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频 都市娱乐 我要做超级警察

第457章他杀死了自己

我要做超级警察 伍先明 2580 2020-11-17 17:20

  

  范仁才冷着脸说:“那只是你自以为,你事情没有干好,我说你就不对了?”

  “哦?是么?”

  葛平川咧嘴笑了起来:“要不然我怎么会说你是最垃圾的管理者呢?三个人的事情你全部分给我一个人的头上,每次跟你一起上班就是这种情况,五个人干活,我一个人拼命干,剩下的四个人在边上混着时间,她们的主要职责就是负责陪你聊天。”

  “要不你怎么会选择在这种地方做那些苟且的事情呢?你%他%妈是没有见过女人还是怎么的?一天天的舔着个逼脸讨好这个讨好了个,要不就是跟另外一个扯着黄色的段子,你在愉悦你妈呢你?!狗东西,女人是你祖宗还是怎么的?”

  葛平川说到后面,毫不客气的呵斥了起来:“要不你自己怎么会把店铺管理成这个样子呢,为什么没人会听你的?因为你自己就是个垃圾货色,你拿什么来压她们?”

  “你给我注意点!”

  范仁才好几次想要张嘴骂人,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去反驳。

  因为人家说的确实没有错啊。

  “算了,我也没兴趣再去教育你了。”

  葛平川似乎是说累了,摘下眼镜用衣角擦拭了几下:“以后,我拜托你,工作安排工作,我做的有问题你可以说我,但是你不要一在其他的地方不开心了就过来找我当出气筒,你懂我的意思?我这个人,不喜欢扯那些有的没得的,我只想干好我自己的活,拿好我这份工资,我之所以会在这里干,是因为我需要这份工作,仅此而已。”

  “就这样吧。”

  说完。

  葛平川扭转身子,大跨步往外面走去。

  留下范仁才一个人站在原地,眉头紧皱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葛平川边走边说:“你也不用想着那些电影里那些威胁人的手段,我会拿着这些视频威胁你怎么样怎么样,我每个心思也没有那个精力,一天到晚为了赚这三块五块的我就已经够累了,实在是没有心思陪你们玩。”

  背后。

  范仁才听着他的这番话,脸色阴晴不定。

  谁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此时此刻。

  他很纠结。

  他觉得葛平川就是个雷。

  视频在他手里,保不准以后会出什么幺蛾子。

  他很不喜欢这种被人牵制的感觉。

  短暂的纠结以后。

  他的视线落在了角落里的一段钢丝绳上。

  片刻。

  一个想法在他脑海里浮现。

  勒住葛平川。

  拿到视频。

  解决这个麻烦。

  眼看着葛平川就要走出去了。

  范仁才压根就没有多想,弯腰把这段钢丝绳捡起来抓在手里,然后快速奔着葛平川冲了过去。

  他丝毫没有注意到。

  自己的脚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一直站在一堆杂物中,右脚被一段绳子给套在了里面。

  “哒哒哒!”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葛平川有感,下意识的转身回头看去。

  范仁才步伐极快的冲了过来,在离着葛平川还有一步之遥的距离就伸出手来抓着钢丝绳往他脖颈上套去。

  “嘣!”

  沉闷的响声响起。

  绕在范仁才脚上的绳子在这一刻被拉到了极致。

  范仁才是快速往前冲出去的,巨大的惯性直接把他自己给拉了回来,脚底下巨大的牵引力直接把他自己给绊倒了,整个人瞬间失去平衡,往地上倒去。

  范仁才一时间浑身一紧亡魂大冒,看着在自己眼前无限放大的一段紧绷的钢丝缆绳,想要躲避却又根本扭转不过身形。

  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撞了上去。

  “咔嚓!”

  沉闷的声音响起。

  范仁才的脖颈撞在钢丝缆绳上面,这声音听着都让人眼睛下意识的微微收缩。

  这不过就是几秒钟的事情。

  范仁才连发出声音的机会都没有就倒下了,被这悬空的钢丝缆绳卡住脖颈,半悬挂在的斜着落在空中。

  原本他手里拿着的那一截钢丝绳,脱手飞了出来。

  在地上翻滚了几下落在葛平川的脚下。

  “呵呵。”

  葛平川面无表情的看着倒在上面,脸色涨红表情异常痛苦的范仁才。

  片刻。

  范仁才脑袋一歪,没有声音。

  葛平川就这么冷冷的看着他,整个人没有丝毫的感情波动。

  转身。

  开门。

  钻出去。

  出来的葛平川站在男装仓库,转身看着里面。

  暗门被刚才那股子回弹力,慢慢的自动往回关闭。

  倒在里面的范仁才也在这门缝中,越来越小。

  越来越小。

  直到消失。

  一切恢复原状,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唉。”

  葛平川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也不知道他在叹息什么。

  他双手插兜,从里面走了出来,走到门口,打开设防系统,按下密码,锁门,离开。

  ……

  手机视频的画面到了这里,已经结束。

  在这段抖动有些厉害的视频中,范仁才的死,算是完整的浮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钟天正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再看着对面一脸死气的葛平川:“你知不知道,虽然他的死是意外,虽然你没有碰过他,但是你的这些做法,也会承担很大的责任?”

  “我知道啊。”

  葛平川异常平静的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框子:“但是,我不想说出来啊,没有为什么,我就是不想说出来,这种垃圾,我为什么要救他?”

  “你会觉得,是我害死了他?害死说,他是自己害死了自己?”

  葛平川直视着钟天正问道。

  “……”

  钟天正嘴唇蠕动了一下,没有说话。

  “平川,为什么,为什么你会这个样子!”

  在边上同样观看了整个过程的夏店长明显有些接受不了这种现实,摇着脑袋说到:“为什么你要这样?即使你们平时在工作中有不愉快,但他到底是你的同事啊!在一起这么久了,怎么着也是有一点感情的呀,你怎么能当时不把这件事报告出来呢?!”

  “你要我给你解释么?”

  葛平川双手插在自己的羽绒夹克里面,全程板着棺材脸,目光中一点光彩也没有:“你永远也不要去低估一个什么话都不说的人,你怎么会知道,他的心里究竟藏着什么呢?”

  “如果你真的想要我给你个解释,那我就告诉你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