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93章指使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774 2020-11-17 17:20

  

  酒店高层。

  十四楼的客房里。

  邸茹芸回到客房后,拿出手机给两个便衣同志点好外送,折身进入洗手间里洗了把脸,打开电视看起了新闻。

  几分钟后。

  邸茹芸总感觉不得劲,心里膈应的慌,皱了皱眉头嘀咕到:“怎么还没有上来,不是说就两分钟的路么?”说着,她折身来到落地窗前往楼下看,想看看能不能看到他们。

  楼下。

  一群人围成一圈,里三层外三层的,中间的位置,她看到了满地鲜红,不远处的马路上,救护车已经在往这边赶了,只不过现在是下班高峰车,路上车很多,一下子过不来。

  “这个位置怎么会出车祸,希望没出什么事情才好。”

  邸茹芸嘀咕了一声,摇了摇头正准备转头,忽然她猛地一愣,视线再度往楼下看去,但是奈何距离太远,她根本看不清楼下具体的情况,不知道倒地的人是谁。

  “唰!”

  邸茹芸心里莫名一慌,快速的冲了下去,连房间门都没来得及关,一阵快跑来到楼下以后,邸茹芸的步伐反而是慢了几分,心跳也莫名加速了起来。

  “不会的不会的,我瞎想了。”

  邸茹芸在心里默默的安慰着自己,眼神闪躲的往里面看去,一张无比熟悉、此刻却也无比惨白毫无血色的脸呈现在她的视线当中。

  “功来!”

  邸茹芸尖叫的嘶吼一声,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站立不稳瘫软在地上,随即奋力的推开人群往里面钻去。

  “功来!”

  邸茹芸冲到张功来的身边,手掌颤抖的抚摸着他的脸,歇斯底里的哭到:“功来,你别吓我,你别吓我,不会的。”

  张功来没有任何的反应,早已经没了气息。

  “功来,不会的不会的。”

  邸茹芸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轻轻的拍打着张功来的脸蛋:“你再坚持一下,救护车来了,来了。”

  两个便衣身体僵硬的站在一边,多少猜到了眼前的邸茹芸是谁,这两个人就是自己今天晚上要保护的目标,谁知道...

  随着救护车、交警、警察相继赶到现场,混乱的现场逐渐被人控制了下来。

  被推翻的肇事轿车也被吊车翻转了过来,由于肇事司机不肯下来,警方随即破窗进入,强行把肇事司机给拖拽了下来,浓郁的酒味铺面而来,面对警察的询问,一句话也不说。

  “酒驾?”

  两个便衣对视了一眼,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第一时间把这个情况汇报给了小张。

  晚上八点。

  钟天正啊香回到家里,刚坐下来准备休息一下然后洗漱,小张的电话跟着就进来了。

  “小张?”

  钟天正看着手机来电显示,一股子不详的预兆随之袭来,第一时间接起,啊香也收起了打闹的心思,在一侧旁听。

  小张的声音有些吞吐:“正哥..”

  “说!”

  钟天正语气再次一沉,似乎是猜到了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了,又有些难以置信。

  啊香的眉头也皱到了一起,手掌用力的抓着钟天正的手臂,同样心情紧张了起来。

  “那个...张功来没了...”

  小张组织着语言,快速的把情况汇报了一下:“我们两个便衣跟他汇合的时候,车祸就在这个时候发生的,人当场就没了,都没能等到救护车过来。”

  “……”

  钟天正嘴唇蠕动,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

  良久。

  他声音沙哑的回答到:“那..邸茹芸呢...”

  “事发时她不在现场,人倒是没事。”

  小张继续汇报着情况:“肇事司机喝了酒,看那个样子,估计已经达到了醉驾的标准,人也没跑,当场被按住了。”

  “行,我知道了。”

  钟天正重重的喘了口气:“我现在就过去。”

  二十分钟后。

  两人赶到殡仪馆。

  邸茹芸木讷的站在张功来的跟前,一动不动,也没有出声,脸上残留着未干的泪痕,眼神涣散。

  “芸姐...”

  啊香站在她的身边,伸手抓着她的手掌,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对不起..”

  钟天正看着白布下的张功来,没有伸手去揭:“我们的问题...我早就应该猜到了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的,我疏忽了...”

  邸茹芸没有说话,眼神涣散的看着前方,如同丢掉了魂魄了一般,拳头却攥的死死的,指关节发白。

  “一定是他做的!”

  邸茹芸突然转过头来,原本没有聚焦的眼神中充满了坚定:“你一定要帮我把他揪出来,不然我这一辈子...”

  说到这里,她再也没有绷住,捂着脸痛苦了起来,啊香把她抱进了自己的怀里,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也只能这样安慰了。

  “我真的,真的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嚣张到这个地步...”

  邸茹芸一边哭泣,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他们为什么要这么狠心,我处处规避着功来,就是不想他牵扯进来,为什么他们还是要对他下手,为什么不冲着我来!”

  “……”

  钟天正再次沉默。

  今天的这场意外,绝对不是意外,邸茹芸之所以见自己,就是为了匿名者的案子而来,谁知道最重要的U盘却被偷走了,不但如此,张功来还被撞身亡。

  这两件事绝对是能串联在一起的。

  而且他们可以肯定的是,这件事绝对是匿名者指引下做出来的,他在背后策划着一切。

  没多久。

  余城跟颜昭兴也赶到了现场。

  那时候因为大家的圈子,所以他们两个人也都是认识的,听到这件事以后,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邸茹芸的状态现在非常的不好,钟天正安排啊香陪着邸茹芸回酒店,他们三个直奔处理这件事的辖区派出所。

  钟天正早就跟李组长打过招呼了,让李组长那边沟通一下,他想要当面见见嫌疑人,所以当他赶到的时候,出示了身份信息以后,没多久就见到了肇事司机。

  至于余城跟颜昭兴,两个人现在都有身份,所以也一同跟了进去。

  肇事司机明显还没有缓过来,坐在座位上靠着墙壁,目光呆滞,见到有人进来,他目光先是扫了眼他们,微微停顿以后,然后就不再看他们。

  “唰..”

  钟天正瞳孔缩了缩,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

  同时,恶魔之眼也捕捉到肇事司机刚才的眼神,肇事司机看到他的时候,明显也是瞳孔缩了缩,似乎也非常的意外。

  这个肇事司机,他们认识。

  就在刚才不久。

  钟天正跟张功来吃饭的时候,去洗手间抽烟的时候,被中年狠狠的骂了一顿,正是这个人。

  “是你?!”

  钟天正眉头一挑,跨步上去,站在肇事司机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王逸群,告诉我,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王逸群挑眉看了看他,冷哼一声:“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质问我?该说的我刚才已经跟他们说过了。”

  “警察!”

  钟天正掏出证件来,在他面前晃了晃:“我有资格问你吗?”

  “呵呵。”

  王逸群搓揉着自己的脸蛋子:“哦,警察啊,原来我说怎么会这么牛,能在洗手间里抽烟呢。”

  “说。”

  钟天正拧着眉毛,伸手摸出一支香烟来点上,灯光下,吐出的眼线在灯光下聚成一条线,然后飘散在空中:“为什么要这么?谁指使你的。”

  “你在说什么?”

  王逸群冷笑一声,摇晃着脑袋:“我就是晚上喝多了酒你知道吧?然后呢,我这个人平时比较的穷,也没什么稳定的收入,所以也舍不得叫代驾,抱着侥幸的心理,自己开车回去。”

  “谁知道开着开着,酒劲突然上来了,结果在路口的时候,一不小心没有把住,直接就冲了出去,谁知道就撞到人了。”

  王逸群把自己的理由复述了一遍,这跟刚才的审讯记录上的口供如出一辙,基本上没有任何偏差。

  “醉酒驾驶致人死亡但是没有逃逸的,处三年到七年有|期|徒|刑...”

  钟天正裹着香烟,冷声看着他:“对方到底给了你多少钱呐,能让你精心策划这么一出事情。”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王逸群摇了摇头,并不接他的话茬:“出了这种事情,我也非常的抱歉,我知道我错了,但是我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哦,反省态度还是蛮好的嘛。”

  钟天正深呼吸一口,拉开凳子在王逸群的面前坐了下来,双手抱着膀子,就这么看着他,一动不动的。

  王逸群扫了他一眼,便不再看他。

  颜昭兴跟余城对视一眼。

  余城往前跨了一步:“根据我们掌握的线索,你在开车去撞张功来之前,你们两个人是不认识的,但是为什么今天会发生这么个“意外”,因为你前一段时间接到了一个电话。”

  “他跟你说,只要你帮他把张功来干掉,那么你就会得到一笔丰厚的报酬,而且事故事后的处理,他都会来帮你运营,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余城说的这一段,就是他们根据之前掌握匿名者的所有种种案子以后做出来的推敲。

  一般来说。

  这是匿名者的惯有手法。

  张功来之所以会发生意外,肯定跟匿名者有关系的。

  王逸群原本仰头看着天花板的眼角明显的眯了一下,尽管这个弧度非常的细微,但还是被恶魔之眼清晰的给捕捉到了。

  钟天正心中一顿,看来余城刚才说的都是对的了,匿名者还是在用以前一贯的手法在作案。

  “你们想象力非常丰富啊。”

  王逸群脑袋回正,直视着余城,冷声说到:“你们的监控开了没有?我要举报你们,举报你们警方污蔑我,我说了我对做出来的事情非常抱歉,但是你们却想要妄图在我身上加多罪名。”

  余城点了点头,无所谓的摊了摊手:“行,你要举报,随便你怎么举报。”

  “还有什么要说的嘛?”

  王逸群看着他们三人:“没有的话,出去吧。”

  “你再教我做事?”

  钟天正凝眉看着他,再次摸出一根香烟来,叼在嘴里吸着,抱着膀子靠着座椅的后背,就这么看着他,也不说话。

  王逸群扫了一眼他,也不说话。

  室内。

  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四个人相对而坐,就这么看着对方。

  “滋..”

  审讯室里安静的只剩下烟头燃烧的声音。

  缕缕青烟顺着烟头升起,在上空消散于无形。

  钟天正就这么抽着烟,一根接着一根,一旁的颜昭兴跟余城两人也在吸烟,一口接着一口的,没多久,室内就已经烟雾缭绕了,就连排风都有些供应不上了,整个室内都是雾蒙蒙的。

  “你想干什么!?”

  王逸群闻着快要窒息的烟味,愤怒的瞪着钟天正。

  二手烟的危害是无形的,但是它的破坏力却也是惊人的。

  哪怕你就是一个老烟民了,要是待在一个房间里,别人在抽烟你没抽,没多久那股醺人的烟雾能把你呛得个半死。

  哪怕你在睡觉,都能把你干起来。

  钟天正淡淡的回应:“我不干什么,等你招供!”

  “我已经说了!”

  王逸群愤怒的看着他:“我要举报,投诉!”

  “随便你。”

  钟天正无视了他,继续裹着香烟。

  一个小时后。

  审讯室里。

  浓烈的烟雾都已经可以实质化了。

  外面的民警推门进来,被这呛人的烟雾熏得咳嗽了几声,王逸群如同见到了救星,立刻大吼了起来:“警官,我要投诉,投诉他们,公然在室内吸烟。”

  “你们三个,注意一点,不要在室内抽烟。”

  民警看着钟天正三人,呵斥了一句以后,又看向王逸群:“不过也请你理解一下,我们干这个活的压力太大,一天天这个案子那个案子的,精神压力很大,还很疲惫,需要提提神。”

  说完。

  民警折身出去了。

  “我踏马..”

  王逸群看着出去的民警,心态炸裂,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几秒钟后,他开口了:“给我一支香烟,我说,我说,该说的我都说。”

  “嗯。”

  钟天正应了一声。

  一旁的颜昭兴点上了根塞进了他的嘴里,等待下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