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878章轿车的异常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04 2020-12-22 11:41

  

  “啊香同志,你这边有什么新的发现吗?”

  钟天正走到正半蹲在草坪上,仔细查看轿车上的痕迹:“车子有问题嘛?”

  在工作时间。

  钟天正还是非常严谨的,时刻注意自己跟啊香两人之间的距离感。

  “有发现。”

  啊香见到钟天正过来,从地上起来,让出了足够的空间来:“你注意看这个车子的钥匙。”

  钥匙是拧过来最左边的。

  换句话来说。

  车子在掉进河里的时候,整个的是熄火状态的。

  啊香看着查看轿车的钟天正,自己在边上做起了分析,自己刚才的发现:“这是第一点,正常来说,她如果是车子失控的情况下冲下去的,那么钥匙应该是保持在正常启动的位置。”

  “嗯,继续说。”

  钟天正点了点头,开始逐一验证检查起来。

  啊香继续说到:“第二点:根据现场的打捞工作人员的描述,死者跟车子被打捞上来的时候,死者身上是卡着安全带的,这有点符合常理,正常人掉下去,第一时间肯定是想着脱掉安全带,然后再做挣扎。”

  “也许是她惊慌失措呢?”

  钟天正并没有回头,直接反问了一句。

  “对,这种情况我也考虑进去了。”

  啊香点了点头,掰着手指头说到:“所以我就在想,死者如果是惊慌的情况下忘记了,我可以理解,但是,如果不是惊慌失措呢?如果是她解不开安全带呢?”

  “哦?”

  钟天正听到啊香这么说,猜到了什么,立刻扭头去看安全带,果不其然,安全带卡扣的位置,这个卡扣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被东西给弄的弯折了,弯折的角度不是很大,也不是很小。

  他伸手,把安全带的卡扣卡了进去,这个时候,他再去按压安全带卡扣的接口,按不下去,花费了好一番功夫,用了好大的力气,总算是把安全带给扯出来了。

  “这是第二个疑问点,坐实了吧。”

  啊香看着做验证的钟天正,跟着说到:“这第三个疑问点,就是车窗的打开问题。”

  “啊?”

  钟天正愣了一下,快速的扫视了一下车窗,他刚才还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你注意看哈。”

  啊香围着车子转了起来:“车子总共是四面窗户,张艺云这台车子的副驾驶窗以及后座的两个窗户,都是呈完全打开的状态。”

  “是。”

  钟天正的视线落在了驾驶座的窗户上。

  这扇车窗,降下来了,但是降的不多,下降的开口不到全车窗窗口的五分之一,正好只有一个手指头这么长。

  “车窗有问题?”

  钟天正皱了皱眉,尝试着伸手去按驾驶座的车窗按钮,按钮按下去:“不好意思,忘记了,现在按不下去。”

  啊香解释了一句:“我觉得,这扇车窗本身,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它应该是好的,但是我感觉,事发的时候,这扇车窗是关着的,这就有点不怎么符合常理了。”

  “怎么说?”

  钟天正点了点头。

  “你看,昨天的温度。”

  啊香拿出手机来,查看了一下昨天的温度:“现在这个天气比较怪,白天太热,晚上又太冷,最近不是流行说:上南市人民群众的穿着最近这个时间段,不分四季,你走在大街上,有穿短袖的,有穿羽绒服的,有穿长袖的。”

  “是。”

  钟天正不可置否。

  他有些Get到啊香这么说的理由是什么了。

  “那么问题就来了。”

  啊香拿着手机,左右拿捏着:“咱们不管张艺云什么时候开车回去的,就拿她目前的这个开窗状态来说,就不符合现在的天气情况。”

  “如果她是白天出事的,那么当时的天气很热,她要么把车窗全部关起来,开空调降温,要么就是把车窗全部降下去。”

  “如果她的晚上出事的,那么按照当时的环境,应该是很冷的,她没道理说,只关上驾驶座的窗户,而不管其他三面车窗,其他三面窗户不关,还是非常的冷的。”

  “你觉得,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啊香说到这里,扭头看着他。

  “完全正确!”

  钟天正点了点头,非常赞同啊香的这个分析,顿了顿,他又追问到:“那驾驶座的窗户要怎么解释?开了这么多?”

  啊香的分析,钟天正完全赞同,重重的不合理之处,都在告诉他们:但是有第二人存在。

  很可能就是凶手。

  “如果说,车窗下降的这个距离,只是张艺云在挣扎的时候只按下来这么多就死亡了,那为什么凶手要把这扇窗户关起来呢?”

  钟天正手指搭在车窗玻璃上,手指穿过玻璃的缝隙,上下抖动:“如果他要杀死张艺云,最合理、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把四面窗户全部打开,这样车子在掉进河里以后,水能快速的涌进来。”

  “张艺云这样子也会死的更快,不是么?”

  “嗯...”

  啊香闻言沉吟着点了点头,扭头看着轿车,上下打量了好久,忽然她好像想起了什么来,挑眉问道:“你那边检查张艺云是个什么情况?”

  在尸检这块。

  如果说沈梦溪是高手,是专家,钟天正是渣渣,那么啊香就是一窍不通,完全没有入门。

  当然了。

  也只是一个比喻说法。

  啊香在尸检这块,是一个非常大的薄弱点,懂的不多,一点点,这也是为什么她第一目标不是尸体而是来检查车子。

  “张艺云的死亡,完全符合自然溺亡的特征,这是我的判断。”

  钟天正简单的回忆了一下张艺云的尸体状况:“她的眼睛、鼻子、口腔内部、手指的指甲缝隙里等等一些部位,都符合了人溺水以后到死亡过程,这个过程会造成的结果。”

  “确实是死于溺亡?”

  啊香闻言沉沉的点了点头,挑着眉毛看着远处,喃喃自语道:“如果是溺亡,那就跟车子这边的差异说不通了。”

  “是。”

  钟天正点头。

  忽然。

  啊香猛然转头:

  “我知道怎么回事了!我知道她的溺亡是怎么回事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