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238章深夜酒吧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471 2020-11-17 17:20

  钟天正点开订单详细。

  订单是系统指派的。

  这笔订单离得也不是很远,就在钟天正居住的小区一公里左右的夜宵摊上。

  目的地是十五公里以外的红旗广场附近的小区。

  订单结束的时间是十一点四十五分钟。

  钟天正打开手机地图,输入两点的位置,导航从南北高架桥上走再穿过隧道,行驶时间跟这个大差不差。

  “订单结束以后,你去了哪里?”

  “回家了。”

  刘文韬随即回答道:“我也不是傻子,菲菲给我备注的小学弟,我自己也能猜到什么,所以我买了点酒自己喝上了。”

  “行。”

  钟天正点了点头:“后续我们会核实你的情况的。”

  “至于你说的是我们害死王菲菲的这件事,我们已经跟你解释的很清楚了,如果你要是还觉得跟我们有关系,你可以后续的向我们的上级申请,介入调查。”

  把刘文韬送走以后,啊香看着他的背影问到:“如何?”

  “没什么太大的问题。”钟天正皱眉看着手机上的地图:“从红旗广场到徐普大桥有一段挺长的距离的,他应该没有作案时间。”

  围绕王菲菲死亡一案的调查正在紧张的进行。

  法医组给出的后续详细的尸检报告显示,王菲菲确实是死于溺亡,血液也是正常的没有检测出毒素以及酒精之类的其他成分,死亡时间为晚上的十二点到一点钟左右,与监控上的显示时间也大致相同。

  案子到了这里,似乎进入了僵局。

  王菲菲当天晚上,为什么会骑着电动车跑到徐普大桥上去?

  这一点很让他们匪夷所思。

  也正是她自己骑车上去,才造成了自己的死亡。

  难道说。

  凶手跟她真的是不认识,因为感情或者其他原因,在桥上独自喝酒解闷,谁知道王菲菲正好从桥上路过,凶手一时兴起,把怨恨宣泄在王菲菲身上,将其杀害。

  但如果是这样的话。

  那么监控为什么没有拍到凶手上去的画面?

  再者。

  王菲菲脚上的几个负重铁球,分明表面凶手是有备而来的。

  难道是凶手只是想随即挑选一个路过的人进行下手?

  这种可能性也不排除。

  如果是这样,那么凶手很有可能就是每天会从徐普大桥上骑电动车路过的人之一,他作案的当天晚上,真的只是随机挑选了一个人。

  在没有出现任何嫌疑人的情况下,一切猜想都是有可能的。

  警方当即扩大了侦查范围与人群。

  于此同时。

  负责搜寻那天晚上王菲菲活动轨迹的那边传来了消息,他们找到了那天晚上跟王菲菲在酒吧有过接触的男子。

  小组长亲自讯问,钟天正在边上负责记录,但是他并没有用一旁的电脑记录,而是依旧选择用手写。

  被带回来的男子大约二十六岁,碎盖发型,长得倒也还有几分帅气,一身穿着也是比较的讲究,小皮鞋被擦的蹭亮。

  他身上有大多数喜欢流转在夜场的人一样,黑眼圈,无精打采,眼神涣散,提不起精神,坐在椅子上,时不时就会打个哈欠。

  “这个人你认识吗?”小组长把王菲菲的照片拿了出来摆在他的眼前。

  “认识呐,在我们的圈子里,都挺有名的。”男子扫了眼照片,点头承认:“她犯什么事情了,我先申明,我跟她没有什么关系,只是一起玩而已,别的没有了。”

  “她死了。”

  “什么!”

  男子直接就愣住了:“死了?不可能,那天晚上都还好好的。”

  “说说吧,那天晚上你都干了什么。”

  “我那天晚上啥也没干呐。”

  男子很无辜的耸了耸肩:“真的,我真的什么也没干。”

  “这是什么!”

  小组长把几张打印出来的照片丢在了男子面前:“监控都拍到了,你那天晚上跟王菲菲在一起。”

  “警官,我跟她说话也不能代表什么咯。”

  “那你自己解释一下,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也没有什么,真的,我经常在那个酒吧里面玩不是,然后通过朋友的推荐认识了她,中间也有过几次交易,但是你知道的,出来玩的嘛,图的就是个宣泄,要说什么感情,那踏马不是扯淡嘛,闲的。”

  男子很直白的解释到,没有掩饰:“那天晚上,我正好也在酒吧里,不知道怎么的她就过来了,正好我也挺无聊的,也没有约人,而且很久没见过她了,新鲜感一上来,所以就上去跟她勾搭了。”

  “但是她那天晚上好像不是来玩的,跟我说话也是心不在焉的,中途还去洗手间打了个电话。”男子翻着眼睛看向天花板:“然后我不就拿着她坐下来喝喝酒聊聊天什么的嘛,她坐了一会好像就离开了。”

  “好像?”

  “对,具体我也不清楚啊。”

  男子挺无辜的摊了摊手:“她就一出来玩的女人,能有多金贵啊,不愿意跟我玩我自然也就没注意她了,随她去了呗。”

  “就这样?”

  “昂。”

  男子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你看我也不像是啥缺钱的人吧?既然出来玩,那很多东西就看的很开的,有钱干啥不行找谁不行啊?非得盯着她啊?话糙理不糙是不是,你说对不对啊警官。”

  “你给我严肃点。”

  小组长呵斥了一句。

  就在这时候。

  钟天正忽然停下笔来,身体前倾看着男子:“那天晚上,你有没有替王菲菲接过电话?对电话那头说过类似与“学弟,喝酒”之类的字眼。”一字一顿的说完,眼睛眯成一条缝隙,就这么看着他。

  “没有。”

  “你确定?”

  “不确定,我忘记了,人那么多。”男子一下子又犹豫了起来:“但是你想当然啊,我没事接她电话干嘛呀。”

  “那天晚上,酒吧里有没有放凤舞九天这首音乐?”

  “嗨,你这不是在开玩笑嘛。”

  男子笑着看向钟天正:“警官,你是不是没有去过酒吧啊?酒吧里放什么音乐的都有,只要符合潮流,再说了,就那个环境里,别说放了什么歌了,你能记清楚中间发生了什么就不错了,音乐谁能记住啊,只要够嗨,摇就对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