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328章深处的嘶吼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666 2020-11-17 17:20

  “啊。”

  秦湛权应了一声,然后咧嘴笑了起来:“可以啊你,一分不少的全部退给我,看来你这些年赚的钱应该也是不少的,但是你觉得,我今天是来找你要钱的嘛?我今天来找你,是为了跟你说钱这个事情的嘛?”

  说到这里,秦湛权的声音突然变得冷漠起来,言语尖锐:“我踏马但凡是还有一点点活路,我就不会来找你!”

  话音一落。

  秦湛权原本手里拿着的香烟,直接按压在了陈丽的手背之上。

  “唔唔。”

  陈丽下意识的尖叫起来,但是却被秦湛权先一步伸手捂住了嘴巴。

  “烟头的核心温度高达上千度,这个火热的感觉怎么样?”

  秦湛权的脑袋贴着陈丽的侧脸,似笑非笑的说到:“有没有察觉到我的热情,如同这温度一样,热情的让你害怕?”

  此时。

  他的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的疯狂,如同精神分裂一样。

  “唔,唔...”

  陈丽拼命的摇头,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眼神深处,深入到灵魂的恐惧感油然而生。

  “我发现你好像对你的行为一点都不后悔,丝毫没有反思的意向,反而觉得这件事用钱就能解决掉。”秦湛权松开手来,扫了眼陈丽的手背,上面只留下烟灰的痕迹:“来,既然你还没有察觉到自己的错误,那我就好好给你回顾回顾。”

  说着,他自行操作起电脑来,快速的打开几个界面以后,回到了三年前的一篇文章上面。

  “到底还是读过书的人,我觉得你的文笔非常的好,三言两语之间的文字里面,就把你们作为受害人,孤苦伶仃的这一幕表现的淋漓尽致。”秦湛权咂舌感叹。

  电脑上。

  正是三年前那个关于男子撞伤老人拒不赔偿的相关内容。

  “你看这一段哈,我就觉得写得非常好。”

  秦湛权指着电脑屏幕,开始念了起来:“我不知道为什么这种事情会发生在我们的身上,此时此刻,我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恶意,为什么会让我的母亲来承受这等痛苦的事情,为什么每个人对自己做出的事情都不愿意承担责任,为什么会这么的没有担当。”

  念完这一段,秦湛权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细细的点评了起来:“嗯,虽然我只有初中文化,但是我还是能感觉到这段话的水平,采用了一个三连问,三个为什么凸显出作者作为受害人当时内心的无助以及对自己遭遇的愤慨与质问。”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

  陈丽痛苦的闭上眼睛,根本不敢去看屏幕上的内容。

  “来,现在咱们再来说说这个事情。”

  秦湛权深呼吸一口,把电脑推开直接坐在了桌子上:“你告诉我,你妈是我撞的嘛?”

  “不是。”

  陈丽摇了摇头:“她当时只是自己摔倒了,然后被你给扶起来了。”

  “那不对呀,她的右手手臂确实是骨折了呀。”

  秦湛权大拇指与食指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做出一个思考的表情,语气认真的反驳道:“不对,不对,你在说谎,不要瞎说嘛,明明就是被我撞伤然后骨折了的,后来你们提供的医院就诊记录上不也这么写的么。”

  “没有,不是!”

  陈丽快要被秦湛权给折磨疯了,拼命摇头否认:“她的手臂之所以骨折,是因为事发第三天,她在小区楼下活动的时候,一不小心摔倒了,把手臂摔成了骨折。”

  “哦?是这样子的啊?”

  秦湛权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感慨道:“我还以为是她自己把自己的手弄断的呢,原来是我误会她了呀。”

  “之所以会把这件事赖在你头上,因为正好那天她摔倒了你把她扶起来了,然后她讹了你,最终你赔偿了她三百块钱。”

  陈丽痛哭涕流,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把事情给坦白了:“隔两天她就把手臂摔伤了,然后我们就想着,要不就把这件事一起算在你头上吧,然后我们就这么做了。”

  “那也不对呀,手臂骨折,去医院看看打打石膏敷敷药好了,我给你算最贵的医药费,三万够把这只手臂治好了吧?为什么最后找我要了三十万呐,直接翻了十倍,哪家医院这么黑心呐。”秦湛权再次反问到,语气疑惑。

  “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们真的错了。”

  陈丽直接垂下了脑袋,连连道歉:“那时候正好我准备结婚,一直想要个房子,但是上南市你知道这个房价的,但是我爸妈只愿意给我三十万,还不够首付的费用,所以我就怂恿她,把事情赖在你头上,多敲诈一笔,正好就够六十万的首付费用了。”

  “啊,原来是这样啊。”

  秦湛权恍然大悟,点了点头:“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原来是首付不够啊,可以理解。”

  说着,他又给自己点燃了一支香烟,闷头大口的抽了起来。

  持续了得有十几秒,一直都没有说话,他的表情也在不停的变化当中。

  “你说完了,那我也来给你说说吧。”

  秦湛权裹了口苦涩的香烟,瓮声瓮气道:“也许是我上辈子做了孽,这辈子就注定我没有好下场。”

  “我呢,这个人没有什么出息,一直都是在工地上干活,家里情况也不怎么好,爸妈还有病,我老婆也短命,早些年出了车祸去世了,留下了一个女儿,不幸的是,我女儿生出来就是个脑瘫,也是一笔花费,多年下来,也根本没多少的存款。”

  “我觉得我的遭遇真的太不幸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都能发生在我的头上,但是我没有放弃,我在努力的活着,我要用我的双手,把这个家撑起来,老婆没了,我还有爸妈我还有女儿,只要我不放弃,我觉得生活都还是有奔头的。”

  说到这里,秦湛权深深的吐了口烟雾,无力的仰头看着天花板,满是皱纹苍老的脸上写满了心酸,凹陷下去的双眼变得湿润起来。

  眼神深处,更是掩饰不住的疲惫。

  “我有个事情我一直想不明白哈。”

  秦湛权咬了咬牙说到:“你们也算是小康家庭了哈,出入在各种场合,见过各个层面的人都多,为什么你们在看到我的时候,没有察觉出我是一个生活不易的人呢?”

  “我以前抽着六块钱的香烟,身上的T恤老旧布满污垢,很明显就是最底层的人物,你们后来来我住的地方来闹,我住的啥环境你们看不到啊?我啥家庭条件你们看不到啊?”

  “我就不明白了,在我眼里你们是很幸福很幸福的条件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一个生活条件都这么好的人了,为什么要在这件跟我没关系的事情上,讹我这个被生活压的抬不起头,喘不过气来的人?”

  说到最后。

  秦湛权直接嘶吼了起来,声音尖锐无比。

  积攒多年的情绪在这一刻彻底崩塌,泪流满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