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779章失踪案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4767 2020-11-17 17:20

  一夜正好。

  很长。

  也很美好。

  第二天一早。

  啊香睁开眼,看着明亮的天花板,从钟天正的怀抱中挣脱开来,被窝中伸出白皙的手臂枕着脑袋,自一旁侧身看着身边还未苏醒的钟天正。

  高挺的鼻梁,侧脸轮廓分明。

  啊香眨巴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怔怔的看着睡梦中的钟天正,嘴角自然而然的露出笑容来。

  这个笑容,很满足,很庆幸。

  也很开心,更加充满了期待。

  这是一个年轻女孩,在经历了各种跌宕起伏以后,一切峰回路转的那种满足与希望。

  半个小时后。

  “呼..”

  钟天正醒来,从床上支棱起身子,看着身边已经起床的啊香,开始穿衣服。

  “你醒啦。”

  啊香围着围裙出现在了门口,手里还拿着个锅铲:“快去洗漱刷牙吧,牙膏我已经给你挤好了。”

  “哦哟!”

  钟天正龇牙一笑,伸手摩挲着啊香的前发:“今日份的小崽子,是这么体贴的嘛。”

  小崽子,是钟天正给啊香的爱称。

  除此之外。

  他还赐予了啊香好多不同的昵称呢。

  啊香乖巧的眯起了眼睛,眼睛笑成了月牙:“可不是嘛,啊香每天都是这么体贴的好嘛。”

  “啵啵。”

  钟天正咧嘴笑了笑,折身往洗漱间里去了:“辛苦您老人家了。”

  “嘻嘻。”

  啊香显然非常受用,拿着锅铲又进了厨房捣鼓了起来。

  女人嘛。

  女人这种生物,压根就是经不住夸的。

  你越夸她,她就越听话。

  同理。

  不要试图跟你的女朋友吵架,因为这样你会发现女人真的非常瓜皮。

  吃完早饭以后。

  啊香摸出手机来,一番操作以后说到:“那什么,阿正,咱们要不要今天去迪士尼玩?”

  “现在么?”

  钟天正对这个玩意并不感兴趣,主要还是看啊香,最主要的也是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陪她一起出去逛过了:“我在网上看别人说,去迪士尼,不应该都是一大早过去么?人超级多的那种,要排队之类的,现在都已经八点多了,过去岂不是要排的更长?”

  “噫..”

  啊香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才不要呢,那些都是大家的从众心理而已,早早的都过去这才造成了高峰期,咱们现在过去刚刚好,肯定也不要排队的。”

  “行啊。”

  钟天正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的。

  今天天气不错。

  钟天正驾驶着老爸给他新提的白色红旗HS7,导航一开奔着迪士尼的位置去了。

  其实坐在车上的时候,钟天正还是颇有感慨的,上一台车,自己才提的没多久,然后就发生了玉峰山山顶事故,什么都没有了。

  “对了,小王呢?”

  钟天正开着车,歪头看向副驾驶心情不错,哼着小曲的啊香:“他后来是怎么处理的?”

  “小王啊..”

  啊香组织了一下语言,回忆到:“后来我们调查清楚了,小王在这件事里,纯粹的就是被萧芊芊给利用了而已,但是,这件事多多少少跟他也有些关系,作为一个从业人员,竟然连最基本的本心也丢失了,组织给他了警告记大过处分,还有一系列的降级等等之类的。”

  “但是小王自己,估计也是心里过意不去,什么处分他都接受,他主动提出了辞职,说是离开了这里,我们也劝不住。”

  在钟天正这件事上。

  啊香查明了所有以后,也没有过多的去一直揪着小王不放,他只不过是一个被别人利用那份单纯的感情而已,同样,他也被萧芊芊给毁了。

  或许主动离开,也算是他一个比较不错的结局吧。

  “好的吧。”

  钟天正叹了口气,倒也没有再说什么了。

  萧芊芊这件事,其实就连他,一开始都被她骗过去了,就连钟天正都认为,萧芊芊真的是渣女回头而已。

  谁知道她一早就在想着利用小王,而且还提前这么久潜伏到了小王的身边。

  四十多分钟后。

  车子达到迪士尼。

  还真是如同啊香所说,现在将近早上九点半,入园处已经基本上没有什么人了,两人通过网上途径提前买了票,刷身份证过去了。

  现在的入园虽然还有检查,但是已经没有以前那么的严格了,像以前,你要是想带包零食什么的进去,简直不要太难太难。

  顺利入园以后。

  啊香简直就放飞了自我,手里的手机基本上就没有再装进兜里,各种各样的花式拍照合影留恋。

  虽然今天是周五,但是园区里的人并不少,好在有啊香,提前下载了个园区软件,预约排队之类的,倒也不用等待很久。

  一开始钟天正想着,要不要买个VIP通道票之类的,但是得多花两千多大洋,被啊香无情的拒绝了。

  按照她的话来说:咱们本来就是玩的,排排队也挺好,花钱买VIP通道,那是明星、有钱人才这么做的,咱们把这两千多省下来,多买点什么其他的东西,它不香么。

  在这里。

  不得不说一句题外话。

  女朋友这种身份,真的还是分两种。

  一种是想要跟你过日子的女朋友,另外一种则是想跟你一起玩的女朋友。

  钟天正跟啊香之间,肯定就是属于第一种了。

  园区里面的饭票很贵,一份猪排饭售价得多达七八十块,在钟天正看来,那份猪排确实也挺大的,货真价实的,虽然贵了一点但是倒也能接受。

  但是啊香又有跟他不一样的意见了。

  她觉得这个东西不合算,硬是拉着钟天正出去边上的迪士尼小镇,吃二十元的面条,在她们的想法里,我话四五百的门票进来,是我真的很喜欢这个东西,但是一些能省下来的开支我就要节省一点了。

  这一整天下来,两人玩了很多项目,看了舞台剧,啊香也如愿以偿的看到了她心心念念许久的蒂蒂和琪琪,还亲密的跟它们合了个影。

  到了晚上。

  烟花汇演,人也是非常多,钟天正啊香由于来的早,站的位置比较靠前,两人等待着着烟花开始。

  “咦..”

  啊香忽然拉扯了一下钟天正,努嘴示意身边不远处:“你看那里,那个不正是你喜欢的游戏主播阿洞么?”

  “啊?”

  钟天正也是有些意外,顺着啊香的指示看去,还别说,真是的,现在他正拿着个自拍杆,正在做户外直播呢。

  “我知道我知道。”

  啊香仿佛找到了邀功的机会,对着他点评到:“我认识他,他是阿洞,身边的那个是阿凯,戴眼镜的那个丑洞,戴耳机的那个是蠢凯。”

  以前钟天正下班回来,手里没有案子的话,还是非常喜欢看他们直播的,时间一久,啊香在边上听得耳濡目染,已经记住了他们的外号。

  “呵呵。”

  钟天正龇牙笑了笑,食指戳了戳她的额头:“你可小声点,不要让人家听到了,人家那只是为了节目效果而出来的称号。”

  “那我不管,我好歹也算是他们半个粉丝了!你不是还给人家刷过一点礼物嘛。”

  啊香鼓了鼓嘴,不以为意,她简单的思考了一下:“要不要上去合个影,你不是很喜欢他们这个组合嘛。”

  她的这句话,完全就是出于粉丝的角度。

  “不了不了。”

  钟天正思考了一下,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咱们还是不要在这种直播平台露面了,人家现在正在做户外直播呢,估计得有不少的观众。”

  “好的吧。”

  啊香有些无奈的吐了吐舌头。

  从游乐园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两人洗洗弄弄正好到了十一点。

  玩了一天的啊香,早已经疲惫不堪,在钟天正的按摩下,沉沉睡去。

  一夜无话。

  两人连续休息了好几天以后。

  钟天正身份的事情,终于也是办下来了,虽然还有些程序没有走完,但是基本的信息已经更改完毕。

  他的职位还是没变,依旧是做以前的工作,唯一的变化就是,啊香现在成为了副组长,钟天正则成为了组长,不过这些都是虚的,钟天正倒也不在乎。

  唯一让钟天正想吐槽的就是,自己的身份证号码已经变了,以前的银行卡片肯定是没办法继续再用了。

  关于钟天正的事情,局里的同事早已经都听说了,但是当再次见到他的时候,同事们还是掩饰不住的惊讶与开心。

  毕竟钟天正的口碑,向来都是非常不错的,基本上小半个上午,都在于同事之间闲聊过去了。

  下午。

  钟天正从李队长那里拿到了关于上次啊香遇袭案件的卷宗,第一时间翻开案卷,从头到尾仔细的看了起来。

  整个卷宗看下来,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漏洞,所有的口供,证据链的完善都是非常齐全的。

  那么问题就出来了。

  老四说:他自己没有做过这件事。

  而嫌疑人则说:他是因为收了老四的钱,才去袭击啊香的,而且作案目的动机明确。

  “我也觉得很奇怪。”

  啊香坐在他的边上,发表着自己的评论:“你说他们两个说的谁真谁假?”

  “你觉得呢?”

  钟天正眯眼看着卷宗,没有说话,手指很有节奏在桌面上敲击着,得有好一会,他看向啊香:“你觉得他们两个说的,谁说的是真的?”

  “嫌疑人?”

  啊香沉思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个案子是我亲手侦办的,我更相信嫌疑人的说法,老四这边,毕竟罪名少一件是一件。”

  “嗯...”

  钟天正沉思了好一会以后,抬头看向啊香:“我是这么想的,有没有可能,老四说的是真的,嫌疑人的交代也是真的。”

  “什么?”

  啊香的眉头一下子就簇拥在了一起:“这句话什么意思?他们两个人说的都是真的?”

  她停顿了一下,有些惊恐的看着钟天正:“难道说,老四并没有对我动手,是另有其人打着老四这件事的旗号,买凶指使嫌疑人来袭击我?”

  这中间的细节,简直细思极恐。

  “对!”

  钟天正严肃的点了点头:“事情就是这样的,真正对你动手的人不是老四,这个人应该是非常了解咱们,对咱们非常的熟悉,所以他才故意打着老四的旗号,对你发动了袭击!”

  说到这里,他沉默了好一会以后,继续的说到:“而且我还猜测,那时候我已经出事了,所以他也认为我已经出意外去世了,这才对孩子动手。”

  “亦或者,他想斩草除根,只是我想不通,到底跟咱们什么仇什么恨,才能到达这个地步,处心积虑对咱们的孩子起了心思?”

  “!!”

  啊香竖起眉头,一时间接不上话来,得有好几秒以后:“你要不再去见见那个嫌疑人?再亲自问问他?”

  “没有那个必要了。”

  钟天正摇了摇头:“他说的应该都是真的,他跟对方从来没有见过面,所以在坦白起案件详情的时候,应该是知道什么什么都说了。”

  “好吧。”

  啊香有些无力的低下头来:“那如果这么说的话,线索岂不是就断了?”

  目前他们掌握的有效线索就只有这些。

  钟天正点头:“从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

  “匿名者?”

  啊香尝试着做出猜测,随即立刻又摇头否定了:“不对的,匿名者已经结束了。”

  “这样吧,你把咱们经手的案子,再好好的过一遍,看看有没有哪个嫌疑人,最有可能对咱们发起报复。”

  钟天正沉思了好一会,给出了建议:“这个案子,如果没有线索的话,只能暂时搁置一段时间了。”

  确实如此。

  当所有的线索都断了,那这个人的真实身份就是个迷。

  啊香的办事效率很快,很快就把两人各自参与的案子全部整理了出来,如同钟天正所说,一点有用的线索都没有。

  两人一时间没有线索,这个案子也就只能暂时搁置了。

  “钟组长,有个案子,需要出警!”

  “什么案子?”

  “主播失踪案!”

  警员快速的说明情况:“报警的是一个网络直播主播,根据他的描述,他的搭档消失了两天了,一直联系不上。”

  “男性女性?”

  “男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