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221章捋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86 2020-11-17 17:20

  “你又是怎么知道姚威强的?”

  钟天正起身活动着身子,站在窗户边上看着外面:“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姚威强之前给人割喉,作案者也是你。”

  “是。”

  汪妍冰扭头看着钟天正高大的背影,撇嘴笑了笑:“还是那句话,多得谢谢你钟大警官。”

  “我一直都在暗中观察你们,你们跟姚威强的碰面我也是知道的,再次见到他,我就有了印象,这个人以前有在蓉蓉身边出现过。”

  “我去诈他,半真半假吧,谁知道他咬死了都不肯吐嘴,所以我也就留了他一条小命。”

  “哦。”

  钟天正并不回头,伸手拨弄着窗户上的纱窗隔层:“后续他的经济出现了状况,他利用自己手里掌握的证据,要挟项宇飞,然后又做了证据备份,最终折转交到了你的手上。”

  他说的都是在做事实陈述。

  那晚上,带走张欣的人,也是她。

  “嗯。”

  “那份U盘呢?我想看看。”

  钟天正转身直视着汪妍冰,他很想知道,她让张欣选择性发给自己的那些聊天记录的截图,没有发出来的那些内容是什么。

  “U盘在我这里,我保管的很好,不过,我现在并不想给你看里面的内容。”

  汪妍冰眨了眨眼睛,放平了身子躺在病床上,直勾勾的看着天花板:“你还是自己去问项宇飞吧,如果他不愿意说,你再来找我。”

  “你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想让他自己认错么?”

  “我需要他的忏悔,我想蓉蓉也会是这么想的。”

  “我知道了。”

  问到这里,该问的都已经结束了。

  汪妍冰参与的案件,基本上已经全部明了。

  自己从经手的第一个案子开始,出现过的疑惑,在这一刻也全部解开。

  “你好好休息吧。”

  钟天正看了眼已经收好记录本的啊香,折身往外走去。

  “哎。”

  汪妍冰张嘴叫住了钟天正。

  钟天正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

  “如果,没有我,你也会调查这件事,对吗?”汪妍冰用询问的语气问到。

  “对。”

  钟天正认真的点了点头:“我是她的男朋友,我理所当然要做点什么,再者,我是警察,需要还原事情的真相。”

  汪妍冰撇嘴笑了:“你还能再虚伪一点吗?”

  “我从来都没有虚伪过。”

  钟天正一字一顿的回答到:“你不是我,你也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更不知道我的内心究竟发生了什么,有些东西一定需要表现出来才说明我在乎么?”

  “蓉蓉的案子,你知道我背后付出了多少努力么?你知道我家里的笔记本上,记录了多少关于这个案件的详细么?”

  “嗯。”

  汪妍冰为之一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哎。”

  她再次叫住了要走的钟天正:“我觉得,啊香妹子挺好的,真的。”

  啊香狐疑的看向汪妍冰,不知道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也是这么觉得。”

  钟天正扫了眼啊香,认真的点头。

  “我关注你们很久了,我也是女孩子,我能看出来啊香对你的心思,她对你真心不错,同样,我也能看察觉到你的心思。”

  汪妍冰冲啊香努了努嘴:“这么好的女孩子你就不要再矜持了,差不多就该说了,保不准哪天她跟别人走了。”

  “你们在一起的话,我想蓉蓉也会很开心的。”

  “谢谢。”

  钟天正留下一句话,头也不回的往外面走去。

  “你们…我…”

  啊香一脸懵的看着他们,俏脸上也不由出现了两坨羞红,赶紧快步跟了出去。

  汪妍冰看着啊香苗条的背影,张嘴点评了一句:“在钟天正面前,你永远都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子一样,跟蓉蓉姐一样一样的做派,现在的小女孩子都这样的么?”

  ……

  钟天正在病房里见到了恢复清醒的项宇飞。

  项宇飞脑袋上裹着的白纱布还没有拆除,但是人已经恢复正常了,这回正躺在病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你好呀,项总。”

  钟天正拉开椅子坐下。

  啊香在一侧坐下,继续负责记录。

  “你好呀,钟警官。”

  项宇飞转过头来,看了眼钟天正,如同老熟人一样开口到:“你来的正好,香烟整一根,快憋死我了,你们的人看我看的很紧,烟也不让抽。”

  “呵呵。”

  钟天正也没有拒绝。

  直接给他点上。

  “呼。”

  项宇飞活动着戴着手铐的双手,调整了一下拿烟的姿势,重重的吐了口烟雾:“啧啧,舒爽,就是很久没有抽了,一口太猛,脑袋有点晕。”

  “悠着点,一氧化碳中毒。”

  钟天正耸了耸肩,开门见山:“你知道我今天来找你是做为什么的吧。”

  “知道。”

  项宇飞鼻孔冒烟的点了点头:“就那点事情嘛,我都说。”

  “觉悟这么高啊?”

  钟天正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示意啊香开始记录:“有点让我意外。”

  “呵呵,我这条命也是捡回来的,能活着就已经不错了,现在已经不想着如何逃避罪行的事情了。”

  几天不见,项宇飞的思想觉悟跟以前绝对的是两个大转变,判若两人,他笑了笑:“你们把我们从下面救出来,命都是你们警方给的,我配合是应该的,但是我有个条件。”

  “条件?”

  钟天正眼皮子一耷拉:“我就知道你堂堂项总肯定没这么好说话,你说说看,我考虑一下。”

  两人之间的对话很随意,气氛看起来也很轻松,跟往常的审讯大不相同,但往往这种气氛,也表明着,审讯会有很大的成功率。

  毕竟。

  大家都已经说开了,经历了生死,心态也发生了变化,再狡辩下去也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吴昊这个案子,你们得抬一手。”

  项宇飞裹了口香烟,表情认真的看着他:“也不是抬一手的意思,就是他在整个过程中,完全不知道最终我最终要干什么,他只是在配合我行动,我是他老板,给他钱了,我们只是雇佣关系,他不是同犯。”

  在解释起自己跟吴昊的关系来。

  项宇飞不由也多了点肢体动作,带着手铐的双手上下动弹着,发出响声。

  “啊。”

  钟天正应了一下,颇为有些意外。

  他没有想到,项宇飞要说的是这件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