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88章抓人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700 2020-11-17 17:20

  “你又知道?”

  啊香一副我怀疑你的表情:“不信不信,就是不信,打死也不信。”

  “呵!”

  钟天正冷笑一声,捏着中指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嘎嘣了一下:“你胆敢不相信我说的?”

  “哇!”

  啊香煞有其事的捂着自己的额头,五官都扭曲到了一起了:“生气,生气!你竟然又对我家暴!”说着她还手舞足蹈了起来:“好啊钟天正,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你现在有本事了嘛,竟然还对我家暴!”

  “去去去!”

  钟天正翻了个白眼,也不跟她折腾了,正色道:“其实,我决定咱们现在都可以抓人了,真的,你信我的。”

  “抓人?!”

  啊香眉头一挑:“怎么就越说越离谱了?!”

  “我说真的。”

  钟天正翻了个白眼,既然她不相信,自己也懒得跟她解释了。

  “那咱们现在就去?”

  啊香思考了一下,见钟天正也不像是开玩笑的,跟着就要爬起来换衣服了:“走走走,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出发。”

  “你知道人在哪里不你就出发出发。”

  钟天正伸手把她按在了身下:“一天天到晚的,一点自己的思想都没有,说走就走,要严肃批评。”

  “……”

  啊香两眼委屈汪汪的看着他:“明明是你说的可以抓人了好不好?你有线索不就等于我有线索么。”

  “哼,依赖!”

  钟天正轻哼一声,并不吃她这一套:“你这就是依赖,一点自己的线索都没有。”

  “哼!”

  啊香同样也是气鼓鼓的轻哼一声,骄傲的扬起下颌:“你就说是不是!你有线索是不是就等于我有线索。”

  说完。

  她那水灵灵的眸子中闪过浓浓的审视的神色,只要钟天正胆敢说一个不字,那她立刻就会大杀四方。

  “我...好吧。”

  钟天正嘴唇蠕动了一下,到底没敢继续往下说。

  啊香一副非常满意的表情,点了点头开始审问:“那你说说看,你说的现在可以抓人了,然后又说不是现在去抓,怎么回事啊小老弟。”

  “额...”

  钟天正无奈的摊了摊手:“好吧,我承认我刚才有吹牛说大话装逼的嫌疑。”

  “头给你打歪!”

  啊香挥舞着粉拳,做出一番威胁以后,坐在钟天正的身边,开始皱眉分析了起来:“我觉得,咱们下一步的计划,应该是联系他直播的这个平台,确认一下他的这个行为是个人行为还是在直播平台授意的情况下开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越来越感觉,刘小帅的失踪绝不是偶然,更像是一种策划。”

  她一边掰着手指,一边开始分析了起来,俏脸上写满了认真,流露出一股子专注的表情。

  钟天正坐在她的身边,看着啊香专注的表情,嘴角忍不住上浮,都说工作中的男人是最帅的,同样,沉浸在工作中的女人,同样是最美丽的。

  “我觉得,直播平台那边就不用直接过去了,你现在联系师心语吧,她这两天不都是加夜班看监控排查么。”

  钟天正伸手抚了抚她额前的碎发,开始剧透:“你把张凯南的直播间的房间链接发给她,让她好好看看今天晚上张凯南直播间里刷礼物的人。”

  “今天晚上直播间刷礼物的人?”

  啊香眉头一皱,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跟着说到:“既然咱们猜测刘小帅的失踪,是为了直播间而出来的,张凯南他们这一手很像是在炒作,所以,为了一定的人气量,他们需要刷刷礼物啊之类的来带人气节奏。”

  类似与直播间自己给自己刷礼物,自己给自己打赏自己给自己订阅,乃至于各种什么网店自己给拍自己店里的东西,都是一些小规模的自我运营手段的。

  这种手段也非常的常见。

  “是的。”

  钟天正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就非常有灵性了,啊香同志真的是可圈可点啊。”

  “既然他们是在自我炒作,那么就一定会有打赏。”

  啊香打了个响指,对自己说到点上了非常的兴奋:“不过就是可怜心语姐了,我记得今天晚上的直播间里打赏礼物的可是有不少的账号,她得一个个去筛查。”

  “这个应该也是很好筛查的吧。”

  钟天正抬头看着天花板:“首先,他很可能是一个人的电脑上操控几个账号,一般人如果要刷打赏的话,可能为了好看,他会把金额分成好几个账号来用,所以寻找账户的共同的IP地址,这是其中的一个办法。”

  “其二,那就是账户活跃量了,把他排行榜上今天刷过礼物的账号一个个点开看,看看他们到底是新号,或者是老运营号,还是说是正常的观众打赏账号。”

  “最后一个有难度的,可能就是刷子号了。”

  钟天正沉吟了一声,咂舌道:“可能一些网络上有渠道这种代充的或者代刷的,比你自己直接充值要便宜一些,所有保不准他们也会走第三方充值也说不定。”

  “如果说他们请的第三方代充的话,那么事情就有些困难的了,那些协议号都难处理,而且都是一大堆一大堆的。”

  啊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摸出手机开始跟师心语交流了起来,还不免有些心疼的道:“可怜我们的心语姐姐了,这几天天天晚上熬夜刷视频看监控,晚上咱们又给她找了个麻烦的活。”

  说到这里,她悻悻的吐了吐粉嫩的舌头:“要是咱们晚上让她去查这些账号,然后第二天又没有任何的线索,思路错了那就尴尬了,都没脸去见她了。”

  “不会的。”

  钟天正伸手拉着她的手掌:“你可不要忘记了,咱们可是黄金搭档,咱们两个人的脑袋,不可能比不过刘小帅他们的脑袋的。”

  “但愿如此吧。”

  啊香偎依在钟天正的臂弯里:“我决定这是一间非常消耗体力跟脑力的事情,明天早上,咱们给心语带早餐的时候,记得一定要给她多带几瓶六个核弹。”

  “正解。”

  钟天正点了点头,表示认同,然后直接一弯腰,把躺在沙发上的啊香给抱了起来,进入卧室。

  黑灯瞎火的卧室里。

  啊香娇嗔的声音响起:“唔..睡觉...你不累嘛。”

  “我不累啊!”

  钟天正嘻嘻哈哈的声音响起。

  “就应该让你晚上也去加班的,帮心语好好筛查一下直播间的那些账号...唔...”

  ————————————

  局里。

  师心语跟啊香对接完毕,看着啊香发过来的这一串消息,不免有些头疼,电脑的屏幕页面还停留在张凯南的直播间画面上。

  她粗略的扫了一眼,今天晚上日榜上有粉丝值的账号也就是打赏过的账号,得有小十页,不论金额计算下来的话,得有小近五百多个人,太多了。

  “我滴个娘哎。”

  师心语无语凝噎,起身从小冰柜里拿出了几瓶红牛,分发给自己的几个同志,嘴里喃喃自语:“要是没有找到,回头我要把钟天正给手撕了!都怪他!给啊香出馊主意折腾我。”

  半罐子红牛下去。

  师心语开始进入状态,准备逐一的去查看,首先,当然是从那些大额打赏开始咯,除去那些特别新的新账号,其他的都得根据自己的感觉,一个个来进行甄别。

  好在她的团队也足够强大,把这近五百多个账号依次分发了下去,每个人盯着一百个左右的账号,一个个的往下进行筛查。

  凌晨四点多钟。

  “啊...”

  师心语打了个哈欠,手里的账号初步筛选工作总算是做出来了,接着大家又把所有的账户进行了整合在一起,然后互相交换再次筛选了起来。

  这次,总共只花费了一个小时左右,她就把所有的数据进行了整合,目前留在手里的账户只剩下二十多个左右,这中间不包括那些刷子账号。

  刷子账号非常的明显,一眼就能看出来,而且ID也非常具有共通点。

  一整晚。

  玻璃倒映着小组忙碌的声影。

  第二天一早。

  钟天正啊香带着大家的早餐来到局里,师心语盯着越发浓郁的黑眼圈出现,把手里的一张A4纸放在了桌上:“最终确定的账号就只有这么几个了,十个账号,后面对应的都有IP地址归属下的具体^位置,剩下的流程就交给你们了。”

  “辛苦辛苦。”

  钟天正有些不好意思了,拿着早上特地给她买的六个核弹:“这几天我们的心语同志辛苦了,特地给你买了六个核弹补补消耗的脑细胞,等案子破了,我们再送你一副猪手,补补胶原蛋白。”

  “嗯嗯。”

  啊香在边上点着头:“俺也一样。”

  “切。”

  师心语不屑的撇了撇嘴:“你们两个这是夫唱妇随昂?我现在严重怀疑,你们两到底是在对我表示慰问呢,还是一大清早的时间就给我投喂狗粮呢?”

  “嘻嘻。”

  啊香害羞的吐了吐舌头,直接小跑到到工作位上做事去了。

  师心语看着沉溺在幸福中的啊香,不由笑着摇了摇头,转而对钟天正说到:“这些都是地址,接下里,你可以联系一下直播平台的财务部门,让他们给予配合。”

  “把这些账号一些充值账户啊流水啊之类的全部给你,这样下来,你应该很快就可以锁定住可能的目标了。”

  “辛苦啦!”

  钟天正龇牙笑了笑,把资料接过:“不过哈,刚才说给你送猪手是真的,真的美颜。”

  “呵呵。”

  师心语哼哼一笑,拿着自己的包包,下班回去了。

  钟天正的视线快速的在A4表格上扫视了起来,继而折身来到电脑屏幕前,开始按照师心语所说的,联系了该直播平台,双方接洽以后开始进入正轨。

  大数据时代,还真有大数据时代的好处。

  当这些一个个账号的具体数据摆在眼前的时候,这个时候再筛选起来就要容易的多了。

  “找到了!”

  钟天正的视线最终落在了两个账号上。

  这两个账号,与之前他们推断的不一样。

  这两个账号,一个账号的所有使用记录都是正常的,另一个账号则是新注册不就的号,两个账号的IP地址不同,但是充值的银行卡却是同一个账号。

  而且他们当天晚上的IP地址也是重合的。

  这就无疑透露出一个信号。

  当天晚上,这两个账号是再一个IP地址下使用的。

  “啊香,联系一下直播平台。”

  钟天正眯眼看着这个账号的ID,不由沉思了起来。

  这个账号的ID,竟然也是一个游戏主播,名气虽然不如张凯南他们这般,但也算是小有名气,至少有自己的粉丝圈。

  很快。

  平台就把这个账户的具体详细信息发了过来,两人根据这个主播的具体信息往下捋,最终在一年前的记录中找到了共通点。

  原来。

  这个人,以前也是在张凯南手下的工作室工作的,后来天赋被发觉,被张凯南单独包装了出去,自己也成了个小主播。

  双方的关系,自然没得说,几乎是铁哥们的存在了,以前这个账户在直播间有非常活跃的消费,相当于运营号一般。

  “走吧!”

  钟天正记下了这个IP地址对应的地址,拿上车钥匙,另外又叫了两个同志跟着一通出门。

  一时间。

  巷子里想起了警笛声。

  另外一边。

  师心语顶着两个浓郁的黑眼圈回到了家里。

  师老爷子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见到师心语回来,推下老花眼镜:“这几天怎么天天加夜班。”

  “案子不是跟的紧么。”

  师心语把包包放在玄关边上的柜子上,一边换鞋一边说到:“对了,爸,我那天给你的那个视频,你看了没有。”

  “看了。”

  说起这个话题,师老爷子立刻来了兴致:“我觉得这次倒是可以拿钟天正同志做做典型,他身上发生的这些事情,他的精神,以及他自己独有一门技能,无论哪一点,都是值得内部同志学习的。”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师心语会心的笑了起来,还不忘记嘱咐到:“对了,可以再等等,等我们手里这个案子结束了,再宣传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