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280章被忽略的重大细节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3237 2020-11-17 17:20

  “啊?”

  目击证人明显愣了一下。

  他明显也Get到钟天正想要询问的重点。

  所以,他略微沉思了以后抬头看着钟天正:“还是跟上次说的一样,除了他我没有看到其他的什么东西了。”

  “确定?”

  钟天正挪动脚步,走到了窗户边上。

  从这个位置看过去,左边正好能看到已经被拆除掉的铁门的位置,再往左一点,能清晰的看到刘文韬原先负伤倒地的位置,视野清晰一览无遗。

  “对,确定。”

  目击证人肯定的点头确认。

  “你起床的时候,开灯了吗?”

  “开了。”

  目击证人肯定的回答到:“早在醒来没多久,我就很粗鄙的在骂人了,声音还挺大的。”

  “也就说,这二十秒的时间,是从你醒来骂人以后开始的。”钟天正不动声色的重复了一句,继续说:“从你报警以后,一直到警察来,你还干了些什么?”

  “额..”

  说起这个来,目击证人一下子变得支支吾吾了起来,眼神也开始飘忽不定。

  “没事,你如实说就行了。”

  钟天正宽慰了一句:“这个案子跟你本身就没有什么关系,你越实话实话说,对我们的帮助也就也大。”

  “嗯。”

  目击证人闻言脸色微红,他低着脑袋也不好意思抬头看两人:“我之前跟你们说,直到警察来我都一直看着外面,其实这只是我想要在你们警察面前表现自己才这么说的。”

  “一开始我确实也是这样的想法,接电话的警察也嘱咐我帮忙照看现场,我想着,这么大的事情,帮忙照看也是必然的,说不定有什么线索呢。”

  目击证人语气有些惭愧:“我就蹲在原地偷偷的看着那边,原本我觉得没什么的,但是不知道怎么的,突然一下子我就想起了以前看过的鬼片,再看着铁门上已经死透了的尸体,血迹顺着铁杆往下流,怎么想怎么恐怖,所以...”

  钟天正挑眉:“所以你就关窗开灯,把屋里的灯全部打开?甚至播放音乐?”

  “你..你怎么知道的?”

  目击证人惊愕抬头。

  “猜的。”

  钟天正回了一句:“小时候我也会有类似的想法,有时候害怕了也会这样做。”

  “但是,随着年纪越来越大,我也就不怕了,那些都是假的,哪有什么这个那个的,你要相信科学,懂不?”

  末了,钟天正再次补充了一句。

  “是,是。”

  目击证人惭愧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

  两人又问了几个问题,然后告辞离开。

  他们这次来想知道的几个主要的点已经知道了,再停留也没有必要。

  毕竟。

  他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目击证人。

  他只是第一个睡梦中听到了打斗声、发现案发现场的第一人。

  两人并没有回到车上,而是顺着巷子走了进去。

  啊香低头踩着小步伐,有些自我埋怨的说到:“唉,我们到底是太过于大意了,其实我们早就应该注意到案发现场才是第一根本!”

  很显然。

  作为询问笔录的记录者,她也有自己的发现。

  “这也不能太怪我们。”

  钟天正算是自我开脱的回了一句:“这两个案子是衔接起来的,我们经验不足,破获一个案件以后就好高骛远,被沾沾自喜的情绪所羁绊了,目光短浅也是必然的。”

  “说说吧,你的发现。”

  钟天正点到为止,习惯性的开始询问啊香。

  这个习惯已经渐渐成为他们搭档以后的一个经常性习惯。

  互相询问,共同收获成长。

  “通过他的描述,我发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点。”

  啊香俏眉紧皱,扭头看着钟天正:“他说他从醒来到开窗发现铁门上死亡的薛晓东,总共也不过是二十秒左右的时间,但是仅仅只是这么短的时间里,杀死薛晓东的凶手消失很正常,这也就算了,因为误会而被凶手打成重伤且失血的刘文韬,他是怎么消失的?”

  “对!”

  钟天正点头肯定了一句:“我刚才看过了,窗户这个位置,刘文韬倒地的位置能全部看到,要知道,他当时肋骨都被打断了两根,身负重伤的情况下,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消失了?”

  两人停在刘文韬原先受伤倒地的位置。

  几天过去了,这里的血迹早已经消失不见了。

  站在此处抬头看去。

  这个位置,是完全暴露在在楼上窗户口自上而下看的视野之下。

  眨眼间。

  钟天正也没管地上的脏乱,就直接趴在了地上,模仿着刘文韬当时倒下的样子,扭头再看,依旧能看到窗户口。

  “身受重伤,还想着第一时间躲避?”

  啊香扯了扯牛仔裤,在钟天正的身边蹲在,虎视眈眈的审问着他:“请问你在重伤的情况下,还第一时间想着躲避被别人看到?”

  “你身上这条牛仔裤还挺好看的,显得你腿很长。”钟天正答非所问:“不过我觉得,今天天气略热,穿裙子或许凉快一点。”

  “还行吧,宽腿廓形版型的牛仔裤,设计风格...”

  啊香说到一半反应了过来,俏脸一板,抓狂的搓揉着他的头发:“快说,你受伤这么严重,如何这么快速的躲避掉了目击证人的视线,你是第一时间跑掉了嘛?”

  “前右边爬?”

  钟天正挑眉。

  啊香一愣,视线落在了一侧巷子的墙角。

  墙角往上,是一个安装在窗户之上的塑料雨棚。

  从钟天正倒地的位置,到墙角的距离,约莫两步之遥。

  “……”

  “……”

  “是凶手!”

  钟天正啊香对视一眼,皆异口同声的说到。

  “哒哒哒。”

  啊香站了起来,迈着步子走到了铁门的位置。

  铁门距离钟天正的位置,有六米左右。

  “目击证人骂骂咧咧的起来,声音很大,被巷子里的凶手给听到了。”

  啊香步伐很快,边走边说的冲钟天正走了过来,在他的身边蹲下,拉住钟天正的双腿,直接把人给拖到了雨棚之下。

  整个过程,花费了十秒左右。

  鉴于啊香力气可能会小一点,凶手的速度可能更快。

  雨棚下。

  两人抬头往上看。

  视线被完美遮挡,根本看不到上面。

  啊香仰望着雨棚,做出推断:“凶手把刘文韬拖到了雨棚下面,躲开了目击证人的视线,然后又趁着目击证人因为害怕关窗回屋的这段时间里,两人各自离开了现场。”

  “赞同!”

  钟天正从地上爬了起来,拍着身上的灰尘:“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当时的情况,重伤下的刘文韬,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就恢复过来。”

  只有这个解释,才符合当时的情况。

  “只是,凶手既然已经重伤了刘文韬,为什么要帮助他躲避掉目击证人?”

  “躲掉目击证人,他们在雨棚下应该是听到了目击证人报警的对话,他既然已经帮了刘文韬,那他为什么又不帮助刘文韬逃离现场?不怕他被警察抓?还是说他觉得刘文韬完全有能力在警察到来之前自行离开现场?”

  “凶手为什么不怕留下刘文韬这个尾巴,缘由咱们暂且不纠结。”

  “但是,刘文韬这边,既然他已经因为王菲菲案被捕了,为什么他自始至终没有跟我们提起这一茬?还有我们在让他指认的时候,他也根本没有再提起这么一回事?”

  “这很明显是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如果他告诉我们,这在以后对他庭审量刑做最后判决的时候,是很有利的一个机会。”

  “他为什么不说?”

  钟天正一连连抛出一串串问题。

  这几个问题,确实让人匪夷所思,无法理解。

  刘文韬他帮助凶手隐瞒的目的是什么?

  感谢对方的不杀之恩?

  这才闭口不提?

  这个解释未免显得太过于扯淡了。

  疑惑的同时,两人不免也有些唏嘘。

  想不到刘文韬的城府竟然深到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设局,能瞒过这么多人的眼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