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445章死亡现场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727 2020-11-17 17:20

  “呕!”

  干呕声响起。

  原本还气势很足唯我独尊的张经理,这个时候早已经扶着墙角,捂着嘴做干呕状。

  他身边的那位溜须拍马之辈,立刻就凑了上去,拿出纸巾来递给了张经理。

  “谢谢。”

  张经理略微感动的说了一句,接过纸巾来作势擦了擦嘴。

  擦到一半。

  张经理拿着纸张的手直接就停顿了住了,狐疑的歪头看着身边的这个溜须拍马的小马仔,眼神中充满不解与不满意。

  自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就给他吐了,你作为一个跟班,你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虽然他没有说话,但是那眼神中的意思就是。

  “我吐了,你呢?”

  质问。

  幽怨。

  不开心!

  小跟班察觉着这个眼神,心里那叫一个冤枉啊。

  其实。

  他之所以会跟进来,完全就是为了迎合张经理给他壮壮胆而已。

  方才墙面破开的时候,他其实偷摸着控制自己的视线,压根就没有往那边去看里面的情况,所以才一点事都没有。

  这下好了。

  拍马屁拍到马腿上去了。

  “怎么办?”

  小跟班眼珠子快速的转了两圈,随即扭头看向墙体内部。

  看着极为刺*激眼球的画面中。

  “呕!”

  小跟班条件反射的跟着干呕。

  “呼。”

  张经理这才满意的长出了一口气。

  “切。”

  钟天正扫了眼这极为戏剧性的画面,不屑的撇了撇嘴,拿出一次性橡胶手套带上,跟着沈梦溪走进了墙体内部。

  墙体里面。

  尸体被一根得有小拇指粗细的绳子拴住了脖颈,直愣愣的卡在空间之上,如同上吊一般表情狰狞。

  尸体表面已经开始腐败肿胀,好几处皮肤已经开始溃烂,地上已经流了很多腥臭的血水。

  “……”

  钟天正大致的扫了一眼,就不再去看尸体,而是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来。

  之所以不再看,主要还是他对这个尸检确实没什么经验,交给沈梦溪来操作就好了。

  “尸体为成年男性,初步估计在二十岁到三十岁之间,身高一米七上下...”

  沈梦溪已经开始做出初步判断了。

  钟天正听着她的话,视线在看向周围。

  其实这里面的空间还是很大的。

  在恶魔之眼给出的数据下,钟天正大致的有了了解。

  这里面是电梯井边上的控制间,空间在八平米左右,边上就是运行的升降机,但是被一面墙给拦住了,这里面应该是纯粹的用来摆放升降机运行设备的。

  整个空间处于密闭的状态,边上有道小门供出进,门缝与墙体之间的分析很小,而且还填充了橡胶圈,密闭性很好。

  这也是为什么尸体已经腐败到这种地步还没有发现。

  因为气味根本跑不出去。

  钟天正的视线又放在了拴住尸体脖颈上的这根绳子,他伸手去摸了摸这根绳子,是铁质的缆绳,应该就是放在工作间备用的绳索,挂放在里面。

  尸体背对着门口的,面向着UW店铺的仓库。

  在尸体的脚下,还散落着一个抽到一半的烟头。

  钟天正不由猜测。

  有没有可能这个人是商场的电梯维修工人,他从小门进入然后抽了根烟,开始在控制间里操作了起来,谁知道一不小心就绊倒了。

  他的运气实在是不佳,正好脖颈就卡在了绳索之上,造成了颈部骨断然后死亡?

  钟天正发问:“张经理,你们商场有没有工作人员突然一下子消失了,很久没有见过了?”

  “……”

  张经理这会正在扶墙,面对钟天正的询问,停顿了好久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估计这货根本就不知道商场人员的情况,或者说压根就没有去了解过。

  不过。

  即使是张经理没有给出回答。

  这个想法仅仅是是瞬间,就被他推翻了。

  换句话来说。

  是被夏店长给推翻了。

  夏店长估计是在外面等的久了,里面又一直没有传出消息,所以她就走了进来,不自觉的就看向了墙体内部。

  “呕!”

  夏店长强忍着自己的条件反射,一脸惊恐的看着里面的尸体:“范..范...范代行,怎么会是你!”

  “你们店铺的?”

  钟天正眉头一皱,从里面钻了出来。

  “是。”

  夏店长咬着自己的嘴唇,脸色苍白的点头确认。

  “这就有点意思了。”

  钟天正扫了眼还在里面勘察的沈梦溪,带着夏店长就出去了。

  ……

  店长室内。

  钟天正扫了眼正在里面操作UW店铺的师心语,视线回到了夏店长的身上:“说说这个范代行的情况吧。”

  一个店铺的代行,怎么会出现在商场的电梯间的控制室里?

  “他叫范仁才,在我们店做了很久了,三个月前才考上了代行,他这个人的性格就是那种比较内向的人,做事的话还挺认真的...”

  夏店长开口回答,但是说的话也没有什么重点,钟天正也没有打断她,说了好一会,才回到正点上:“元宵过后就轮到他休年假了,半个月,但是我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会在这里出事了。”

  钟天正追问:“具体点,他已经休息了多长时间了?”

  “十天!”

  “差不多。”

  钟天正回忆了一下里面尸体的情况,跟夏店长所说的大致吻合。

  “你们店有几个代行?”

  钟天正简单的整理了一下思路,开始询问起店铺的人员配置情况。

  UW店铺就在正方广场的一楼而且是单层的,根本用不着电梯,再说了,他一个服装店的店长代理,跑到商场的电梯设备间去干什么。

  这中间应该有猫腻。

  所以他的初步筛查想法就是从死者范仁才的工作关系查起。

  代行。

  代行店长之事。

  有没有可能是工作上同事之间的工作原因,起冲突或者说其他的复杂关系,造成的作案动机?

  当然。

  也不排除他的死是意外,但是这种意外微乎其微。

  服装店的人跑到电梯设备间去,这就很少见。

  “两个代行!”

  夏店长给出了回复:“我们这个店铺的规模在公司旗下算是中等规模的,所以人员配置的话,就是一个店长带两个代行,下面就是各种级别的员工跟实习生。”

  “另外一个代行呢?”

  “他今天休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