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149章生疑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446 2020-11-17 17:20

  18:40。

  陈蓉犹豫了一下,回复到:“我一会联系看他怎么说,我觉得还是我去吧,按照项宇城那种人的性格,你去了难免还会跟你发生冲突什么的。”

  18:42。

  钟天正说:“这有什么,无冤无仇的,再说了,我一个警校的人,还干不过他么?”

  19:00。

  陈蓉发来消息:“崽崽我出发了,就在教学楼那边,如果快的几分钟就好了,你要是有时间,等我一下也可以。”

  19:18。

  陈蓉出事的消息传来,钟天正疯了一样从学校院系报告厅跑过来,在天台看到了让他后悔的一幕。

  原本按照计划,钟天正是想陪她一起去的,结果中途一个学生跑过来说,院学生会在学术报告厅搞一个活动,让他去做一个现场发言什么的。

  钟天正寻思着,也没什么事情,所以也就答应了,谁知道眨眼不过十几二十分钟的事情,陈蓉竟然出事了。

  回忆到这里,钟天正的视线从档案上收了回来。

  “当年来宿舍叫我参加发言的那个学生,是谁来着?”钟天正皱眉回忆了起来。

  那个学生自己也不认识,说话的时候他还一直半低着脑袋,好像不愿意自己认出来一样,再次回想起来,好像有点熟悉。

  这个人...

  钟天正大拇指摩挲着食指与中指,眉头拧到了一块:“是...”

  “姚威强?!!”

  钟天正恍然大悟,脑海里突然就想到了姚威强,好像就是这个人,跑到宿舍里来跟自己说的。

  当时学术报告厅的那个活动,让自己去发言,其实是可有可无的,为什么就恰恰那么巧,卡在这个时间点来通知自己?而不是提前告知?

  姚威强。

  钟天正在心里默默的把名字记了下来,翻动档案继续往下面看。

  按照档案的描述现场,事发现场再次在脑海里呈现。

  受害人陈蓉,身上有三处刀伤,分别在大腿,手臂以及腰上,腰部的伤口很深,也是最致命的一刀,行凶者对其行凶时,应该是处于极度激昂且下狠手的状态,这一点,从伤口的形状以及现场血液的喷洒痕迹可以断定而得。

  由于是晚上,教学楼里都是在上自习的学生,所以也没有人注意到这个情况,天台的铁门原本是处于关闭状态,但是事发时,铁门打开且门锁处于完好的状态,应该是有人特地打开,把这里作为第一案发现场。

  现场除去一把遗留的匕首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线索,包括受害人的手机,翻看之后,也并没有获取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最后警方破案的依据是:根据受害人男友的线索,受害人事前有跟人聊过天但是事后又被人删除了,这是一个疑点,第二,学校里有过关于项宇城喜欢受害者类似的传言,最大嫌疑人项宇城被他们带回局里审讯。

  “看的如何?”

  朱常亮朱队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钟天正的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到:“这个案子,但是侦办起来,没有太大的困难,所以的线索都很直白。”

  钟天正摇了摇头说:“你能跟我说说,断定项宇城是凶手的依据是什么么?”

  “人,当时是我跟我师父从学校里亲自带回来的,我们去学校找这小子的时候,这小子已经不在学校了,请假回了家。”朱常亮回忆了一下:“我记得很清楚,这小子的心理状态很差,当我们上门的时候,他的神情就已经不正常了,脸色苍白,身体直打哆嗦,看着就是非常胆小的人。”

  带回所里以后,我们对其开展讯问。

  “他的心里素质很差,或者说他事先没有计划好,当我们问及事发时他在何处时,他编造出来的说法漏洞百出,根本禁不起我们的质疑。”

  朱常亮说起来也是有一点奇怪:“我就搞不懂了,就是这么一个看上去非常斯文且内心素质不够强大的人,怎么就敢在学校这种场所,对受害人进行行凶?而且就连一个完整的计划都没有,这一点有点让人匪夷所思。”

  “嗯。”

  钟天正点了点头,示意朱常亮继续说。

  既然他们都知道有点不合常理,但是警方能结案,那肯定是证据确凿的,拿证据说话。

  “我们注意到,项宇城从一开始,就有意的把自己右手进行遮掩,然后我们查看了他的右手,右手食指上,有一道很明显的切割痕迹,且刀口较深,是新伤。”朱常亮翻动着案件档案,指着一张照片:“你看这个伤口,伤口的痕迹跟凶器有点类似,事后我们在现场,也提取到了他的血液。”

  “这是最直观的证据,也就是根据这一点,我们对他继续进行讯问,漏洞百出的他最终心理防线彻底崩溃,坦白了自己对陈蓉行凶的过程。”

  “案发当天,他把人约到教学楼的天台,再次进行表白,但是却遭到了义正言辞的拒绝,所以内心脆弱的他对陈蓉实施了作案,至其当场死亡,随后逃离了犯罪现场,留下了凶器。”

  钟天正眉头紧蹙:“我还是那个问题,他的哥哥项宇飞...”

  “我已经说过了,他的哥哥事发时不在国内,这一点我们当时也进行了验证,确实没有问题。”

  朱常亮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理解:“你之所以执着于此,是因为时候项宇飞在学校里散布了陈蓉一直对自己的弟弟暧昧不清的谣言对吧?”

  “你也是个有经验的警察了,他这么做的原因很好理解,就是对自己弟弟被抓有些不满,所以编造谣言以为项宇城开脱嘛。”

  “嗯。”

  钟天正点了点头,不好再做什么解释,但是脑海里,却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内心生出怀疑。

  他觉得,这件事远没有这么简单。

  虽然证据确凿,但是项宇城不像是最佳凶手,因为他的犯罪心理不对。

  再者,如果真的没有什么疑点,那个匿名者,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对陈蓉的事情揪着不放,还把自己往里面推。

  他深深的扫了一眼案件档案,整个案件都已经被他记入脑海里了,接下来,他就是要寻找每一个跟案件相关的人。

  这件事,长远着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