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396章两个老兵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06 2020-11-17 17:20

  “班长?”

  钟天正闻言微微一愣。

  不止是他,周围的村民们也都给愣住了。

  班长?

  这是什么意思?

  “老章跟着我戎马征战一生,在前线奔走杀敌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你问我有什么资格?”

  外公掷地有声的质问道章一飞:“你告诉我,你有什么资格不让他进这个屋?这片土地,都是我跟我的兄弟们和无数的战友、前辈用鲜血保卫下来的,你又算个什么东西?你让你爹进屋?”

  外公突如其来的一番话,顿时让章一飞为止一愣,竟然忘记了反驳。

  “老彭,你跟老章是抗战老兵?!”

  “不会吧?为什么你们不说出来啊?!”

  立刻。

  就有村民跟着问到。

  “呵。”

  外公冷哼一声,迈步走进室内,径直走进原本老章的那间卧室,从床底下翻出来一个年代久远的箱子,当着众人的直接把箱子给打开了。

  箱子里。

  密密麻麻的摆着各种各样的勋章以及立功证书,虽然年代久远但是字迹还能清晰可见。

  毫无疑问,这些东西都是属于老章的。

  属于他的无上志高荣耀。

  “老章怎么说也是有血有肉的汉子,怎么到头来就生了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

  外公伸手抚摸着证书上老章年轻的黑白照片,不免有些伤感:“我作为他的班长,我不能看着我的兵我的兄弟被儿子抛弃后自杀,还落得个进不了屋的下场啊。”

  “这...”

  “这....”

  顿时。

  围观的众人看着这一幕,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谁也没有想到,他们这个小山村里,竟然还有着两位抗战老兵,原本还想劝说外公的村民,也没了声音。

  “抗战老兵又如何?这是我的家事,你管不着。”

  章一飞停顿了一下,恶狠狠的继续说到:“别说你一个什么以前的破班长了,就是你报警叫警察来那他也管不着。”

  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那是有过思考的。

  在看到自家老爷子那满满一箱子战功跟勋章的时候,他着实被深深的惊讶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家老爷子竟然会是个建功立业的主。

  不过。

  片刻之间。

  他又有些怨恨。

  或者说看不起这些勋章了。

  在他的心里,潜意识的认为,这些东西不过是一堆废铜烂铁罢了,如果当初他们真的怎么样怎么样了,那他们现在也不会龟缩在这个小山村里了。

  所以,他跟外公说话的语气,也没有任何的惧怕与尊敬。

  “送客!”

  章一飞吆喝一声,顿时就有人挡在了外公面前,把单价上的老章往不远处已经临时搭建好的棚子里挪。

  接下来。

  他会让人在那边帮老爷子清理干净身子,然后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转而放进棺木里。

  换句话说。

  接下来的几天,除了入葬的前一天,老章会被连同棺木一同搬回屋内,其他时间,就只能在外面备受冷风了。

  “章一飞,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你不得好死!”

  外公被人挡住了,想要过去阻挡但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就这样。

  一场闹剧就此终结。

  外公从章一飞家里拎着老章的箱子离开以后,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回到家,外公自己坐在屋里,从床底下翻出另外一个箱子。

  打开。

  里面依旧是满满的各种勋章。

  最下面,是一身老式的军装。

  这些。

  都是他们当年抛头颅洒热血的见证。

  外公把这两个箱子端端正正的摆放在桌子上,自己端了两个冷腊菜过来,又开了一瓶熊小彩同志带回来的五粮液,给老章那个位置倒上,自己也倒满,然后就这么喝了起来,任谁过来说都没有用。

  钟天正啊香只得默默的陪同在边上,看着外公沉默的喝着酒。

  “知道我为什么对你妈那么差么?”

  似乎是喝多了,外公给自己点上一根香烟,自言自语的就说了起来:“其实,彭翔不是我的儿子,他是我排长的儿子,在一次突围战中,我不小心摔倒了,原本是打在我身上的子弹被排长帮我挡了下来,呵呵,当场脑袋就被子弹打透了,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

  “后来,战争结束以后,我跟老章找到了这个孩子,苦啊,一家人只剩下他一个了,所以我们就把孩子给照顾下来了。”外公大口大口的抽着香烟,有些愧疚:“对排长的愧疚我已经无法弥补,只能补偿在他的孩子身上了,所以我也特别的爱护他,很多时候对小彩就差了很多。”

  “老章是我的兵,原本他是抢着要抚养排长的儿子的,但是被我给拒绝了,这兄弟很执拗,当时有个上升的机会,他硬是不肯走,要留在这里陪我,所以我们也就在这里安家下来了。”

  外公说到这里,深深的叹了口气:“这一眨眼就是几十年过去了,没想到老章会走的这么快,他是一个好兵。”

  这种场面,两人自然是插不上话的,只能默默的在边上听着算是个陪衬了。

  “咱们再来说老章吧。”

  外公抿了一口白酒,咂嘴皱眉看着钟天正:“我觉得他的死是有问题的。”

  “虽然老章之所以会选择喝药自杀,是因为老章的儿子女儿就他的住所问题讨论无果的情况下,他才这样的。”钟天正略作沉吟之后说到:“但是老章是自己喝药自杀的,光从这一点上,他的那些儿子女儿就脱了很多的关系。”

  “再者,您也听到他们说了,他们只是在商量这个事情,还没有做出最终的决定,也没有把老章往外面赶,所以他们也不存在什么不尽赡养义务,与法律上来说,跟他们也没有直接的关系。”

  “所以,这件事情,只能算是一个不幸的家庭事务。”

  钟天正细细的跟外公解释了起来:“对于老章的事情我们都感到很遗憾,您老人家也不要太过于伤心了。”

  “不是,你没听懂我的意思你知道吧。”

  外公摆了摆手,否定掉了钟天正的话:“我的意思是,老章不会选择喝药自杀的。”

  “为什么?”

  “因为他是我的兵,我清楚他的性格!”

  外公很肯定的说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