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832章报复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8248 2020-11-20 15:02

  邹泽询短短的一段话,不由让审讯室里的气氛再次变得严肃紧张了起来。

  钟天正皱眉,眉头拧成了“川”字,质问道“你这句话什么意思”“珊珊,对不起。”

  邹泽询对钟天正的质问置若罔闻,嘴里依旧喃喃自语“对不起,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报仇钟天正啊香有些不明白的。

  他现在都已经这个样子了,为什么还能提报仇二字他就这么笃定,自己不被判死“疯子”啊香小声的嘟囔了一声,把自己做好的记录扭转向钟天正,钟天正快速的扫了几眼,浏览过后点了点头。

  接下来。

  就是把这些记录整理好,给邹泽询确认,然后递交给上级,连同审讯视频等等一起递交。

  “疯子”邹泽询耳朵听力很好,听到了啊香的嘟囔“你这个人,一点职业操守都没有。”

  “非常抱歉。”

  啊香扭头看向他“这是询问过程,你看一下,如果没有异议,签下字吧。”

  “好。”

  邹泽询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在纸上留下自己的名字。

  “等等。”

  钟天正叫住了被警员准备带出去的邹泽询,站在他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说的复仇,什么意思”“你不是都已经调查清楚了么”邹泽询不屑的撇了撇嘴,眼神坚定“我跟珊珊因为什么事情而发生感情破裂的,那么这件事的参与者,一个都别想跑。”

  钟天正抿了抿嘴“你这么有自信,你不会判死”“不管我怎么判,他们都跑不掉”邹泽询似笑非笑的看着钟天正“一个都跑不掉耶稣也留不住他们,我邹泽询说的”“既然你这么说了,那么我倒是很想问问你为什么你们在发生这件事以后,你既然这么介怀这件事,为什么一直没有去找那个李长远呢”啊香说着,就翻开了关于李长远一案的处理案卷来,指着上面的结果“这上面写到,李长远他们被抓了现行以后,黄珊珊这边,经过调查得知,她只是一个被参与者,整个过程是她在醉酒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李长远注射了,然后带了进去。”

  “所以,黄珊珊后续只是被强制戒,而李长远跟他的几个朋友,则是面临着好几条指控,其中就包括了一条强罪名。”

  啊香视线跟着往下看,说话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到“但是,这上面显示李长远这件事发生以后,他的家属曾经积极的跟你们沟通过,然后还给出了一笔赔偿积极主动且最大化的争取了黄珊珊的谅解,所以在这条罪名上,他被轻判了。”

  “这个谅解书,你有争议嘛”啊香的食指指尖在桌面上轻轻的点了点,等待着邹泽询的回答。

  “按照你这么说你是觉得我不厚道呗收了人家的钱,然后现在还要倒打一耙呗”邹泽询不屑的笑了笑对于这些详细情况他也并没有反对“对,我承认这件事情发生以后,他的家属确实联系过我们而且也确实对珊珊给予了经济赔偿这笔赔偿高达二十万。”

  “嗯。”

  啊香点了点头,等待下文“我并没有说你不厚道你们之间的行为我也不做任何的评价,我只是在提一下这个过往的事情具体的案件调解,那是你们的事情。”

  对于李长远跟他们之间的调解一事啊香并不发表自己任何的观点的。

  “呵呵我笑了。”

  邹泽询不屑的撇了撇嘴“对这上面是这么说的,但是,你清楚背后的原因么你觉得,我跟黄珊珊这种角色,在李长远那种家境的人的面前,能反抗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们不接受,难道他们还能耐你何”啊香理所当然的反问到“在这件事上,你们有你们自己的权利,谅解与否,也都在你们自己。”

  “如果他们要是胆敢威胁你,你同样可以报警的呀。”

  啊香眼中光芒泛动。

  “呵呵,是的呀,你这些话说的确实没有错。”

  邹泽询的双手被警员按着,扭过头来看向啊香“你知道为什么咱们两个的命运有如此大的差别么为什么你能坐在这里面而我却比你差这么多”啊香看着他。

  “这就是我们的差距,可能从一出生就定下来的差距。”

  邹泽询无奈的摇了摇头,撇嘴笑了笑“我们两个是不同世界的人,你知道吧可能站在你的角度,你会认为,当你遇到这样的事情的时候,那么我肯定不怕你的,我一定要跟你干到底”“但是我们不行啊,我们是什么呢你知道吧”“我们跟李长远家属站在对立面的时候,说话的语气,角度,站位完全不一样,有些差距,没有办法调和的,说句不好听的,人家拿捏你跟拿捏什么似的。”

  说到这里。

  邹泽询没有继续往下说下去的兴趣了,他咬了咬牙,语气无比坚定“我一定会给珊珊报仇的”说完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

  钟天正眉头皱了皱,看着被警员带出去的邹泽询,心中不免疑云重重。

  他的话,这么的自信“啊香同志,你怎么看”钟天正回到了座位上,看着面前的黄珊珊的手机,皱着的眉头就没有舒展开过“听邹泽询的意思,他要复仇,报复那几个人,但是跟他没有关系,报复的事情,不是由他来做。”

  不管我怎么判,他们都跑不掉。

  邹泽询这句话的言外之意,不就是这个意思么。

  报复。

  不是他来做。

  另有其人。

  “我觉得,他不像是开玩笑。”

  啊香扭头看向钟天正,一脸认真的摇了摇头“莫非,他还有什么后手或者同党”“嗯”钟天正深呼吸一口,手掌把玩着证物袋里的手机。

  邹泽询的后手、或者同党,到底是什么呢“我觉得,不管邹泽询说的是真是假,咱们都可以调查一下。”

  啊香简单的思考了一下,继续说到“如果是假的那自然最好不过了,如果是真的,那么就能防范于未然。”

  “我觉得可行。”

  钟天正点了点头,并没有反对“这样吧,你一会递交材料上去的时候,跟李队长提一下这个事情,他要是同意的话,咱们再跟一下,以免出现万一。”

  这些他们早之前是没有想到的。

  但是现在既然邹泽询表现出来了,那么就很有必要跟一下,对于一个有职业道德、责任心的人来说,这么做也是职责范围之类。

  “好的。”

  啊香点了点头,低头整理着手里的材料,好一会,她又抬起头来,目光幽幽的看着钟天正“不过哈,话说回来,虽然说邹泽询罪不可恕,他是一个变态。心理扭曲的人,但是同样,那几个当初祸害了黄珊珊的那几个人,肯定也不是什么好角色。”

  “毕竟,邹泽询一开始跟黄珊珊的感情还是非常好的,之所以会发生后来的变化,可能就是因为当天晚上的那件事。”

  “如果没有那件事,那么邹泽询跟黄珊珊现在,或许生活的相当幸福,两小情侣或许已经结婚了,过着自己的生活。”

  邹泽询已经不在这里了,听完他跟黄珊珊两人之间的故事,啊香不免有些许的感慨“哎,我也不知道该要怎么说了,反正总觉得怪怪的。”

  “怎么你觉得可惜”钟天正看着充满女性感性思维的啊香,龇牙笑了笑“唉,人生中有些事情,真的是非常难以预料到的,怎么说呢,每个人看待事情的角度都不一样,每个人的心理接受能力也不一样。”

  “嗯,可惜了。”

  啊香只是重复了一句“不过话说回来,虽然邹泽询确实挺变态的,他的心灵已经扭曲了,但是,当初造成这个场面的这几个人,确实也非常的那啥”“嗯。”

  钟天正知道她想要说什么。

  “如果李队长批准了,咱们肯定是要去找这几个人聊聊的,但是呢,我总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

  啊香沉吟了好一会“这几个人肯定也都不是什么好人,现在咱们又要去保护他们,怎么说都怎么怪。”

  “大嘴巴子”钟天正轻哼一声,捏着中指在啊香光洁的额头上弹了一下。

  “你干嘛”啊香嘟囔着嘴,不开心、有小情绪了“我有说错了嘛。”

  “大错特错。”

  钟天正一本正经的看着她“这个几个人确实是非常可恶,但是法律已经对他们惩罚过了,他们也在里面待了这么久了,或许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重新做人了呢”“唉这人嘛,总是会犯错误的一种生物。”

  钟天正叹息了一口,没有继续往下说。

  因为他发现自己也说不下去了。

  有些东西。

  如果难以释怀,那真的也是没有办法的一件事情了。

  但你要说这个难以释怀的人错了嘛那肯定也未必。

  “算了,不说了,没意思。”

  啊香摇了摇头,不想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结下去,拿着整理好的材料就往出走“那我先去李队长那边汇报情况了。”

  “妥。”

  钟天正应了一声,深呼吸一口,捏着眉心坐在了座位上,他摸出香烟来给自己点上,静静的抽着。

  脑海里。

  却一直回想着邹泽询刚才的那番话。

  “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邹泽询咬牙切齿的声音还如同在耳边回响着,他的语气是那么的怨毒以及愤怒,愤怒当中,还夹杂着满满的迫切。

  或许。

  一直以来忍气吞声的邹泽询,在得知真相以后,彻底爆发开来,那点最后的忍耐消失殆尽。

  原本是因为他自己心理扭曲造成现在杀害黄珊珊的局面,再次变得扩大了起来。

  邹泽询在知道黄珊珊到死之前,还一直对自己保留着那点美好,所以这个时候的他的心态再次爆炸。

  他把造成今天这一切的局面全部归咎于李长远的身上了。

  邹泽询认为只要没有李长远这件事,只要李长远那天晚上没有对黄珊珊下手,那么他也不会跟黄珊珊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了。

  人的一生中会发生很多事情,每一件事的结局到底如何,谁也不知道,但有些人一旦因为别人的干预以后,可能心态就出现了变化,再加上自身的遭遇,偏执极端也是很常见的。

  这种心理变化,在邹泽询心里发生改变并不难,对于原本就已经非常偏执的他来说,他会找尽一切办法去寻找发生这一切的源头。

  “唉”钟天正裹了口香烟,摇了摇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邹泽询刚才的那番话,到底是意有所指还是说只是他怒火攻心下说出来的气话如果是意有所指。

  他有同伙的情况下,他的同伙是谁他那个十年好友的室友未必。

  然而,整个案件的调查过程中,没有出现任何得凶手第二人呀,那么邹泽询到底是什么意思钟天正深呼吸一口,有些头痛的捏了捏眉心。

  门口。

  啊香敲了敲门,倚靠在门口“李队长叫你。”

  “好。”

  钟天正点了点头,把手指的烟头掐灭。

  李队长办公室。

  “阿正啊”李队长招呼着钟天正坐下,拿出早分配好的一次性杯子,杯子里面分装着配好的枸杞跟菊花,来到饮水机前装上开水,当到钟天正面前“辛苦了,喝茶。”

  “冷水就可以。”

  钟天正还真有点口渴“这玩意,我不爱喝的。”

  “你看你,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都是男人,养生嘛,正常。”

  李队长一副你不要隐瞒了的表情,在他的对面坐下来“啊香刚才跟我汇报了黄珊珊那个案子,你是怎么看的”“我现在还不大怎么确定。”

  钟天正摇了摇头,如实说到“我也猜不准。”

  李队长下了定论“这样吧,这个案子既然都已经收尾了,那么麻烦你们再跑一趟吧,跟一下这几个人好吧。”

  “好。”

  钟天正起身“那没什么事情那我就先走了。”

  “嗯。”

  李队长点了点头“对了,把你的茶端走,别矜持。”

  “”

  钟天正瞬间无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