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98章坦白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08 2020-11-17 17:20

  “谁是目击证人,这很重要么?”

  钟天正不屑的撇了撇嘴:“我们有义务为每一个目击证人保持隐私,你也无权知道他是谁。”

  “你看看这个吧。”

  钟天正也没有耐心跟他扯七扯八。

  啊香有感,再次翻动手里的文件,全程充当着一个冒得感情的翻书机器。

  一张张照片呈现在郭晨的面前。

  照片虽然是用手机拍出来的,但是都很清晰,由后跟踪的角度拍摄的,中间还夹杂着郭晨的正脸。

  无论是远观还是放大照片,郭晨的面部细节都得到了很好的保留。

  每张照片下。

  印着小米CC9Pro一亿像素的Logo。

  “不,不可能!”

  郭晨下意识的就要伸手去抓啊香手里的照片,但是却被啊香拦下了。

  失败的郭晨喃喃自语:“不可能的,没道理的,究竟是谁,竟然全程跟踪了我,我竟然没有发现?”

  “我!”

  冷漠的声音响起。

  郭晨下意识的抬头,循着声音看过去。

  陈龙冷冷的扫视着他:“你国际T工啊?想跟踪你很难么?”

  “你?”

  郭晨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眼睛瞪得老大。

  “就是我。”

  陈龙拳头紧攥,指关节发白:“没有想到吧?那天晚上,我也去了那个酒吧,无意中竟然发现你也在那里,我一时兴起,就开始暗中注意起你的动静。”

  “原本我以为,我只是无意中偶遇到你在外面偷腥的场面,所以我当时也就只是简单的拍下了几张照片留作证据,一直跟踪你到安华小区,看着你进入三单元三号楼,我以为你是回家去住,所以我也就离开了现场。”

  陈龙说到这里,大跨步走到了郭晨的面前,语气毫无波动:“我妈是不是你杀的!”

  眼神中。

  一股子怨毒流动,随时就要动手。

  “不..不是我...”

  郭晨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说话吞吞吐吐:“你们,你们是怎么联系到一起去的?”

  “陈菊花死亡以后,我在了解到你们的家庭纠~纷以后,就第一时间开始着手调查你们了,然后我就找到了陈龙,没想到他给我提供这么多的消息。”

  钟天正迈步上去,挡在了两人的中间,直视着两人:“事发当天,你回到安华小区,跟死者陈菊花发生了争吵,然后你动手打了她,这一点,我们警方在后续的尸检中,发现了她的手臂上存在着扭打的痕迹,只不过并不严重。”

  钟天正说话的语速很快,冒得感情的翻书机器啊香再次拿出一张尸检报告放在了钟天正的手中:“她的手臂上,有几条还没有消散的抓痕,同样,我们在她的指甲盖中,也发现了皮屑组织的残留,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就是你的!”

  “……”

  郭晨咬着嘴唇,想说话却说不出来,目光闪烁,哑口无言。

  “你之所以跟陈菊花发生争吵,我想,还是因为那个六十六块的借条的事情,你在跟陈菊花发生了争吵、扭打以后,你心里非常的不爽,烦躁,暴怒,你很不开心。”

  钟天正目光锁定在郭晨的脸上,不放过他的任何一个表情:“你不开心,所以你就去了酒吧,你借酒消愁,想通过酒精来进行发泄,但是却并没有什么作用,反而是在酒精的麻痹下,找了个女的发泄了一番。”

  “发泄以后,你发现自己的怒气还是无法平息,所以你再次打车来到了安华小区,提前蹲守等候在小区里,等陈菊花从外面回来的时候,以残忍的手段将其在楼道里杀害,然后连夜驱车离开上南市,回到昆市。”

  钟天正接过翻书机器啊香递来的监控画面截图:“路上的监控,拍摄到了你从宾馆出来打车过来的记录,再加上陈龙的目击,再加上这份尸检报告,你觉得,你还有狡辩的余地吗?”

  “我...我...”

  郭晨听着钟天正一连串的推理推断,整个人直接就陷入了慌乱之中。

  “你身上的某个部位,肯定还留下陈菊花的抓痕吧?这些都是铁证。”

  钟天正转身坐在了办公桌后面,打开笔记本,坐正持笔:“老实交代吧,狡辩是没有意义的。”

  “呵..呵呵...”

  郭晨忽然就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着苦涩:“我尼玛是真的真的冤枉啊!”他烦躁的伸手抓着自己的头发,屈身坐回到座位上:“人真的不是我杀的,真的,真的!真的!”说到最后,他直接就开始嘶吼了起来。

  “草泥马!”

  陈龙骂了一句,直接就冲了上去,一脚把郭晨直接踹倒在了地上,跟着就要上手,但是被啊香给拦住了。

  “郭晨,老娘真的是瞎了眼,找了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陈丽嘶叫着也冲了上去,直接坐在了郭晨的身上,伸手撕挠了起来:“为了你,我都配合着你把我妈的钱全部骗过来了,你为什么还不满足,为什么还要这么做!你个王八蛋!”

  整个接待室,瞬间就变得混乱了起来。

  ……

  三分钟后。

  钟天正啊香把他们几个人拉开,两人挡在了情绪不稳定的兄妹当中:“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你们不能这么做。”

  说完,他把视线转移到鼻子冒血满脸抓痕的郭晨的身上:“你是自己说,还是我换个地方,你自己说?”

  “我想抽支烟。”

  郭晨手指微微颤抖的从兜里摸出香烟来给自己点上,重重的吸了一口之后,整个人看上去却更加的疲惫了:“你说的不错,那天下午,我确实是去了岳母的家里,也确实跟她发生了厮打,然后离开了小区。”

  “我那天,之所以会来上南市找她,是因为她太过分了。”

  “过分?”

  钟天正挑眉,手里的笔并不放下。

  “她因为钱的事情,之前就是因为这个吵吵,我们才搬走的,但是不知道她从哪里弄来了我们公司的电话,天天打骚扰电话,后来有一次,竟然还跑到我们公司去闹了,搞得我很没有面子你知道吧?所以那天我才会来找她。”

  “这就是过分?”

  钟天正把笔丢在了一边,搓揉着手掌:“呵呵,可能过分在你们这种人眼里,是另外一种叫法,来,你继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