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183章钱我不要了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673 2020-11-17 17:20

  “你再说一遍!”

  侯杰棱着眼珠子,死死的盯着高雪花,手臂上的腱子肉高高的鼓起,视觉冲击感十足。

  这些都是他卖力工作挥汗如雨一点一点积攒起来的。

  “我说!”

  “彩礼钱没有!”

  “再闹,我让你一家,不得安宁!”

  高雪花如同夜店大姐大,掷地有声的回应到,强硬无比:“还记得给彩礼的时候,我为什么要的是现金么?这样就没有凭证了呀,小伙子,你还是太年轻啊。”

  “呵,呵呵。”

  侯杰松开了高雪花的衣领,自嘲的笑了起来,粗重的鼻息拍打在高雪花的脸上,一阵一阵的。

  “其实我早就应该想到了,狗改不了吃屎,原本我以为,我不在乎你的过去,你也会变得很好。”

  侯杰咧嘴笑了起来,伸手把高雪花刚才被抓乱的衣领子细细的抚平,动作很慢,也很温柔。

  从未有过的温柔。

  为了跟高雪花在一起,侯杰真的付出了很多,但是他没有想到自己会得来这样的结果。

  因为他年纪大了,真的是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所以才处处把高雪花捧的那么高。

  自始至终。

  高雪花一直把他当成了那个老实人。

  “算你识相。”

  高雪花冷哼一声,折身把地上的小背包捡了起来:“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你也不去打听我哥是干什么的,真的,就你们这种家庭,分分钟玩的你们不得安宁。”

  “……”

  侯杰看着她的背影,阴郁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他没有说话,顺手把高雪花掉在床上的手机捡了起来。

  还未熄灭的屏幕上,显示着她跟她哥发的消息。

  “哥,你快来。”

  “舔狗脱缰了。”

  几个无比刺眼的字眼映入眼帘。

  “舔狗脱缰么?”

  侯杰自言自语的咧嘴惨笑,一股子从所未有的哀伤浮上心头。

  “哎。”

  侯杰低头叼烟,咬牙喊了一句。

  打火机窜动的火苗上下跳动着,火光印出来的身影在墙上飘忽不定。

  “干嘛。”

  高雪花回头。

  侯杰抬头挑眉:“你觉得,我是个憨憨吗?”

  “嗯?”

  高雪花疑惑。

  下一秒。

  她只感觉自己右边脸蛋如同被火车撞击了一般。

  “啪”侯杰蒲团般的大手扇了过来,直接把瘦弱的高雪花整个人扇了出去,巨大的冲击力把人带到了墙上,脑袋重重的撞在了上面,脑袋里响起嗡嗡的响声,整个人彻底懵逼。

  “来,我问你话呢,你觉得我是个憨憨吗?”

  侯杰大跨步上去,一把抓住高雪花的头发,把人提了起来:“来,立正给我站好咯,大声回答我,是不是!”

  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高雪花,这一刻是彻底的懵了。

  她没想到,侯杰竟然敢打他。

  这个平时里十足的舔狗,今天竟然敢咬她了。

  下一秒。

  她愤怒的心情彻底摇滚起来:“是,十足的是,你个憨麻皮,敢打我?我让我哥弄死你!”

  平日里作威作福的高雪花,言辞凶猛。

  “呵。”

  侯杰冷笑一声,反手又是一个大嘴巴子扇了过去,没有废话:“彩礼钱,还还是不还?!”

  “你给我等着,我弄死你!”高雪花再次威胁到:“还有你家人,我会让他们好看的。”

  “哦。”

  侯杰点了点头,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啊。”

  “砰。”

  他猛地抓住高雪花的衣领子,如同拎小鸡仔一样,把人整个的顶在了墙面上。

  “这些钱,对你来说,可能只要骗一个人就够了,但是对我来说,是我们家的全部。”

  侯杰表情很平静,语气中甚至没有一丝波澜,如同在跟朋友讲故事一样:“我爸妈已经快六十了,没有劳动能力了,我弟弟今年也二十七了,混的也是一般,但是他们知道我跟你谈了以后,还是把他们的养老钱、我弟弟自己结婚的钱先给我了,想让我先定下来。”

  “所以,这笔钱对我来说,很重要,你我一场缘分到此为止,这钱,你得还给我,知道吗?”

  “没有!”

  口鼻冒血的高雪花,俨然是个滚刀肉,一口咬死。

  “啊,没有?”

  侯杰应了一声,,视线落在了一侧的水果刀上,再次问道:“你确定,不还?”

  “我确定以及肯定,这钱...”

  “噗嗤。”

  “噗嗤。”

  一道寒光闪过。

  侯杰抓起一旁的水果刀,没有任何犹豫的下手,如同在平时工作里一般,下手很稳,很沉。

  几刀过后。

  “那就不用还了。”

  侯杰面无表情的把人推倒在地,折身转进洗手间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丝不苟的开始洗手。

  ……

  “你不该这么冲动的。”

  钟天正停下笔来,抬头看着失神的侯杰道:“有什么纠#纷,我觉得都可以通过协商来解决的。”

  朱常亮跟你一句:“现在全国也有很多案例,彩礼钱要了悔婚不退的,被法院强制执行的事情,不是么?”

  “你们觉得有可能吗?!我虽然是个法盲,但是一些正常的操作我还是懂的。”

  侯杰搓了搓脸蛋子,食指敲击着桌面:“他们当初在要钱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怎么做局,这个钱给他们了,我是一点证据都没有,他们从一开始,就想好了这一手,如果后面事情不成,这钱,他们也要了。”

  “这人呐,一开始就想好了后手,我能玩的过吗?我不能。”侯杰重重的喘息了一口:“记得发哥曾经说过一句话吗?”

  “我也是他的粉丝。”

  钟天正点头。

  侯杰跟道:“我不是想证明我自己有多了不起,我只是想把我失去的东西拿回来,仅此而已!”

  “你这是在偷换概念。”

  “不,我不是在偷换概念。”

  侯杰摇头反驳:“正常的流程已经解决不了的事情,我只能用我自己说话的方式来解决了。”

  “这件事我是一点证据一点凭证都没有,连个收据、电子转账记录都没有,我拿什么报警?报警了警察也不信呐,什么东西都是要讲证据的,就好比说你们警察抓我,也是要证据对不对?这些道理,我都懂的。”

  钟天正为之一顿:“但是你的手段,太过于极端,违法,不可取,你自己没想过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