,钟天正一时间有些恍然,他想到了自己刚刚成为一名实习警的时候。

  那次的案件,他也是根据自己的调查,抽丝剥茧,把案子背后的真相剥离了出来。

  但是不知道为何,这次他却生出一种无力感来,一种从所未有的乏力感随之袭来。

  钟天正坐在椅子上,木然的看着落地窗中倒映的自己,恍恍惚惚。

  “滴咚..”

  便利店的自动感应门响起。

  一个年轻男子快步走了进来,在便利店里转悠了起来,手里还拿着电话,看样子正在打电话。

  转悠了两圈以后,他在钟天正的背后停了下来。

  钟天正坐的这个位置,正好对着货架的日用品放置区,男孩子看着眼前的姨妈巾,有些羞涩的扫了周围一圈,见钟天正没有注意到自己,然后压低着声音:“要什么牌子的。”

  “七度空间?嗯..我看到了...额..这个好像分什么棉面跟网面的,你要哪个...”

  男孩子虽然极力压低着声音,但钟天正就在他的身后,而且这个点也没有什么人,所以他还是能清楚的听到了年轻男子的说话。

  “好的,那我就拿棉面的吧...嗯嗯,买了...好的...为什么我会这么贴心?因为我是你的男朋友啊,我不对你好不对你细心对谁细心...”

  虽然不知道电话那边说了什么,但是通过他说的话,钟天正多少能猜到他们再说什么。

  无非就是情侣间的那种你侬我侬的日常。

  不过。

  女孩子好像并没有就此作罢。

  “额...不会的,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那一天出现的...”

  “额...如果真的是那样子的话,那咱们也是好聚好散啊,我这个人没有那么极端的...因为什么?没有为什么啊。”

  “说句不好听的,毕竟咱们两个也这么久了,就算是散了,那我肯定也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啊,就算没有感情,那也有亲情了呀...”

  钟天正听着男子的对话,不由想起了自己年轻时候谈恋爱的时候了,咧嘴笑着摇了摇头,咬着嘴里冰棍的木片,准备起身离开。

  “等一下!”

  钟天正的身体突然滞留在原地,脑海里一阵恍然,嘴里喃喃自语,回想着刚才男子说的那番话。

  “时间久了,就算没有感情,那也有情亲的...”

  钟天正转头看着男子,眼睛睁大:“为什么对张功来下手,而不是邸茹芸下手?莫非也是这个原因么?!”

  对啊!

  张功来明明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他反而成了受害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