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803章重合的交集点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748 2020-11-17 17:20

  钟天正翻开面前的一沓整理好的资料,开始看了起来。

   讲道理来说。

   他们的人际关系其实也挺简单的。

   钟天正、颜昭兴、余城以及陈蓉、陈昇他们都是一个警校的,而邸茹芸、汪妍冰则是属于另外一个学校的,跟他们几个有关系的人就已经全部在这里了。

   除此之外。

   这里面还有邸茹芸曾经的一个追求者,现在在从事程序员的工作,而且不在上南市,而是在湘省的星城,距离他们很远。

   按照自己掌握的线索来说,匿名者的关系必须是跟邸茹芸的关系还不错的,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对张功来下手,这次动手的目标应该直指邸茹芸才对的。

   “颜昭兴、余城..”

   钟天正的视线在他们两人的名字上扫过,他现在的心情也是颇为的复杂,很早以前,颜昭兴余城就已经是自己的筛查对象了,只不过到现在为止,他们都很正常,没有什么问题。

   钟天正看着资料,小声的嘀咕了一句:“莫非,我还是被他们其中一人谁给骗了?”

   就在这时候。

   钟天正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扫了眼来电显示上的邸茹芸三个字,随即接起:“喂,芸姐。”

   “阿正。”

   邸茹芸声音听上去好像有些激动,说话的时候语速很快:“我知道,我知道为什么他们要的对功来下手了。”

   “嗯?”

   钟天正眉头一拧,歪头看向了身边工位的啊香:“怎么说?你发现了什么线索?!”

   “我今天不是在收拾行李嘛,在整理功来的东西的时候,我突然在他的行李箱上面的夹层里,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邸茹芸快速的把自己掌握的情况说出来:“这是一张打印出来的纸张,这上面打印的就是当初那个国外账户的一些调查信息。”

   “什么?!”

   钟天正说话的分贝都高了几分:“什么情况,你具体的说说看!”

   一旁的啊香听到钟天正说话的声音,不由好奇的转过头来看着他,钟天正给她做了一个敲键盘的手势,啊香会意,立刻打开了电脑的记事本。

   “这张纸上面,详细的记录了这张卡在国外的一个具体的详细信息!”

   邸茹芸那边传来翻开纸张的声音:“户主的名字叫颜锦良,身份证号码是30...”

   “颜锦良?”

   钟天正重复了她说的信息内容,那边啊香则是打开了内部系统的搜索,把钟天正重复的内容给输入了进去,进行实时查询。

   等待了一小会以后。

   啊香簇着眉头,冲钟天正招了招手,钟天正跨步过去盯着屏幕,然后也皱起了眉头:“芸姐,你说的这个人,已经登记死亡了,你稍等一下。”

   啊香这边快速的忙碌了起来,没多久,她就联系到了这个案子的具体情况,经办这个案子的警员把具体的详细过程跟他说了一下。

   “死亡?”

   邸茹芸的声音停顿了一下:“具体的内容呢有没有?”

   “他是大概一年前死亡的,死亡原因是一场交通交通意外,事发地点就在上南市,经过警方查明以后,也确实是一场意外,他自己驾驶着汽车,那天晚上他酒驾,闯红灯的时候被一台货车给撞上了,人当场就没有了。”

   “这...”

   邸茹芸声音停顿了下来,好一会,她战战兢兢的说到:“功来既然早已经查到了这个信息,为什么没有早点告诉我们?!”

   “我也不知道。”

   钟天正摇了摇头,这个情况,他肯定是不知道的,这个得问张功来自己了,或者说得问她邸茹芸了:“你仔细回忆一下?还有,这张纸看着会不会很旧呢?”

   “纸是新的,看样子应该是打出来以后,没怎么翻动过,然后就被功来给藏起来了。”

   邸茹芸那边很快就给出了答复,又是停顿了几秒钟以后,她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一年前,也正好差不多是这个时间,当初帮功来查这个账户的那个人,他也是那个时候出事的。”

   “唰!”

   钟天正的眼睛一下子眯了起来。

   这个时间段出事,是巧合吗?还是说有什么其他的含义?

   邸茹芸也做出了自己的判断:“会不会是,就是因为功来的朋友出了问题,所以功来把我也牵扯到这件事情里面去,所以他才会最终选择了隐瞒?最终他只给出了一个账户的姓氏,没有再多说具体的详细情况了。”

   “很有可能!”

   钟天正思考了一下,觉得不排除这个可能。

   他能感受到,张功来这个人还是非常喜欢邸茹芸的,他知道了中间的一些情况以后,出于保护邸茹芸的心理,所以他也一直没有把自己掌握的真实情况告诉她。

   “这样吧,你把你手里的这张纸拍照发给我,我这边再看看。”

   钟天正示意邸茹芸把东西拍照发过来:“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一个线索。”

   对他来说。

   确实算一个线索。

   这样,他可以利用这一点,一定程度上的把颜昭兴是否有嫌疑给排查出去。

   结束掉通话。

   没多久。

   邸茹芸就把那张纸给发了过来了,上面确实只有关于这个账户的具体详细情况,除此以外,也没有其他的什么东西了。

   “啊香,你把这个叫颜锦良的具体个人信息在查一下,你看看他的家庭关系人物,看看有没有熟悉的人。”

   钟天正拿着手机,视线停留在了照片上:“还有,你把他的个人档案也看一下,看看他是哪个大学毕业的,高中初中的就读资料,我都要。”

   啊香自然明白钟天正是什么意思,立刻就按照了他的要求去做,进行了查询。

   而钟天正这边,他也回到了自己的工位上,把颜昭兴的个人资料给翻了出来,没多久,两人把资料进行了对比,通过资料上来看,这个颜锦良跟颜昭兴两个人没有任何的关系,不是一个地方的人,而且两个人的人生中也没有任何的重合点。

   不止是这样。

   颜锦良的个人信息,跟钟天正余城等这些大学的同学也是没有任何联系的,大家都是陌生人。

   那么既然是这样。

   颜锦良是怎么又给匿名者提供了开户账号,给他使用的呢?

   “这就很奇怪了!”

   钟天正看着桌子上满满当当的各种资料,心里有些莫名的躁动,原本以为会是一条很有用的线索的,但是现在看起来,在调查之下又是一条没用的线索。

   这让他有些失望,同时也有些急躁了。

   “你不要着急啊!”

   啊香拍了拍钟天正的肩膀,视线一直停留在面前的资料上:“现在的颜锦良,从资料上来看,跟咱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是没有关系也没有交集的,他好像就是凭空多出来的一个人一样,对不对?”

   “是。”

   钟天正看着皱眉分析的啊香,点了点头:“你想到了什么?”

   “嗯,既然颜锦良是凭空多出来的一个人,跟你们任何一个人都没有任何的交集,那咱们可以这样,把你们所有的人都抛开放在一起,然后把颜锦良单独做一个个体,咱们对他进行分析!”

   啊香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说话的语速很快:“颜锦良不是死了么?咱们现在把他整个人的人生轨迹全部捋开铺开,每一个阶段都铺开来,然后看看你们这些人中间,有没有跟他有交集的时间段呢?!这样不就清楚了嘛。”

   “干的漂亮!”

   钟天正听到这里,不由眉头舒展开了,直接奔着李队长那边去了,然后让李队长用他的内部账号的权限,把颜锦良的个人信息进行最详细化的查询。

   五分钟后。

   钟天正把颜锦良最详细化的个人资料摆在了啊香的面前,从他的出生开始,然后以小学、初中、高中、大学这样为时间段的分界点,进行一个个比对。

   一番查看下来。

   钟天正再次陷入了失望,还是如此,颜锦良跟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不对,不对!”

   啊香看着资料,连连摇头,最终她的视线落在了最后面的那段:“颜锦良曾经出国留学?还在海外待了两年多的时间?!”

   “出国!”

   钟天正似乎一下子想到了什么,但是又没有直接说出来。

   “余城!”

   啊香一针见血,直接说了出来:“颜锦良曾经出过待了近三年的时间,他所在的国家在y,而余城,他也曾经出过留学过,他待的国家,也是y国!”

   “这张银行卡也是y国的,张功来也是待在y国,帮他查询这个账户的那个人也是y国的,这是所有的连接点。”

   “余城,跟他们几个人有全部的接触!”

   啊香说到这里的时候,整个人的说话的声音都变了,手臂上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汗毛竖立。

   “余城!”

   钟天正喃喃自语,听着啊香说的话,陷入了沉默当中。

   啊香说的一点都没有错。

   钟天正眯眼看着资料,整个人呆滞在了原地。

   脑海里。

   宗师级的空间构想力快速的发散开来,一个好大的空间中,钟天正所经手的每一个跟匿名者有关的案子全部显现出来,构建出一个缩小版的犯罪现场。

   而余城则是站在所有犯罪现场的上空,目光盯着下面的现场,运筹帷幄之中,戴着眼镜的他,这个时候看起来眼神是那么的深邃,好像隐藏了很多事情一般。

   他慢慢的操控着这一切,游刃有余。

   数字化的钟天正站在空间的最顶端,看着操控着这一切的余城,身影闪烁不定。

   钟天正的目光同样深邃,就这样目不转睛的盯着余城,却不能一下子下出定论。

   ……

   不得不说。

   师心语的办事效率还是很快的。

   仅仅只是用了不到二十几分钟不到的时间,她就已经把他们需要的信息全部搜集出来然后整理成册,直接发送给了啊香。

   “先看看心语姐这边调查的收获吧。”

   啊香拍了拍钟天正的肩膀,把他给拉回了现实当中:“这是我们的一个方向,必要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可以飞那边去进行调查,这样就知道真实性与否了。”

   “嗯。”

   钟天正点了点头,视线落在了啊香的电脑屏幕上。

   师心语发过来的信息,就是关于王逸群跟他的朋友之间的具体信息了,他并没有编造故事。

   以前的王逸群,确实有个修车行,而且事业也做得不错,中间的变故也确实是存在的。

   根据她这边得到的具体情况,可以确定的是,王逸群之前跟他们说的那些话,确实是真实的。

   至于他的这个朋友,现在已经在监狱里面了,一个月以前刚刚判下来的,罪名是贿****等等一系列的罪名。

   他这个朋友,早入狱之前,经营着一家汽车配件厂,走的都是高端路线,估计就是借着王逸群这边得来的人脉以及利益,然后彻底站了出来。

   钟天正粗略的扫了一下情况:“这个人是怎么别爆出来有问题的?”

   “首先是他的配件厂发生了事故,生产车间里起火造成了人员伤亡,据说是消防不过关,而且工厂出事以后,接着又有车辆事故传出,好像是因为有人更换了他公司的汽车配件然后出事了。”

   “最终的问题还是他自己,事故发生以后,他的应对态度并不是很积极,然后在网上被人炒作了,没多久他就倒下来了,而且还牵出了一个两个人。”

   啊香把详细情况说出来以后,做出总结:“也就是说,确实是匿名者在给他运作,至于具体的详细情况,并没有任何的线索。”

   钟天正皱眉:“没有查出来么?”

   “没有,根据调查得知,就是员工的意外操作,然后就造成了这起事故。”

   啊香摇了摇头:“而且火场抢救下来,留下的监控记录显示,也确实是员工操作失误引起的事故。”

   监控证据。

   这一项证据往往非常具备说服力。

   “那个操作失误的员工呢?”

   “死了。”

   啊香表情严肃:“他自己在事故中死亡了已经。”

   “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